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两名水文人登上“聊城好人榜”

  记者 于旗 林志滨 通讯员 武俊岭

  聊城市水文局职工李延秋、张洪全因长期坚守基层水文站,爱岗敬业,无私奉献,在洪水测报中事迹突出,分别入选第2、3期“聊城好人榜”。

QQ截图20181211110927.jpg

  李延秋: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李延秋,聊城市水文局职工,高级工程师,常年驻守临清水文站,爱岗敬业,是同事及邻里眼里的“聊城好人”。他是无需扬鞭自奋蹄的老黄牛,虽已年过半百,仍宝刀不老,岗位平凡,工作平凡,事迹却不平凡。

  一腔痴情

  守护百年老站三十年

  53岁的李延秋,不觉间已在临清水文站岗位上坚守了三十年,其间经历的较大洪水就有三次。

  临清水文站是国家基本水文站,运行逾百年,是我省为数不多的百年老站,为国家积累了珍贵的长历时系列水文资料。临清水文站测验项目多,人员少,测验及报讯任务繁重。

  20世纪八九十年代,网络传输不够发达,通讯还相对落后,汛情的传递是通过将河流汛情拟成报文,经有线电话传给邮局,而后邮局的报房再将报文发出。

  而水文观测数据有很强的时效性,常常会遇到电话故障的情况。为了保障水情信息的及时传递,李延秋便骑着自行车,顶着风雨,去邮局送报文。天黑路滑,他骑车摔倒在地,被擦破的手掌鲜血直流。这样的经历,李延秋不知遇到了多少次。

  2016年汛期,临清水文站遭遇近二十年一遇的洪水。他和同事们奋战在抗洪第一线,昼夜不休,冒着风雨,测得了完整的洪水过程。测流过程中,湍急的水流将测验仪器ADCP的挂绳冲开,仪器无法靠牵引设备拉回。

  眼见国家财产要遭受重大损失,他不顾个人安危,跳入水中,夏日里的河滩长满了水草。他胳膊上被刺出了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伤痕,脚下是深浅不一的淤泥,他在齐腰深的泥水中艰难前行,冒着危险将设备拖回。回到机房,年过半百的他瘫坐在地上,汗水湿透衣背,久久不能起来。

  乐善好施

  “好人延秋”传颂乡里

  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李延秋在生活中乐于助人。

  水文站门卫王先生身体不好,蹲下就起不来,行动非常困难,看了好多大夫,做了很多检查,也没有发现病因。

  李延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主动伸出援手,带着王先生到聊城市人民医院和山东省立医院看病检查,仍不见好转。这可怎么办?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李延秋想到了北京有国内顶级的三甲医院,便想尽各种办法,费了很多周折,为王先生挂了北京协和医院的专家号。经过治疗,王先生病情有了好转,现在逢人便说:“延秋真是个好人!”

  一次,李延秋开车送朋友到临清火车站,回去的路上发现车旁边有一个白色手提袋,里面有身份证件、银行卡。他看到里面有很多重要的证件,心想失主一定很焦急,便向附近的人询问失主信息,却没有任何结果。

  一番思量后,李延秋判断,这个钱包可能是附近家属院的住户不小心丢失的,于是便在原地等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他联系上了失主的家人。失主牛先生拿出钱来表示感谢,被李延秋婉言谢绝。

  李延秋平时爱好广泛,尤其喜欢钻研无线电,家里的书橱摆满了电子方面的书籍。因此,他有个手艺,修家电。邻居的家电出了故障,都来找他。他把修理家电当作乐趣,总是乐呵呵地帮助大家解决这些“小问题”。帮助他人,快乐自己,这便是好人李延秋。

  生活中,李延秋诚实守信,遵纪守法。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并且做得近乎极致。他的驾照初次领证时间是1996年,是个有二十年驾龄的老司机了。难能可贵的是,他严于律己,文明出行,近十年来没有产生过一次违法记录。李延秋处处注重弘扬正能量,影响身边人,视“积小善为大善”为人生之快事。

QQ截图20181211110945.jpg

  张洪全:无怨无悔的坚守者

  张洪全,聊城市水文局刘桥闸水文站水文测报员。从18岁的小伙子到如今的年近半百,他30年如一日,无怨无悔,坚守在水文测量一线,把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奉献给了水文事业。他自嘲,“洪全”离不开水,我干水文是“命中注定”的。

  水文情缘

  一线测量甘于清贫

  18岁那年,高中毕业的张洪全,经人介绍,来到刘桥闸水文站当临时工,当时的月工资只有60元,日均2元。从此,他与水文结下不解之缘。

  从水位观测开始,降水、蒸发,特别是河道流量、含沙量测验,关于水文测报的技能,张洪全慢慢地全掌握了下来。刘桥闸水文站历任站长,都对张洪全虚心学习、认真负责的精神高度认可。

  徒骇河是流经河南部分地市、聊城、德州、滨州广大区域的一条重要排涝泄洪河道。刘桥闸水文站,便是徒骇河干流上的一个重要闸坝站。上游及聊城本地雨情变动,对该河流域下游影响极大。尤其是汛期,刘桥闸水文站常常面临严峻的考验。张洪全每天的工作,就是“监视”着这样一个重要的闸坝站。

  2013年7月25日至26日12时,聊城市普降大到暴雨。这给徒骇河干流上的刘桥闸水文站带来严峻考验。暴雨就是命令。26日,张洪全一夜没能合眼,在风雨中走在泥泞的河堤上巡视、测报。当时的形势刻不容缓:洪水水位不停地上涨,上一次测报显示,闸上水位24.90m,已经超警戒水位(24.77m)0.13m。短短一小时后再测量,闸上水位上涨至25.09m,已经超警戒水位0.32m……到22时,闸上水位25.31m,超警戒水位0.54m……直到27日零时,水势才趋平,又先后在零时、4时完成两次施测流量。此时,东方天空已泛起了鱼肚白色。

  在整个汛期发生暴雨洪水期间,张洪全和工友轮流夜间测流,平均每晚睡眠时间不足4个小时。最终,他与工友们圆满测得了整个洪水过程,为防汛决策部门提供了及时可靠的洪水信息,为治理排涝河道积累了宝贵的水文资料。

  对已经47岁的张洪全来说,这样的经历已经司空见惯,在30年的水文测报中,他经历过太多次。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报酬是一天2元。这些钱根本无法养家糊口,家人无法理解他为何不舍这份工作。

  无怨无悔

  把青春献给水文

  汛期之外,即便是在日常,作为一名水文人,张洪全的生活也异于常人。下雨天,别人往家跑,他却往外跑。

  在1994年程控电话安装之前,水文信息要靠当地邮局的报房往外传递。每报送一次雨情信息,都要在泥泞之中行数里。而水文站与报房之间的联系,只靠一部手摇电话。

  风雨天,电话线常常被树枝缠绕而出故障。这时,张洪全就要手提一根长长的竹杆,寻找缠绕处进行分离,往往一找就是几里路。如果电话线被风刮断,张洪全便只能骑上自行车,在泥泞的道路上奔波八九里路,到邮局报房发报。

  水火无情。在一次次的雨雪天气中,在这长长的泥泞湿滑的道路上,张洪全无畏无惧,按时测报水文信息。伴随的不仅是艰辛,更有危险。一次为安装虹吸式水位计,张洪全只身下进十五米深的井内,卷曲着身体,在空气稀薄的井内工作一个多小时。待工友把他拽上来时,他大汗淋漓,全身湿透,气喘吁吁。

  与工作的艰辛形成对比的是,这份工作的收入不高,一度甚至无法养家糊口。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孩子相继就读高中、大学,张洪全面临的经济压力就更大了。而他一年的收入仅仅有六千余元。面对这样的局面,张洪全有过思想斗争,但思来想去,还是割舍不下。

  几十年来,他与聊城市水文局的很多职工早已结下深厚友谊。大女儿结婚,大家纷纷到场祝贺;逢年过节,单位领导想着他,致电问候……他的这份不舍,渐渐得到了妻子的理解。为了补贴家用,善解人意的妻子做起了保险业务。她深知,丈夫热爱水文事业,自己不能拖他的后腿。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