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民生

江南女孩为爱赴聊城:一路向北 我义无反顾

  采访人:记者 朱荣华

  讲述人:明月(化名)

  年龄:27岁

  职业:企划

  采访地点:聊城晚报接待室

  早春时节,聊城晚报琉璃台版面迎来了第一位主人公——明月。长着一张娇俏可爱的娃娃脸,27岁的她怎么看都像一个高中生,这个温婉清丽的江南女孩,说自己是铮铮女汉,因了与山东好汉文刚(化名)的爱情,远离家乡来到聊城已经整整三年。

  一南一北 俩“好汉”的爱情没距离

  文刚是典型的山东好汉,为人仗义,做事踏实。我长于江南,由于从小和哥哥一起玩耍,我没有江南女子的温婉,却多了一份铮铮女汉的气质。

  文刚是我的学长。那时候,学校里流传着一个“防火防盗防学长”的段子,我不以为然。在我看来,这都是校园小青年无聊瞎编着玩儿的,那时候,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后来也被学长盯上了。

  大学时代,我一直以“好学生”的身份自居,根红苗正,心向太阳,主动与荒度光阴、吃喝玩乐的同龄青年划清界限,那时的我,常对校园爱情嗤之以鼻,直到遇见文刚。

  大三的时候,在学校组织的一次心灵茶会上,为了增进大家的了解,主持人发起“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文刚反应迟钝,屡次中招,多次成为受罚人选。每次“大冒险”,我都不幸被他选中,连带成为众人取笑的对象。那时,我有些恼他。

  后来,我的笔记本电脑出现故障,作为计算机界的“小白”,我只好求助于好友,几经周折,电脑到了他的手里。作为理工男,他还是很快地找出了问题——电脑主板坏了。于是,他二话不说,送去售后,一周后,又主动跑腿取回。这件事,让我对他路人转粉。

  再后来,文刚向我表白,我没有同意。他再表白,我还是没同意。理由是,一南一北,距离是个问题。第三次表白的时候,我松口了:“别浪费时间,要谈恋爱就得奔着结婚去。”

  答应他,不是因为自己有多勇敢,恰恰是没有勇气再拒绝他的真诚。

  就这样,两个“好汉”开始了他们的校园黄昏恋。

  穿江过河 我们的爱情山河为证

  我们的校园爱情持续了不到一年,文刚毕业后回到老家山东工作,我没有想太多,勤勤恳恳准备考研。考试结束,我知道自己败了,于是寻思着找份工作。

  文刚知道这事后,极力邀请我到他的家乡聊城走走看看。那是2012年1月份,第一次坐火车到聊城,他陪伴在侧,火车一路向北。我突然想起两人相恋之前,他为我唱过的一首歌——《一路向北》,没想到一语成谶,现在,我要从江南丘陵奔赴他生长了20多年的华北平原,看着土地由红转黄。那时,他向我保证,今后千里之遥的两地往返,他会一直陪伴在我身边,不会让我孤单一人。

  恰巧在那期间,我们从聊城晚报上看到当地一家单位招聘企划人员的信息,在他的鼓励下,我报了名。机缘巧合,我顺利通过考试,被录用了,于是就留在了聊城。

  可是,初次来聊城时文刚对我“两地往返必相伴”的许诺,却没有兑现。

  工作的第一个年头,我回老家过国庆节,可他却因为祖父身体不适,没有陪我回家。在火车上,我一个人默默不语,我没有责怪他,只是感叹现实的诸般不遂人愿。我明白,两个人之间,相互理解最重要,于是便释怀了。

  我乘坐的火车沿着京九线,一路向南。经过华北平原,穿过黄河,越过长江,两地之间,要经过山东、河南、安徽、湖北、江西。“到了九江就快了。”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常指着九江连绵的山对我说。

  这几年,每次往返的火车票我都会妥善保存起来。我曾开玩笑地对他说,我要留着这些车票,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爱情不在了,我要理直气壮地把这些车票甩到他的脸上,告诉他:“老娘对得住你!”

  其实,我只是想让沿途过往的山川河流为我们的爱情作证。

  相离相依 要像橡树与木棉一样长久

  文刚对我的爱是真切而又朴实的,我们两个人的工作都非常忙,婚前的日子里,我们每周才能见一次面,但我总是能感受到我在他心中的位置。

  初到聊城,我不适应这里的气候,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方式,家乡的亲友、美食对我来说,始终是“诱惑”。我一千次想过离开这儿,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乡,尽管这样,我总是能找到一千零一个理由让自己继续留下来,而这个理由总和他有关。

  之所以能继续留在聊城,是因为总是能感受到我在文刚心中的位置,不论他去哪里,每天午饭、每晚睡前,他都会给我打电话,遇到新鲜事,总是和我分享。

  文刚的父母都是和善通达的长者,非常容易相处,对我也很好。

  除了这些,我和文刚之间很少有什么浪漫的情节。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一次他出差去青岛,为了能够和我分享海景,他学着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里的杨峥,在海边奔跑,高高举起手机,让我听到海浪的声音。虽然他的模仿有几分蹩脚,却仍然让我为之感动。

  我们之间也会有矛盾,时常是三天一小吵五天还是一小吵,他说,吵架只能伤嘴皮子,不能伤感情,我们争吵的范围也绝不蔓延,只局限在两个人之间,不涉及彼此的父母亲朋。

  舒婷有一首诗《致橡树》:“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霓虹。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我一直很喜欢这首诗,也打心眼里向往这样的爱情——两个人有各自的脾性,有各自的生活空间,却能够同甘共苦,共度余生。

  2015年元月份,已经恋爱四年的我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相较之前,婚后的生活里多了甜蜜、也多了些琐碎,我确信,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更加深爱。

  记者手记

  交流的过程中,明月的语气一直是从容淡定的,这个时候的她,似乎又有着超出27岁年纪的成熟。说起未来,她的眼神是坚定的,她说既然选择了一路向北,便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我知道,这个坚毅智慧的女孩,一定会走出一条铺满鲜花的路。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新闻人文纪实视觉故事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本网原创专题聊城人物聊城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