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戏里定乾坤,莫忘先拜曹子建”。早在四五千年前的蚩尤时期,蚩尤戏就在东阿这片土地上衍生出了杂技的萌芽,而一代才子东阿王曹植(字子建)更是将东阿杂技引向辉煌。季小芳,东阿杂技团团长,他的成长伴随了东阿杂技的兴衰荣辱。那一年,他年幼稚嫩,随舅舅苦练杂技,经受了传统杂技严苛教育的熏陶;那一年,他少年得志,登台表演技惊四座,为国为家赢得了无数赞誉;那一年,他愤然回乡,憋足一口气组建东阿杂技团,誓保住东阿“中国杂技之乡”的牌匾;现如今,他志得意满,却又从西南山区领回五十名孤苦孩子,为他们的人生拓一条出路。

  近日,记者有幸采访到东阿杂技团团长季小芳,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位杂技艺人的生活,聊一聊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人物介绍

001.jpg

季小芳接受本网记者专访

  季小芳,男,1976年3月出生于东阿县姜楼镇归德铺村,国家一级演员。他6岁考入聊城市杂技团,10岁登台演出。演出的主要节目有《小小炊事员》、《手技》、《草帽》、《狮子舞》、《绳鞭技》、《地圈》、《舞中幡》等节目。1988年凭借作品《小小炊事员》荣获全国首届“新苗杯”杂技比赛银奖;1989年荣获泰山文艺“创作奖”三等奖,并由文化部筛选进京参加第二届中国艺术节演出。他还参加了新中国成立40周年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国庆晚会演出,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季小芳还多次代表国家出访美国、德国、韩国等,为国家和家乡东阿赢得了荣誉。

  2008年任东阿县杂技团团长。

千年“百戏”的演变与传承

  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国的杂技就已经萌芽。兴于汉,盛于唐。杂技在汉代称为“百戏”,隋唐时叫“散乐”,唐宋以后为了区别于其他歌舞、杂剧,才称为杂技。杂技艺术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新中国成立之后,杂技艺术焕然一新,许多省、市成立了专业剧团,创造了许多新节目,增添了灯光、布景、乐队。许多杂技艺术团先后出国访问,并屡获国际大奖,成为世界著名的杂技大国。

  回望历史:

  三国(公元220年—280年)时期,杂技马戏在东阿一带已经很盛行。曹植就是一位出色的杂技艺术家。

  魏太和三年(公元229年),曹植被封为东阿王后,昔日结交的杂技艺人会集东阿参加百戏会。曹植的《白马篇》中描述的“控弦破左的,右发摧月支;仰首接飞猱,俯身散马蹄”,就是他当时表演马术的生动写照。

  曹植喜爱杂技艺术,擅长跳丸、击剑、斗鸡、跑马等。1951年6月,原平原省文物部门在发掘、清理鱼山曹植墓时出土的132件文物中,有蒜头形五花石球一个,据考证即为曹植“跳丸”用的道具。

  经过魏晋南北朝360多年的历史大动荡和民族文化的大融汇,至公元589年隋代统一中国,东阿的杂技艺术日臻成熟,到唐代时已经成为宫廷和民间共同喜闻乐见的艺术。

  解放前,东阿县成立的“东盛马戏班”曾流行这样一首歌子:“跑马卖解上大杆,跳丸地圈流星鞭。走江行会保平安,莫忘先拜曹子建。”由此可见,曹植对于东阿杂技的发展所产生的影响是深远的。

  解放后,东阿县较大的杂技马戏团体有8个,小型团体更多。1955年正式组建的8个杂技马戏团,县委分别委派了政治指导员。后又组建公私合营的“东阿县跃进马戏团”,继又更名为“东阿县杂技团”。1971年全团成建制被收编为“聊城市杂技团”。

  东阿县杂技团自被建制收编后,东阿又积极组建新的杂技团。2008年9月26日,东阿县举行杂技团成立揭牌仪式。东阿县杂技团现任团长是国家一级演员季小芳。东阿县,文化部命名的“中国杂技艺术之乡”, 2009年,东阿杂技又入选山东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历经千年传承的东阿杂技底蕴深厚。

002.jpg

东阿县杂技之乡的美誉很早就有了

忆苦思甜不忘本

  季小芳出生在杂技世家,父母都酷爱杂技,舅舅胥吉成作为“草上飞”孟广连的“地面”搭档,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已经是聊城小有名气的杂技艺人。1981年,看到姐姐练杂技,6岁的季小芳也要求父母把他送到外公那里练杂技。季小芳外公所在的村子叫胥寺,也曾是东阿有名的杂技村。

  “觉得练杂技很苦、很累,是在1984年被送到市杂技团以后,”季小芳说。在他之前,他的舅舅、姐姐都已先后被送进聊城杂技团,而舅舅已经是杂技团的骨干演员兼教练。用季小芳的话说舅舅做教练就意味着“练功时间更长,技巧难度更大”。

  1988年10月,在由省杂技家协会和聊城市文化局联合举办的“阿胶杯”杂技大赛上,胥吉成编导、季小芳与搭档王云贵主演的《小小炊事员》获一等奖。当年11月,该节目在全国首届新苗杯杂技大赛上斩获银奖。这也是改革开放后,聊城市文艺界首次在全国比赛中获得奖牌,自此,聊城杂技团也在全国打响名气。

008.jpg

季小芳早年间就获得过无数荣誉

  此后,1988年,《小小炊事员》又被从全国近百个杂技团的近千个节目中“海选”出来,进入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庆四十周年晚会演出。紧接着,该节目又登上了第二届中国艺术节的舞台,季小芳因此受到时任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这也是改革开放后,聊城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演员受此殊荣。

  1992年,《小小炊事员》又赴日演出,也是聊城杂技团的节目首次走出国门。

  1995年,季小芳作为“意境杂技”《海底拾趣》节目助演,在中南海怀仁堂 演出,随剧组再次受到 国家领导人接见……

  据了解,季小芳多次到美国、德国、法国、日本、韩国、泰国等多个国家进行演出,获得了异国朋友的好评,为家乡赢得了荣誉。东阿杂技依靠朴实细腻的表演风格,在国际、国内的舞台上留下了良好的口碑。

003.jpg

季小芳放弃国家大型杂技团的邀请,万难之下,决定创办东阿杂技团

  2008年9月,由季小芳及其家人新创建的东阿县杂技团成立,杂技团得到了东阿县政府的重视,政府启动资金2000万余元创办新的训练大厅和演艺场所。他的团发展至今已有80余位登台演员,有的远赴国外演出,三四个月才回来一趟,都把他当成“季爸爸”。

  季小芳从“把东阿杂技做成知名文化品牌”的目标出发,积极为东阿文化产业发展建言献策。他和家人向东阿县政府建言,在东阿正在建设的“阿胶文化苑”中建一个杂技展演厅,由东阿杂技团在旅游旺季为影视城和游客免费演出,使“中国阿胶福寿乡、华夏杂技发源地相互辉映,宣传东阿文化”。

  “目前学习杂技的孩子越来越少,一是独生子女多了,家长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吃这个苦,二是很多杂技演员是吃‘青春饭’,不养老。”据季小芳介绍,杂技团刚刚成立时,只收了7个学生。因为当时学校刚刚建立,学校没什么名气,另外,部分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后,季小芳发现有些孩子根本不适合学习杂技。“学习杂技,要努力,也要看天分。有些孩子不适合,咱们也不能耽误孩子的时间。”季小芳向记者说道。

009.jpg

现在的东阿杂技团活跃于全国的各大舞台

  凭着精心管理和勤奋练习,2012年2月6日,东阿杂技团的六名杂技演员登上了央视元宵晚会的舞台,使得东阿杂技团受到外界的一致好评。一口两百斤重的红色金属镂空大碗上,杂技演员飞奔跳跃,锅碗瓢盆结合高难度杂技动作,在2012年央视元宵晚会上为全国人民端上了“团圆饭”。在《团圆饭》节目中,有六个东阿杂技团的演员参与其中。

  《团圆饭》是春晚创作团队三十年来第一次精心打造的大型原创杂技节目。在这档节目中,除吸取了东阿杂技团团长季小芳《快乐厨师》中转盘子、转碗的情节,又增添了接盘子的环节。2011年12月6日,季小芳带领他的团队上《我要上春晚》节目,而后过关斩将一路通过央视三审,但最终因为节目时间无缘春晚登上了央视元宵晚会的舞台。

杂技传承 心系公益

  前不久,东阿杂技团迎来了一群来自贵州和四川交界处彝族山区的孩子,各方媒体争相报道,引起了广大反响。这些孩子最小的才8岁,大的15岁,有的已经在山区订了亲,他们生来不幸,衣不保暖、食不果腹,甚至没有父母的关爱。可他们又是幸运的,被山东东阿杂技团团长季小芳发现,并带到这里学习、生活。

  东阿杂技团团长季小芳说,他最初也是被电视上这种眼神触动,是这种无助的眼神让他做出了要去大山里看一看的决定。3月12日,季小芳独自来到这些孩子的家乡。他发现,极度闭塞的这里也是极度贫困,人们甚至很少到山下去,山外甚至可能都是他们一生难以到达的遥远。大部分家庭都有四五个孩子,还有的孩子没有父母,寄养在别人家里,这些孩子缺衣少食,穿得破破烂烂,每天早上喝一点稀粥,晚上吃点烤土豆。长期吃不饱导致很多孩子发育迟缓,八九岁孩子的身高,只赶上这边三四岁的孩子。

  在那里考察了一周多的时间,季小芳决定把这些孩子带回来,带到东阿杂技团来学习、生活。孩子们听到这个消息高兴坏了,季小芳说,他们的家长也连连道谢,因为对这些孩子来说,这甚至是有生以来唯一一次走出大山的机会。

005.jpg

孩子们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内上课,还有些不太适应

  季小芳告诉记者,3月20日左右,他将第一批15个孩子带到东阿,为他们置办了洗漱、吃饭用品,安排好了教室、宿舍,并聘请了专业老师,教他们文化课及舞蹈、杂技、武术等专业课。“这些孩子基本上都是零基础,几乎没上过学,甚至言语都不通,幸好有几个家庭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里有个黑白电视机,会说点普通话,可以当‘翻译’。”季小芳说,孩子们来了之后,适应特别快,孩子们的眼睛里也有了亮光。“他们看到什么都觉得稀奇,经常问我,老师这些都是真的吗,不是在做梦吧。”

  季小芳告诉记者,根据杂技团的接纳条件,他打算接收50个那里的孩子,今年“五一”左右,把其余的三十五个全部接来。让他们学习文化课,并学得一技之长,将来能到一些专业院团工作。因为这学期已经开始了,他打算下个学期再向教育部门申请教材。目前,这些孩子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些单位给孩子们送去衣服、书籍,聊城的各种公益组织都参与进来,为孩子们送来了温暖。

结束语

  杂技艺术起源于民间,经过历代杂技艺人的发展与传承,杂技艺术已经登堂入室,成为我国文化艺术的瑰宝,为我们赢得了无数的国际荣誉,每年的春晚,精美绝伦的杂技表演都必不可少。然而,杂技艺术的生命在民间,我们不难发现,现在获奖的节目很多是在原民间杂技的基础上发展演变而来,来源于民间的基础技法是杂技艺术发展的根基。杂技艺术只有根植民间,才能不断吸收和挖掘传统技法,成为现代技术创新的源泉。季小芳用他的人生告诉了我们继承里面的大文章,我们也希望更多的民间艺术能在聊城这片热土继续发扬真善美的能量,让文化得到健康而美好的延续。(李兆宪 王博)

006.jpg

  • 步同良:茌平越战老兵的“平凡”故事
  • 季小芳:用唯美杂技演绎公益人生
  • 曹燕肖:心理健康教育应是肩头重任
  • “孤胆”老支书和他的新梦想
  • 50万字执法小说唱响“黄河法治保卫战”
  • 滕飞:带着“80后”的创业梦想去“旅行
  • 民间艺术重在传承 何苦苛求于市场
  • 释永悟:复兴鱼山梵呗的千年佛缘
  • 章兰:愿为老百姓唱好每一场戏
  • 姚军:舞出人生 舞动水城
  • 李家生:漂泊在外 并不孤独
  • 林虎:镜头铭刻历史 光影记录人生
  • 东阿小城镇里的“绿衣使者”
  • 李士恩:夕阳征途遥 老马更著鞭
  • 贾振鑫:以生活的真实姿态探索艺术
  • 张军:水城诗人解码苍天厚土
  • 聊城旅游千亿谋变 追寻中国梦
  • 张怀军:“武林高手”的快意人生
  • 姚思华:敢于“吃亏”的八零后村支书
  • 扎根土地三十载 实践探求产业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