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聊城撤地设市这20年

2018-03-26 10:36:09 来源: 聊城日报

  见到原中共聊城地委老干部局局长陈孝忠时,这位已经84岁的老人腰杆笔直、步伐矫健。此前,当得知记者要围绕纪念聊城撤地设市20周年展开采访,老人搜集资料、整理思路直到深夜。老人说,这20年的变化实在太多太多……

  我出生于1934年,老家在河南范县,1951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60年春天,我拿着聊城地委农村工作部的通知来报到,自此开始了在大院里的58年光阴。在我们国家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过程中,尤其是撤地设市以来的20年间,聊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政治领域,从前的聊城地区行署属于派出机构,工作效率不高。建市后理顺了机构,党委、政府分工明确、措施有力,市人大常委会近年又有了地方立法权,管理进一步加强了,领导干部的积极性也得以调动,领导班子团结一心、干劲十足。

  对于广大干部群众而言,清新的政治空气带来了意识上的改变。人们在思想观念上有了很大的变化,形成了更多的城市意识、市民意识,文明程度一年比一年提高。老年群体的政治待遇更好了,不少市直机关部门建立了退休党员干部党组织。对于个人而言,参与政治生活、关心国家大事也逐渐成了习惯。现在,绝大多数老同志日常都会读报纸、看新闻,关心国家大事,眼界更加开阔。

  城市发展的成果也是有目共睹。过去一提到聊城,就有人说是“鲁西大农村”,现在的聊城完全不是当年的模样了。这20年来,楼多了,街宽了,路平了,绿化面积大了,市民文化广场数量、花样都多了。以前大家只知道“楼上楼下、电灯电话”是现代化的生活,而现在我们住的房子由小到大、由平房到楼房,更多没敢想的都实现了。物质生活好了,文化生活也跟上了。近些年建成的文化活动中心非常受市民欢迎,它旁边的滨河大道则是聊城的一道美丽风景线。记得1991年前后老年大学刚成立时,报名的老人很少。现在每年都有几千人上课,各县也有了老年大学,更多老年人有所学、有所乐。

  在养老事业上,聊城下的功夫非常大。2009年3月,我组织成立了聊城市老龄委晚晴联谊社,这些年常和大家一起采风,感受和记录我们这座城市的变化。联谊社有两位成员都住在千岛山庄,我们在参观中看到,这里的生活十分舒适,乘坐公交车到市区交通也很便利。此外,市第四人民医院医养中心、鸿福老年公寓的建设标准也很高。同时,撤地设市后离退休人员养老金连续十几年增加,从未拖欠。医保实现了全面覆盖,没有工作的老人也能报销一部分医疗费用。在咱们聊城,65岁的老人乘坐公交就可以享受半价,比其他地市力度都要大。

  让我特别欣慰的还有孔繁森纪念馆从无到有、越来越好的变化。我和孔繁森在1969年相识,他在聊城工作期间,我们结下了亲兄弟般的友谊。孔繁森纪念馆的选址和建设,我全程参与其中。现在,整座纪念馆从800平方米扩建到8000平方米,展示技术更先进,展示效果更好了。

  天变、地变、人变,好变化说不完、道不尽。进入新时代,聊城人的干劲越来越足,聊城的明天必定越来越好!

  (刘海恒、王培源整理)

责任编辑:赵鹏

■ 我与聊城撤地设市这20年
■ “我们20了”——生于“撤地设市”年的聊城年轻
■ 20年里看变化
>> 更多内容
往期回顾
■ 聊城那些事儿:聊城有八
■ 聊城那些事儿第四十四辑
■ 聊城那些事儿第四十三辑

聊城新闻网出品

出 品 人:张晨

策划编辑:庞玉伟 赵鹏 李丹 刘文康

设计制作:任丽丽 李太斗

聊城新闻网微博

  

掌中聊城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