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既难以预料,又命中注定。人们对死亡历来避讳,仿佛凡是与死亡相关的事物都会沾染可怖的晦气。然而,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人,每天都与死亡打交道,看到的是伤心欲绝的场面,听到的是催人泪下的哭声,忍受的是世俗的压力与偏见。逢年过节,他们从不主动走亲访友,怕人忌讳;外出交友,他们从不主动与人握手,怕人嫌弃;出门办事,他们从不说出自己单位,怕人歧视。他们是殡葬工作者,我们每个人都离不开他们。本期《聊城人物》我们采访到了市殡葬管理处的遗体整容师辛如意,与读者一起揭开他们的神秘面纱。

人物介绍

  辛如意,女,汉族,中国共产党党员,出生于1982年。2003年回到家乡聊城参加工作,目前是聊城市殡葬管理处的唯一的高级遗体整容师。十余年间为全市近五万逝者服务,先后荣获“全市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全市民政系统先进个人”、“市最美民政人”、“市第五届道德模范——敬业奉献道德模范”、“全国殡葬工作先进个人”等多项荣誉。

02.jpg

辛如意接受本网记者专访

无悔的抉择

  最初了解这个职业是1999年,辛如意不顾家人的反对考入济南大学民政学院,报考的专业就是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这个专业,辛如意当时也没想太多,自己琢磨着殡仪是一个冷门专业,报考的人非常少,就业前景比较乐观,毕业后可以顺利找工作,可以让爸爸妈妈省心。在上学期间,父母几次和辛如意商量换专业,说这个专业以后会遇到很多麻烦,比如交朋友、谈对象……但是最终辛如意还是说服了他们,坚持了自己的选择。虽有一万个不乐意,但父母扔然尊重了女儿的选择,默默地接受下来。

  就这样,2000年辛如意从济南大学民政学院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毕业。幸运的被济南殡葬管理处录取,具体工作是给去世的人提供净身、穿衣、整容等殡葬一条龙服务,主要工作场所是济南市各大医院的太平间。这是辛如意真正迈入这个行业,有了跟遗体的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辛如意回忆:当时害怕到竟然想逃跑,全身的所有器官都变得非常敏感。工作时,遗体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味让人难以忍受,即使戴着两层口罩,依然可以闻到,让人感到时时想作呕。小心翼翼的碰到遗体的时候,浑身好像触电一样,全身麻麻的,直打哆嗦。从头到脚像被冰封住了一样,动惮不得。真想转身就跑,可是自己不能那样做。我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坚强,既然选择了这个专业,我就一定要好好做这项工作。最后战胜了自己,坚持到了最后。如今,辛如意可以平静的对待任何遗体,在她眼中他们并没有死亡,而仅仅是睡去。

04.jpg

辛如意在遗体整容室整理化具

  2003年,辛如意被正式分配到聊城市殡葬管理处工作。由于所学的专业及在济南一年的工作经验,单位领导让辛如意担任专职遗体整容师。更大的交际圈让辛如意的压力倍增,在济南辛如意交往的人群单一,都是同一职业的。而在家乡,有不同职业的人们,还有亲戚朋友,异样的目光让人难受。因此亲戚朋友都离我远之,和别人握手,都会嫌你脏。甚至一回下班回到家妈妈就让我洗澡换衣服。虽然心里会不痛快,但是辛如意相信慢慢地会得到理解的。

  辛如意介绍,遗体整容室师不仅仅要承受心理的压力,还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疾病死亡是最常见的,如果是非传染性疾病还好一些,一旦遇上传染性疾病的逝者,即使你做了自认为很安全的保护措施,也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因为在为逝者化妆时,为了获得最好的妆容效果,常常得离遗体非常近,有时甚至脸和脸的距离只有10几厘米。还有一些非正常死亡的逝者,比如:车祸、溺水、电击等。这些遗体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损伤,大多数都惨目忍睹。工作起来难度很大,有时使人阵阵作呕,有时好几天见不得肉。一般来说,给一个正常的逝者化妆需要大概30分钟的时间,而为非正常的逝者整容则花费的时间要1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

  “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明白工作的意义,就要把工作做好。”辛如意说。

逝者亦有尊严

  “让他们更自然,更安详,更有尊严的离开,是我对自己的基本要求。”对于辛如意而言,死者有死者的尊严,而自己有责任将这种生命的尊严展现出来。

  2003年刚参加工作时候,殡仪管理处的设施还比较落后,辛如意的整容室里没有专门的灯光,整容工作都是在日间完成。一天傍晚,辛如意正要下班,殡仪馆里运来了一具遗体,死者是被谋杀的,头与躯干都分离了,由于发现较晚,遗体上都是蛆虫,家属急切的要求为死者整容。辛如意看着家属迫切的眼神,答应了下来。她让同事帮忙找来一台落地灯,小心翼翼地为遗体清除蛆虫、慢慢缝合伤口,细心清洗遗体,给面容化妆。

  整容历时一个多小时,辛如意自觉满意,便让家属查看,没想到家属突然扑通一声给辛如意跪下磕头,感激她还死者最后的尊严。辛如意赶紧搀扶,心里也被感动,更觉得自己的工作不仅仅在于遗体整容表面,更是心灵的工作,来抚慰社会的创伤。

  每当悲伤的家属们看到亲人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而且非常慈祥的躺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得到了心理上的安慰,对辛如意是特别的感激。此时此刻在辛如意心里感觉到为逝者化妆,让他们从容的离去,这是对生命最高的尊重,也是对逝者家属最大的抚慰。

  慢慢的在工作中不再排斥,明显变得平静自然了。当然在工作中也会有些不愉快,有些家属沉浸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对自己恶语相向,只能是默默承受。可是不会受其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会更加尽心尽力的为逝者服务,尽最大力量让家属得到安慰。即使是他们最后的一声谢谢,都会觉得心里美滋滋的。随着时间的流逝,辛如意越来越喜欢这项工作,在她眼里这是神圣而光荣的工作。

职业即是信仰

03.jpg

辛如意和同事正忙着插鲜花

  从毕业到现在,辛如意已经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十二年。十二年间,聊城市殡仪管理处的变化极大,简陋的几件瓦房,到现在宽敞明亮的办事大厅、庄严肃穆的礼厅;从简单直接的服务态度,到现在“零差错”、“零事故”的服务承诺;从循环使用的塑料花,到现在的芬芳温馨鲜花......硬件、软件的全方位改善,让我市的殡葬服务水平大大提升,辛如意和同事们的工作环境也得到了改善。

  同时在这十二年里,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殡葬意识得到了提升,殡葬工作者们也得到了更多人的理解和接受。辛如意明显感觉到人们对她态度的转变,“冷眼”少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避而远之”了,取而代之的是不再惊讶、害怕和厌恶,而是尊重。

  在这十二年里,辛如意遇到了形形色色的逝者,聊城绝大多数遗体整容都出自她手,粗略估计已经五万有余。辛如意用她女性的细腻、爱心,视逝者为亲人,想丧属所想,急丧属所急。工作中追求完美,一丝不苟让家属无可挑剔;每当家属为了感谢赠送她红包,她总会婉言拒绝,恪守着自己做人的原则,维护着单位的形象。每当想到这些,辛如意写心里感到暖洋洋的,非常欣慰又非常有成就感,这就是她这些年工作的动力。

  为了提高业务技能,辛如意利用课余时间继续钻研深造,考取了高级遗体整容师;通过学习研究,将以前的粉彩化具改为油彩画具,有效解决了冻尸脱妆的难题,增加了容貌的光泽。目前,辛如意最大的心愿是在以后的日子里,通过不断地努力学习,用双手为更多的逝者去服务,让他们都能以更安详、更自然的姿态离开这个世界。

  当人们开始思索如何重拾信仰的时候,辛如意已经将青春奉献给了丧葬事业,在她看来,将这项普通而又神圣的工作做好就是最朴素的信仰。

结束语

  “单位在岗干部职工有70多人,我只是其中普通一员,我的工作只是殡葬管理处的一角,更多的人在自己独特的岗位上默默奉献。”正如辛如意所说,在社会的各个角落里,有多少人默默地做着偏门、冷门、不够体面、不受待见的工作,他们用自己的勤奋、坚强、执着,向社会奉献一生,以希冀社会能回馈以尊重。(王博、李兆宪)

  • “最美青年”张士峰的创业人生
  • 刘宪峰:“鲁西刀客”的沉挚情怀
  • “山东老董”的盆栽灵芝致富路
  • 王怀见:十年一觉猴王梦
  • 连峰:返乡大学生“猪倌”的创业情怀
  • 运河文化史上“木板年画”的兴衰传承
  • 贾秀兰:一生回报党恩 执着演绎大爱
  • “我爱发明”李洪剑 专攻“馒香”
  • 辛如意:愿逝者得安息,生者得慰藉
  • 鞠躬尽瘁习书画 笔墨生香续传承
  • 刘文才:贫富本无种,创业在路上
  • 莘州平原上的闪闪“土肥站”
  • 徐增方:用古筝弹奏一曲青春乐章
  • 步同良:茌平越战老兵的“平凡”故事
  • 季小芳:用唯美杂技演绎公益人生
  • 曹燕肖:心理健康教育应是肩头重任
  • “孤胆”老支书和他的新梦想
  • 50万字执法小说唱响“黄河法治保卫战”
  • 滕飞:带着“80后”的创业梦想去“旅行
  • 民间艺术重在传承 何苦苛求于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