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 > 国内新闻

守岛,就是守国——记新时代的奋斗者王继才

  参加完丈夫王继才追悼会的王仕花乘船回到开山岛,照顾和她一起生活的小狗(8月8日摄)。王仕花将继续守岛。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新华社南京9月13日电 题:守岛,就是守国——记新时代的奋斗者王继才

  新华社记者

  王继才同志守岛卫国32年,用无怨无悔的坚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了不平凡的人生华章。我们要大力倡导这种爱国奉献精神,使之成为新时代奋斗者的价值追求。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王继才同志先进事迹作出重要指示

  1986年8月30日,王仕花登上开山岛,搜寻她“失踪”的丈夫,可只找着一个胡子拉碴、满身臭气的“野人”。

  王仕花气急:“别人都不守,我们也不守!”

  “野人”说:“要走你走,我决定留下!”

  王仕花走了,“野人”的心滴血了。

  可不到一个月,王仕花带着包裹,又上岛了。

  从此刻开始,他守着岛,她守着他,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息。

  开山岛上的“王开山”,这是人们对守岛人王继才的亲切称呼。

  32年,一口水窖、三只小狗、四座航标灯、数十棵被吹歪的苦楝树、200多面升过的旧国旗,勾勒、构成王继才的守岛岁月。

  参加完丈夫王继才追悼会的王仕花乘船回到开山岛,给他俩种的苦楝树浇水(8月8日摄)。王仕花将继续守岛。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坚守——直到守不动为止,他为一座岛作出承诺

  呜咽的风,鬼魅的风!——一到夜晚,狂风袭岛,劈头盖脸,往屋子里钻,无孔不入。

  王继才上岛前,来过4批10多个民兵守岛,最长的只待了13天。他们全都被这狂风吓跑了。

  “我用铁床堵住门,蜷在角落里,抽烟喝酒壮胆。”

  1986年7月14日,上岛第一天。怒吼的风把王继才逼到营房一角,整宿失眠。

  第二天,看到船,但任他呼喊,船就是不靠岸。

  一连47天,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犹如炼狱。带来的30瓶白酒喝光了,王继才也醉了,倒在哪里就睡在哪里。

  开山岛离陆地有12海里,是祖国的海上东大门。小岛只有两个足球场大,战时是兵家必争的黄海前哨、战略要冲,必须得有人值守。

  “我们下岛吧!”

  上岛第48天,妻子王仕花对丈夫说。

  王继才是瞒着妻子上岛的。得到消息,王仕花追到岛上却惊呆了——眼前的丈夫熬的是缺水少米的“原始”生活!

  当时,江苏灌云县人武部领导语重心长地对王继才说:“这岛,只有你能守住,不要当逃兵!”

  王继才望一眼这孤岛,乱石蒸腾出的热浪弥漫在海天之间,连过路的海鸟都不愿在这里落脚。

  王继才沉默着,但他明白无论是军令还是承诺,都不容违背。

  沉默着,他把妻子送上了船。

  等船走远了,他坐在岸边突然放声大哭。

  王仕花也在挣扎。她左思右想,一狠心辞掉教师工作,把两岁的女儿托付给婆婆,背着铺盖卷,也上岛去了。

  1987年7月,王仕花即将临产,却无法下岛——一阵风,就能锁住一座岛。

  9日这天,王仕花要生了,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把王继才急得团团转。

  “王继才,我坑你手里了!”

  情急之下,王继才抓起步话机联系镇武装部长,在部长妻子的指导下,自己动手接生!

  伴着孩子的第一声啼哭,王继才找来一把剪刀,颤抖着剪断了脐带。孩子呱呱坠地,连个裹布都没有,王继才撕开身上的背心在开水里一煮,裹在了孩子身上……

  这个孩子叫志国。

  1995年春节前后,台风连续刮了17天,粮没了,炊断了,全家人吃生牡蛎充饥。8岁的小志国撒的尿都是乳白色的,哭闹着要吃米饭,被父亲狠心揍了一顿。

  王仕花心里的苦说不出,只得擦一把眼泪,一手搂住小志国,默默抓了牡蛎放到自己嘴里嚼,等腥臭味嚼没了,再喂到孩子嘴里。

  到了第九个年头,家里更困难了:父母年迈、孩子上学、经济拮据,王继才盘算着:上岸多挣点钱,照顾家人。他想找老政委王长杰说明情况,可一找却找到了医院里——老政委身患绝症住院。

  请辞的话还没出口,老政委拉起他的手:“继才,开山岛由你来守,我就是走了,也放心了。”

  王继才心头一热,肚子里的话来回转了几圈,又咽了回去。

  他敬了个军礼:“您放心,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一定把岛守好,直到守不动为止!”

  坚守何其艰难!

  岂止是风浪的可怕。缺补给,王继才夫妇过了10多年半饥半饱的日子;没有电,他们点了20多年煤油灯;没淡水,他们喝了30多年雨水。

  雨水里有寄生虫怎么办?他们往水窖里放了一群泥鳅吃虫子。

  泥鳅吃完又吐出去的水,就是两个人的命。

  在岛下,三个得不到父母照顾的孩子相依为命。有一次,大火差点把三个孩子烧死。孩子们一气之下让人给岛上送了一张纸条:“再不回来,就看不见我们了!”

  字条上这些字,像是有人用刀剜在夫妇俩心上。王仕花见了字条,急急赶回来,把孩子们安顿好就要赶回去。三个孩子一把抱住妈妈的腿,哭着就是不让走。

  大女儿王苏抹着眼泪赌气说:“像你们这样不负责任的父母,就不该要孩子,两个人在岛上过一辈子得了!”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王志国不理解父亲。

  后来他才知道,不得已的父母也有一片苦心:“独自生活,就是要让他们接触生活的压力,磨练他们,让他们成长。我们守岛虽然辛苦,也是为了要用行动告诉子女:做人要重诺守信、要诚实正直!自己承诺的事情,就不能言而无信!”

  2003年10月10日,灌云县人武部为王继才一个人举行了入党宣誓仪式。面对党旗,举起右拳,他庄严宣誓:“对党忠诚,积极工作……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

  在王继才的心里,守岛,已经从“有期限的任务”变成了“终生的使命”。43岁的王继才再次承诺:“守岛就是守国,遇到天大的困难,也一定要把岛守好!”

  32年,灌云县人武部的部长换了9个,政委换了7个;当年从岛上撤下的军人和民兵们,在各行各业收获各自的人生精彩,而王继才夫妇却始终像钉子一样钉在同一个地方,相当于连续度过了16个义务兵役期。

  随着年龄的增大,他们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座岛。后来,小岛上多了气象仪、水文仪这些监测设备,还需要做日常维护、紧急抢修。王继才意识到,开山岛也离不开他们了。

  为了守岛,王继才错过了女儿的婚礼,错过了外孙的出生,错过了与老父亲的最后一面……在大女儿王苏印象中,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岛是国家的,我走了,岛怎么办?”

  王继才夫妇在开山岛的最东边举行向国旗敬礼仪式(2017年1月1日摄)。 新华社记者 李响 摄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