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聊城:谭庄清代老屋宗祠背后百余年的故事

  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凤凰街道办事处西南不远的古运河西谭庄,两座古老的建筑常常让村民津津乐道。一座是族长谭炳法祖上留下的位于村中间的200余年的老屋,一座是坐落在谭庄村西头的146年的谭氏宗祠,村内这两处相距约600米的古老建筑是谭氏老祖宗留下的遗产,也见证了一二百年这一区域历史的变迁。盛夏7月,聊城晚报记者探访了两座鲜为人知的古建筑,听老人讲述了建筑背后的故事。

  谭氏200余年老屋

  四梁八柱为主框架

  凤凰街道谭庄村中间的一座古老建筑——谭家老屋,尽管隐居在胡同内,但它那青砖碧瓦、老式的门窗遮挡不住古朴典雅的风韵。走进建筑所在的院落,红色廊柱、高门槛、灰瓦、青砖后墙、拱形窗户以及风蚀显凹的青砖……三间堂屋散发出浓郁的历史韵味。屋内古老的八仙桌、太师椅、大瓷缸、花瓶等,也似乎诉说着老屋鲜为人知的故事。

  “老人讲,这张八仙桌用牛拖着围着村转三圈也不会散,某种程度上说明古代桌子的结实。”年逾古稀的谭庄谭氏族长谭炳法说。

  谭炳法介绍,这座祖上留下来的古老建筑,现仅存正房,由谭氏十四世祖谭鲁平所建,建房时间约为清朝嘉庆初年的1800年。过去,他曾见过老祖宗留下来成捆的宅约和地契,其中记载着老屋建造的年代。不过,这些老宅约及地契在文革中被烧毁。

  谭炳法掌握的情况是,正房建成后,经过十五世祖谭钦、十六世祖谭泽玉的不断扩建,除了正房外又建了东西配房各三间,外建有影壁墙、第三道门,第三道门外又建有东西配房,配房外有二门,二门外有仓棚数间,最前面是大门,大门临街,对面是一元宝形大坑。同时,正房后面有后院直通后街,延伸到村围墙、外围壕,再到祖林。

  谭炳法表示,正屋为“四梁八柱”框架结构。所谓“四梁八柱”,就是古代建造房屋不是先垒墙,而是先用结实的木头扎起房子的框架,四个角的柱子撑起四根梁围成的屋顶框架,框架的每个立面中间加一根柱子。然后,再在框架内垒墙,每面墙宽约半米。据谭炳法讲,老屋的四个墙角均埋有元宝镇宅。“俺这座老屋的‘四梁八柱’都是用的杉木,非常耐腐蚀。”

  祖上生有“过铜眼”

  老屋背后闹过革命

  “俺家前几代人是富裕中农,据说,十五世祖谭钦生有一双‘过铜眼’,能看透铜罐内赌博的塞子的花点。每逢赶集时,他就赌上一把,每次都会赢。所以,赢了不少钱,也让家里积累了不少财富,进而扩建了这处老宅内的配房、二门、三门、大门等大家业。”谭炳法说,祖上曾有两千顷地,出了两个举人,

  “我父亲谭伦(谭万常)以上是四代单传,父亲以前跟随抗战将士徐翼干革命,往返于老屋,让老革命住在老宅。汉奸光顾老宅时,将配房拆光了。为避免老宅进一步被毁,父亲在阿城开车铺为徐翼做掩护,到济南后开药铺协助徐翼侦察敌情,后来有人叛变咬出了父亲,汉奸将父亲抓进监狱严刑拷打,什么也没问出来,才将父亲放出来。不久,父亲就病逝了。”谭炳法说,他出生在济南,父亲病逝时他才6岁。

  “尽管是革命家庭,但解放前后党和政府给他家烈士证时,害怕儿孙受险,母亲没敢要烈士证。”后来,谭炳法从济南仪表厂调到聊城汽运公司工作,1980年至2000年20年的时间里,谭炳法一家居住在老屋。

  宗祠建于同治十年

  正房配房保存完好

  度假区凤凰街道谭庄村目前是八世同堂,加上东阿县刘集镇谭庄村的共9代谭氏族人。

  谭炳法说,根据家谱和宗祠碑刻记载,其祖先原籍山西省洪洞县,明朝洪武四年(1371年)大移民,将洪洞县谭氏家族四兄弟中除老大外其他三兄弟迁移到山东西部。

  “这三兄弟分别是家里的老二、老三、老四,东阿县刘集镇谭庄村的谭姓后人都是老二谭公明的后裔,老三谭公朗的后裔在聊城江北水城旅游度假区凤凰街道谭庄村,老四具体所迁地已经无所考证,现在也联系不到他的后人了。从谭氏先人迁居于此,繁衍生息已600多年25代了。”谭炳法说。

  记者注意到,谭氏宗祠坐落在谭庄村西头,是一座青砖灰瓦的小院。大门两侧两只雌雄石狮,威猛而可爱。黑色大门上悬挂“谭氏宗祠”匾额,金字黑底,门框上的一副对联是“祖居西晋平阳府,明迁东齐武水乡”,左右大门上写有“祖德留千古,宗功传万年”。而明朝的“武水乡”是指现在的沙镇,也就是说,当时的谭庄一带归武水乡管辖。青砖灰瓦的门楼衬托出小院的沧桑。迎门是一块方形石碑,其后则是一片竹子,一道宽大的迎门墙藏在竹子后面。迎门墙左右方位石碑林立,记载各个时期的建筑状况,尤其“谭氏宗祠碑”格外高大。再向后走就是一座正房和左右两处厢房,全是青砖灰瓦的建筑,保存完好。正房左右柱子上贴有“六百余年子孙昌盛世续绵长,二十五世一脉永传瓜瓞清晰”的对联,门上为“子孙追忆宗祠中,老人同登莲台上”。左侧厢房是谭家祭祖时休息的场所,右侧厢房四周墙壁上挂着长长的布质谭氏家谱。正房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块写有“报本堂”的匾额,正房内摆放的是谭氏家族已逝先人的灵位。

  “青砖灰瓦、南木架造,占地一亩有余的‘谭氏宗祠’建成于清朝同治十年(公元1871年),距今有146年。当时由谭氏十七世祖谭杓(谭亦波)召集族人修建。”谭庄78岁的谭文科说。”谭炳法表示,距此有二三十里的东阿刘集东谭庄原来也有家庙,文化大革命时给烧掉了。像这样保存完好的宗祠,在聊城可谓寥若晨星。“谭氏族谱”原修于明万历癸酉年(公元1573年),2004年谭氏族人完成第九次修缮,现珍藏于谭氏宗祠内。

  祠堂曾当伪警察所

  烈士生前保留宗祠

  据谭庄88岁的谭文尚介绍,1943年,谭庄烈士谭浩庵(谭文朗)在日伪军碉堡林立、封锁严密的情况下,摸清了敌人的活动规律,闯入日伪军设立的谭庄谭氏祠堂内的伪警察所里,趁夜间不备,一举将所内伪军全部俘获,活捉伪所长,缴获长短枪支12支,将伪岗楼放火烧掉,并放枪鸣号,告知敌人岗楼被烧。

  “尽管烧了伪岗楼,但将谭氏祠堂给保留下来了,这是谭浩庵的一大功劳。”谭文尚说,当时谭浩庵说,这是俺谭家的祠堂,建筑古老,可以将它当宝贝保留下来。

  谭氏宗祠曾当过伪警察所,当过学校,也当过幸福院。“谭氏族谱每二十年修一次,以确保它的准确性,宗祠由家族理事会来管理运行,由村内辈分较大的老人义务管理。每年安排八九个人值班,春节前均在族人中收四五千元的香火钱,打扫宗祠内的卫生,大年三十统一上坟。每年的腊月二十三和正月十五,布族谱上还在世的人员,都要来宗祠院内祭拜和放烟花,以此来表达族人对祖先的怀念。”谭炳法表示,宗祠北面不远就是“谭氏祖茔”,占地3亩余,高出平地近两米,苍松翠柏50余棵,合围参天,肃穆成荫。始祖墓前,清道光二十八年立一石碑,石碑两侧刻有“祖功宗德难悉述,秋霜春露有余思”,阴阳两面还刻有溯源文字。

  “谭庄尽管还属于乡村,但两座古建筑却让人口口相传,一些自行车爱好者、文化旅游人士时常光顾,这让村里人也倍感自豪。”谭文科最后说。(记者 陈金路)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