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聊城站助理值班员寒冷站台上一站两小时很平常

11.jpg

  寒风中,助理值班员静静伫立在火车站站台上,右手反复挥舞着一面绿色信号旗。此刻,他身旁的一列火车汽笛长鸣,缓缓启动、徐徐前行。

  这样的场景,在聊城火车站的站台上十分常见。伫立在站台上的助理值班员,是一个平凡的岗位,但却是如此不简单。

  在列车运行密集时段,上、下行一趟接一趟,助理值班员能回值班室的时间很少。他们在外面一站两个小时回不了屋,是很平常的事。

  他们的办公室设立在火车站站台上,是一间占地面积只有几平方米的小岗亭。助理值班室,就是在站台上用彩钢板搭的小房子,冬天冷,夏天热。

  但是,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他们也要坚持,接一趟车就要保证一趟车的安全。

  正是有了他们,在春运路上迁徙的人们,回家的路才如此平安顺利。

222.jpg

  1、接发列车密集时段一两个小时回不了值班室

  2月8日上午9时40分,聊城站33岁的助理值班员贾保刚站在值班室外,手握红绿色小旗打完标准旗语,一个转身,表情肃穆。

  在他面前的5号轨道上,一列南下的火车徐徐开动。

  忙完刚回到值班室内,和记者没聊几句,对讲机很快响起来。做好记录后,贾保刚戴好帽子,拿好信号旗,又走到室外。

  小年的这一天,阳光很不错,但气温不高,尤其是站在空旷的站台上一动不动,更觉得寒风刺骨。

  在贾保刚看来,这样的环境已经很不错了,“最难熬的是冬天的晚上,尤其是在半夜3点左右,再加上两层棉衣,也抵挡不住逼人的寒气”。

  其实,冬天让人们感触最深的就一个字:冷。深夜,站台上更是空旷,让人感觉更冷。

  所以,一到晚上,助理值班员上岗时就要从上到下裹得严严实实。

  “除了同事,一般人看不出来我是谁。”贾保刚笑着说。由于在室外待的时间长,喝杯热水的机会几乎没有,而有时想趁热把饭菜吃完,也是不容易的。

  春运期间,在贾保刚所负责的工作范围内,白天要接发四五十趟火车,晚上也得有二三十趟。忙碌的时候,贾保刚一两个小时都回不了值班室。

  每晚零点之后的聊城站,特别忙碌。凌晨1:00到5:00之前,是聊城站接发列车最为密集的时间段。春运期间,因为站台不够用,有的车接不进来,都在站北等着。

  “基本上车不断,开一趟,接一趟,开一趟,接一趟。”李国庆是90后,在助理值班员的岗位上四五年了。他说,在这4个小时里,基本回不了屋,人早就冻透了。

  2、换挂机车作业一千多米的距离要来来回回地走

  从2007年开始担任助理值班员,贾保刚在这个岗位上已经工作了10年。无论酷暑严寒,严格按照操作规范接发列车,确保每一列火车安全通过,就是他的使命。

  尽管这个岗位不直接和旅客打交道,但在贾保刚看来,这个岗位不可或缺。

  “在接车台上,要求我们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稍有疏忽,一些安全隐患便会从眼皮底下溜走,尤其是春运期间,车流较多,更要加倍小心!”贾保刚说,“就以刚刚经过的这列货运车为例,这列车只是从我们聊城站经过,是不停下来的,但我依然要严肃认真地站在站台上接发车,就是为了确保列车没有异常情况。而一旦出现异常,要及时通报给领导。”

  在这些常规的接发车程序之外,让贾保刚更累的是给列车上“铁鞋”。

  贾保刚说,形象地说,给列车上“铁鞋”,就是给它安个手刹。一些列车尤其是货运列车来到聊城站,需要换车头的时候,为了防止车厢在没有火车头的情况下溜车,贾保刚等助力值班员需要提着六七斤重的“铁鞋”,分别放到列车的两端。

  列车开动前,助理值班员要把“铁鞋”再摘走。这工作看似不难,但因为有严格的时间要求,无论严寒酷暑,他必须第一时间完成任务。

  其实,贾保刚所说的“铁鞋”,防溜器具,由防溜铁鞋和紧锢器组成。

  贾保刚告诉记者,完成一个完整的摘挂机车作业,需要20至25分钟。据了解,1000多米的距离,助理值班员有时要来来回回地走。碰到雨雪天气,也没有避风避雨的地方。

  “春运期间,货车要给旅客列车让路。货车走不了停在聊城站,就给助理值班员额外增加了很多工作量。”聊城站调车指导贾勇说,助理值班员的工作比较单调,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他们始终在干这一件事。

  而且,在助理值班员的岗位上,他们需要在铁路线之间,来回穿梭作业。为了安全,每一个动作他们都要执行标准作业。一个简单的动作,每天不知要重复多少遍,能一年年坚持下来,很不容易。

  3、过年他们比平时更忙更累除夕夜上班很正常

  今年春节,按照值班排序,贾保刚轮到大年初一白天,在他看来,这已经很幸福了。“这么多年了,每到春节更加忙碌,大年三十晚上不在家吃年夜饭,太正常了。”贾保刚说。

  8日上午10时12分,一列火车从南向北开进聊城站,车厢内的旅客好奇地打量着聊城站,也打量着拿着旗子的贾保刚。他不为所动,用对讲机和前方沟通情况。几分钟后,他再次举起旗子。很快,列车开动起来,面向列车的贾保刚站得笔直。

  在助理值班员这个岗位上,他们实行四班倒。上白班,工作时间是从早7:00到晚7:00,回到家就得8点多了。

  “晚上人容易犯困,工作时间太长,人的精力达不到。所以,凌晨3:00之前要进行一次交接班。”贾勇解释说,为了保证作业标准,晚上这12个小时,要由两个班来上。

  因此,助理值班员每天的状态是这样的:不是在上班,就是在睡觉。

  “没办法,工作性质在那儿摆着。他们的岗位决定了,工作会比较辛苦。”贾勇说,任何一个岗位,只要是要轮班、要上夜班,这个人的生物钟就全乱了。

  贾勇坦言,遇到过年,他们就比平时更忙、更累。更害怕的是,春运期间遇到下雪天。

  “看到下雪,市民特别喜欢,感受到的是惊喜。我们看见下雪,就头疼。”贾勇说,因为,越是那样的天气,他们越忙。毕竟,不能因为天气恶劣就停止作业。

  雨雪为令,见雪上岗,这是铁路人的铁律,在任何岗位上的都一样。

  “就算应该在家休班,看见下雪,也得立马到站,无论当时在干什么。”贾勇说,因为工作性质,他们没时间照顾家。铁路双职工就更难了,孩子只能交给父母。

  “干铁路,就是一种牺牲。没有牺牲精神的话,可以选择干别的。”这句话,贾勇经常说。

        记者 赵宗锋 刘敏 摄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