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高考背后的家长 不到最后一刻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6月8日下午,离最后一场考试还有15分钟,外国语学校门口,家长们开始离开各个树荫聚拢过来,此时依旧挺高的温度,已经不再是问题。

  “我们现在其实还是很理性的。”其中一位孩子的家长王先生说,孩子的平时成绩,做父母的心里都有数,所以不会有过高要求,更不会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只要孩子认真考完就行了。

  这样的想法,不在少数。

  2019年,中国恢复高考的第42年,全国考生突破千万,而这个数字背后,其实是更大数量级的家长。高考,是在考学生,也是在考验家长。

  这位父亲:最后一场才丢下止泻药

  学生家长马先生每一场都盯下来了。

  和其他很多家长一样,因为今年的高考赶上端午假期,有了更多空闲时间,又在家里坐不住,所以干脆都涌到了考场外,导致大家普遍感觉今年的陪考家长人数更多。

  “其实孩子本身并不紧张,紧张的反而是我们。”马先生说,以前也设想过孩子高考时要怎样怎样,真到了这一天,想得反而就少了,就希望孩子安安全全不出问题地考完,那就是胜利了。

  “我见到一个家长,车子上这两天一直装着打气筒,就怕孩子的车子半路没气了。”马先生说,自己这两天也做了一些准备,背包里鼓鼓囊囊的,直到这最后一场考试,才把止泻药物丢在了家里。

  “不当考生家长,你是体会不到那种心情的。”考生家长于先生说,因为女儿住校,此次高考又是跟着学校的大车来回,其实自己已经很久没见到女儿了。“我给老师打电话,问需要家长陪着吗,老师说不用管,我还是不大放心,这不,最后一场还是觉得来现场更安心一点。”于先生说。

  三位母亲:多举了一小时的鲜花

  6月8日下午,时间已经快到6点,高考散场已经近一小时,外国语学校门口逐渐恢复平静,也因此,几位等待考生的家长和三束鲜花,就显得格外醒目。

  这三束鲜花其实很早就来了,被三位母亲拿在手里,齐刷刷地站在一起,她们的孩子都在外国语学校上学,并且都在一个班级。

  临近5点,三位母亲拿着鲜花已经走到了靠前的位置,但考试结束后久等孩子不来,其中一位母亲致电孩子的班主任才知道,孩子们参加完考试,又回到班级开班会去了。

  班会这一开,就是近一个小时。因为了解了情况,三个孩子的父母倒并不怎么着急,只是鲜花一会儿转到父亲手上,一会儿又回到母亲手里。

  临近6点,孩子们终于出来了,几位家长赶上去,鲜花传递,笑容满面。他们面对记者的镜头合影,他们互相问候。那一刻,能感受到每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不少家长:认真收好填报指南

  6月8日下午4点50分,外国语学校大门口,小学生刘牛牛拿着一捧鲜花,准备送给参加高考的姑姑,他还亲手写了一张小卡片,希望姑姑考上理想的大学。

  与刘牛牛的简单愿望相比,更多的家长实际上已经开始用实际行动为孩子的大学路做准备。

  考场外,与家长一样坚守的,是传单大军。今年的很多商家制作的传单更加精细,甚至加入了往年提档分数线、填报指南等内容,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这样的传单,都被家长们认真地收了起来。

  “孩子的成绩,我们都有数,从现在开始就要研究怎么填报志愿了。”一位家长说,实际上老师的指导作用更强,但自己也一点不敢掉以轻心。

  “考完数学,孩子一出考场,脸色就不好看,我们做家长的也不好多问,直到后来孩子了解到大家都感觉数学挺难,心情才好些了。这三年孩子不容易,我们的节奏也很紧张,但现在考完了,还是没觉得有多轻松,可能填完志愿,孩子上了大学,才能真正放松下来吧。”考生家长王先生说,眼下先不想那么多,重要的是让孩子先轻松两天吧。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