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为庆祝建国65周年,北京梅兰芳大剧院内座无虚席,山东梆子《萧城太后》晋京展演,唱响京城。主角章兰饰演的一代枭后,技惊四座,一展十大名旦的风采。近日,章兰刚刚回到聊城,欣然接受《聊城人物》专栏记者采访,畅谈几十年艺术人生。

人物简介

2.jpg

  章兰,1952年出生,汉族,中共党员,著名的豫剧表演艺术家。她出身梨园世家,三岁学戏、六岁登台,现任山东聊城市豫剧院院长,山东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2010年,荣获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表演奖。代表作有《陈三两》、《路边店》、《三拂袖》、《大明贤后》、《萧城太后》等。1992年、1995年率《陈三两》、《冰山雪莲》、《路边店》进京在中南海演出,先后3次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位列中国豫剧十大名旦,被文化部批准为优秀专家。

人生俱在戏中

1.jpg

章兰接受本网记者专访

  章兰出身梨园家庭,从小就跟随父亲学戏。父亲章兆麟是鲁西有名的山东梆子演员,人称“一声雷”。章兰说,“小时候我就爱听戏,没事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台边看戏,一看就是半天,竟也不嫌累。”很快,她就表现出了在戏曲方面的天赋,章兰3岁能学唱豫剧,6岁就学会了剧团里所有的戏,还获得了首次登台演出的机会。那时恰巧剧团里一位演员突然生病,章兰临时替补被抱上台,站在台桌上一开口就赢了满堂彩。

  章兰告诉记者,首次登台虽然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年,但那种紧张兴奋的感觉仍旧令人回味,观众卖力的喝彩声时常在耳畔响起,让人内心感到无比自信,为将来的发展提供了动力。

  从此,章兰开始了自己的戏剧人生。她11岁饰演《朝阳沟》的银环,名声雀起;13岁,已经在剧团挑起了大梁;同年,她正式拜豫剧著名演员马宝珍和武功教师李明才为师,此后再没拜过别的师傅。她说学戏要博采众长,但不会为了贪图虚名而去拜名师。通过立下苦练之志、勤苦钻营,她主唱正旦、闺门旦、兼工帅旦、反串小生等不少角色。几十年来,章兰从乡间地头唱到城市古巷、从山西矿区唱到京城大剧院,从籍籍无名唱到两夺梅花奖,从后生晚辈唱到了十大名旦。

  岁月如梭,当初的小姑娘也到了耳顺之年,她获得了越来越多的荣誉,独创了自己的唱腔,成为了自成一派的名家。五十多年来,人和事都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唯一不变的是她对戏剧的痴迷和执着。尽管一辈子与戏文为伴,章兰却从未感觉到厌倦,她总是抱着最大的兴趣,满怀所有激情,沉醉于每个角色、每句唱词、每个动作......

质朴的人民演员

3.jpg

  在与章兰的交流中,在她的言语之间处处透着谦和、真诚和质朴。在“二度梅”的领奖台上,章兰曾说:“是人民在舞台上养大了我,我要把毕生的精力都献给人民。”如今的63岁的章兰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她依然激情满满地活跃在最基层的戏台上,为老百姓唱大戏、唱好戏。

  如今,聊城市豫剧院每年演出三百多场,其中章兰主演的就有一百多场,下乡时,每天晚上都是她主演的大戏。《三拂袖》《三上轿》《陈三两爬堂》是她最负盛名的三出传统戏代表作。这些戏都很吃功。如《三拂袖》中,既有文唱又有武打。女扮男装时要跨行当以小生应工。而且不仅台上戏份很重,每场间还都要赶妆,一场戏下来共换了14身行头。对于患有严重风湿性关节炎的她来说最怕的还是《陈三两爬堂》,跪在台上一唱就是一个多小时。很多次她都是在别人的搀扶下才能站起来,结束后被人背下舞台。现在她高兴的对记者说:经过多次外出求医问药,现在关节炎轻了很多,我又能放心地去唱戏了。

  记者了解到,章兰除了大型晚会之外,从不走穴,尤其是红白喜事。她从未答应过别人的走穴邀请。“要请就请我们团去唱大戏,我个人决不唱堂会”,究其原因,就在于章兰对为老百姓演戏这一信念的坚持。章兰还是一个公私十分分明的人,决不用单位的车干私事。而排演《大明贤后》却自己搭进去了不少钱。

  章兰没怎么上过学,但坚持写了20多年的日记,从1985年起,她开始在日历上以流水账的方式记录每天做了哪些事。1991年开始写日记。无论这一天有多忙多累,睡前或第二天一早,她都要把一天的感悟记录下来。

  在文华表演奖提高了评选标准,明确要求参评演员应具有鲜明的表演风格和广泛的社会影响,其中明确要求年均演出场次应在100场以上,成为演员评奖的一大门槛。章兰凭借自己贴近基层、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做法,获得了这一荣誉。

不敢妄谈艺术巅峰

5.jpg

  作为一名拥有50多年演艺生涯的艺术家,章兰先后荣获全国30余项奖项,曾是全国获得梅花奖的第一个县级剧团演员,她几户囊括了戏剧演员所能获得的所有奖项。放眼全国,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屈指可数。但谈到艺术的境界,章兰说:“不敢妄谈达到艺术的巅峰,我仍在不断学习、推敲、改进。”

  章兰独立的创作精神,孕化为她那华丽娟婉、章清韵透的演唱风格。章兰生就了一副甜美而有韵气的好嗓子,且驾驭自如,有声静韵透之美。豫剧的唱多有紧梆急弦,奔放高亢的特点,她唱来既有力度,又无躁气。至于低腔的韵婉,就更在掌握之中。豫剧多有滑音、颤音,章兰的唱,用得多而显。滑音求其清爽,颤音求其快捷。吐字上,她既有轻俏,又有凝重,掷字有声。

  《萧城太后》作为一部历史正剧,唱词中有很多拗口生僻字眼,在排练过程中章兰总会手捧字典,一遍遍纠正自己的发音。由于历史的跨越,章兰饰演的辽国太后萧燕燕,要从十五岁演到六十岁,从少女到老妇,声音、形体的变化都耐人推敲,考验着章兰的演艺技巧。

  对于现在的梨园晚辈,章兰表示,希望他们在练好基本功的基础上,多用心思、揣摩唱腔和动作、融入角色,不拘泥于传统,用心表演,打造出入木三分的人物形象。

戏剧创新 引领市场

  章兰告诉记者,前不久,习近平主席亲自召开的文艺座谈会,中国剧协副主席李维康等很多戏剧界人士参加了会谈,足见中央对戏剧的重视,让自己颇受感动。会议中习主席提到的“人民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一旦离开人民,文艺就会变成无根的浮萍、无病的呻吟、无魂的躯壳。”和“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让自己感触良多。

  章兰说,戏剧不能受制于市场,而应该通过自己的创新,来引领市场的发展。简单的、低俗的、向市场献媚的戏剧绝不可取的,真正优秀的戏剧作品,既要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在市场中受到欢迎。

  近年来,聊城的戏剧也确确实实走在了这样的道路上,而且正越走越好。从几年前的只会唱传统剧目,到如今的新作、佳作迭出,凭借的是不断地创新、不停进取的心。从创作《路边店》开始到新编轻喜剧《大明贤后》再到历史正剧《萧城太后》,在这些雅俗共赏的作品获奖背后都倾注了章兰等人的心血。章兰向记者透露,市豫剧院明年还将创作一部大戏《海源阁》,目前也正在筹备之中。

0002.jpg

《萧城太后》剧照

  对于戏剧未来的发展前景,章兰是非常乐观的,但是她也未掩饰对“人老艺老、人无艺无”的一些担忧。传统剧目如京剧、豫剧,传统技艺如杂技等,在聊城有着悠久而璀璨的历史,现如今也都有院团活跃在文化下乡和文化展演及部分商演的舞台上。但传统剧目的传承发展却面临着缺少“接班人”和观众越来越少的困境。

  章兰介绍说,老一辈的演员都是长期在基层翻腾滚打磨炼出来的,可现在有几个年轻人愿意吃苦锻炼、又有几个年轻人把豫剧当一生的事业来做呢?这样的人不能说没有,但确实寥寥无几。现在剧院的演员都不年轻了,断代确实是戏剧发展的隐忧。章兰告诉记者,对于戏剧里的门派、师门之说,不太看重。很多人希望拜她为师,她都未允诺。她说,只要愿学、肯学,我都可以毫无保留的传授。

结束语

  章兰,作为我市、我省乃至全国戏剧的领军人物,她对戏剧的贡献,有目共睹;她对艺术的追求,虽老未止;她的人品修养,有口皆碑。在采访结束时,章兰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为老百姓唱好每一场戏,我要保养好身骨,只要老百姓愿意听我唱,我能唱一场就多唱一场。”(王博 李兆宪)

0001_副本.jpg

  • 滕飞:带着“80后”的创业梦想去“旅行
  • 民间艺术重在传承 何苦苛求于市场
  • 释永悟:复兴鱼山梵呗的千年佛缘
  • 章兰:愿为老百姓唱好每一场戏
  • 姚军:舞出人生 舞动水城
  • 李家生:漂泊在外 并不孤独
  • 林虎:镜头铭刻历史 光影记录人生
  • 东阿小城镇里的“绿衣使者”
  • 李士恩:夕阳征途遥 老马更著鞭
  • 贾振鑫:以生活的真实姿态探索艺术
  • 张军:水城诗人解码苍天厚土
  • 聊城旅游千亿谋变 追寻中国梦
  • 张怀军:“武林高手”的快意人生
  • 姚思华:敢于“吃亏”的八零后村支书
  • 扎根土地三十载 实践探求产业路
  • 一位中学教师的艺术人生
  • 土地流转与新型农业体系的探路者
  • “澄浆玉泥”传承聊城品牌文化
  • “葫芦李”的坚守与追求
  • 阳光大姐掀开了聊城家政业的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