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家乡的沃土里有你的碧血丹心

  作者:孟军

  (一)

  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为祖国的烈士们颁发的“革命烈士证明书”

  茌字第:111976号

  姓名:乜保和

  性别:男

  出生时间:1914年10月6号

  籍贯:山东省茌平县肖庄乡蒋庄村

  生前所在单位及职务:二野三纵八旅二十二团战士

  参加革命时间:1947年11月

  入党时间:1946年5月

  牺牲地点、时间、原因:1948年12月在淮海战役中牺牲

  ……

  2020年6月2号,当我去茌平采访烈士的后人时,绿树葱茏,地里的麦子已经成熟,大地一片金黄,只待归仓。看着这丰收的景象,想到无数的先烈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抛头颅洒热血,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心中黯然。今天的孩子们仅从课本上了解一场场战役的名字,取得的胜利与意义,那一个个没有温度的数字能进入孩子们的心灵吗?他们会珍惜先烈们用生命换来的幸福生活吗?由此,我深深地理解了聊城市委宣传部、共青团聊城市委、市教体局和退役军人事务局、聊城军分区政治工作处联合举办“我家乡的英烈故事”征文的现实意义了。聊城自古多忠义之士,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来,数不尽的英雄儿女为国捐躯,他们的故事有的记录在册,更多的却湮灭在民间大地上。随着岁月的流逝,知道他们的人越来越少。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恰逢其时。一个苦难中成立起来的国家,如果忘记了她的英雄,这样的国家是没有未来的,这样的民族是令人不齿的,所以铭记英雄、怀念他们、感恩他们、讲述他们,从而去教育我们的下一代,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

  (二)

  当我在茌平肖庄镇上的一处临街楼前与烈士的亲人见面时,我不曾想到,这家人竟然是“一门双烈士”,乜保和烈士的四弟弟乜保成也是烈士。他们是一母同胞,这在聊城大地上也应该是为数不多的英烈之家!

  烈士乜保和只有一个儿子,名叫乜中江,现已去世。乜中江有五个儿子,受家庭教育的影响,五个儿子中有两位共和国的军人。老大乜永祥曾在青岛某海军服役,转业后在东营油田工作,老四乜永水曾经参加自卫反击战,荣立三等功,转业后在淄博齐鲁石化工作。乜中江的老伴儿现在在东营,跟着大儿子和女儿生活。乜保成烈士没有结过婚。

作者孟军与乜保和烈士孙子乜永山

  接受我采访的是乜中江的二儿子乜永山。当我说出来意时,乜永山沉思了一下,他有点激动。我提出先看一下烈士证,他马上打了个电话,让弟媳妇送过来。烈士证折叠着,泛着岁月尘封的枯黄。他捧在手里突然变得那样虔诚与庄重“这是一条亲人的命啊,”我双手合十郑重接过。他突然掀开门帘进了屋子。“上屋里掉泪去啦,心里难受,”他的妻子心疼地说。隔着玻璃,我看到他热泪横流,用手擦着眼睛,我的心里一阵发紧,眼睛湿润。我见不得这样的场面,我知道那种痛是家国不能两全的取舍之痛,是亲人再也不能相见的无奈之痛。纵观中华大地上有多少这样支离破碎的家庭!我肃然起敬。

  据乜永山说,烈士乜保和是家里的老大,善良,认实理,对什么事都很认真,对父母很孝顺。他去参军主要受妻子的影响,妻子是村里的妇救会主任,勤快利落,受革命影响思想觉悟比较高。村里号召青壮年男子去参军,她征得丈夫同意后第一个为丈夫报了名。我想,当她给丈夫报名时,一定想到过上战场就会有牺牲。她想不到的是,丈夫的牺牲是她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乜保成一向和大哥关系最好,在家里时走到哪里跟到哪里,一听哥哥要去当兵,非要一起去。谁知道这一去就渺无音讯。多年来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直到2010年,家人才在茌平县民政局看到乜保成在苇子湖战役牺牲的消息,时间在1949年4月份,在哥哥牺牲几个月之后,年龄不到30岁。家人问过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不知道苇子湖战役的地点。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叫苇子湖的地方有四个,分别在淮北,六安,十堰和河南的南阳,有一片水,岸边长满了芦苇,苇子湖是最通俗的叫法了,烈士乜保成最后的牺牲之地只能以后慢慢考证了。

  “哥哥在这张纸的这一面,弟弟在紧挨着那张纸的这一面,死了名字也靠着”乜永山为我比划着,眼里再次泛起泪光。我理解了他的意思,如果合起来那本记载着烈士名字的册子,他们的名字就会叠印在一起,像生前他们曾经紧紧地拥抱,哥哥照顾着弟弟,弟弟依赖着哥哥……

  (三)

  2017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观淮海战役纪念馆时强调:淮海战役深刻启示我们,决定战争胜负的未必一定是武器和兵力,军队的战略战术运用、将士们的信心和勇气、人民的支持和帮助,往往是更为重要的因素。我们缅怀革命先烈,为的是继承他们的遗志,发扬他们的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开辟的道路上不懈奋斗、永远奋斗。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三大战役中至关重要的一战,是一场决定中国命运的伟大战役,开始于1948年11月6日,于1949年1月10日结束,历经65个昼夜。人民解放军在兵力、装备都不占优势,战场情况复杂多变的条件下,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陈毅元帅在1951年2月11日会见前苏联驻华大使尤金时,概括说明了决战胜利的原因“是中央军委、总前委的正确决策,华野、中野的密切配合,指战员的英勇作战,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战役过程艰苦,好比钝刀切脖颈,难以一下把敌人歼灭,靠战士勇敢,献身精神和天才的创造力来完成战略战役上的正确决策……淮海战役是真正的人民战争,人民的胜利”。

  八十年代,美国享誉全球的西点军校,专门派出考察团来淮海战场旧址进行实地考察,他们的评价是“不可思议。”斯大林称“60万战胜80万,奇迹,真是奇迹!”大家都应该看到过淮海战役总前委五位领导人的那张经典合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这一经典照片在党史、军史和教科书上被广泛采用,成为淮海战役的标志性元素。照片上的他们目视远方,面带微笑,眉峰舒展,胸中有百万雄兵,脑海里有千条韬略,团结与自信,正义与光明如穿透黑夜的曙光渐渐来临……

  美联社曾经这样评价淮海战役“自今而后,共产党要到何处,就到何处,要攻何城,就攻何城,再没有什么阻挡了”。

  (四)

  作为淮海战役总前委之一的刘伯承,晚年从不提淮海战役,女儿很好奇地问:“淮海战役打得那么漂亮,怎么从未听父亲在我们面前提起过呢?”刘伯温叹息地回答道:“那场战役结束后,我梦见千百万年轻寡妇找我要丈夫,无数白发老人找我要孩子,我心里不安,所以根本不愿去想、更不会去谈起那场战役了。”

  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歼敌数量最多,士兵牺牲也最严重的战役。战场上的惨烈程度,我们通过这组数字可以想象。解放军阵亡25954人,伤98818人,失踪11752人,合计136524人,敌我损失比例为4.06:1。在一场战争中,一个人也许微不足道,但无数个个人便汇成了摧枯拉朽的力量,若水致敬每一位英烈!

  烈士乜保和生前所在部队是二野三纵八旅二十二团,家人估计四弟乜保成应该和哥哥在一个连队,乜宝成也应该参加过淮海战役。为了满足烈士家属的心愿,我特意在网上查了淮海战役的一些历史资料。比如乜保和所在部队,由来及详细的建制。二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简称,是解放战争时期人民解放军的主力部队之一,总兵力达到28万人。1948年5月9号,党中央为适应解放战争形势和发展的需要,将晋冀鲁豫野战军团改成中原野战军,刘伯承任司令员,邓小平任政治委员。第二野战军辖第二、第三、第四、第六、第七五个纵队。其中第三纵队辖第七、第八、第九旅,陈锡联任纵队司令员,彭涛任纵队政治委员。乜永山告诉我,烈士证在2004年换发过一次,以前的烈士证上就有邓小平和陈锡联的个人私章,村里人都看到过。

  淮海战役是一场规模空前的大会战,两个野战军首次联合作战,参战部队多,隶属不同指挥机构。这就要求部队密切协同,树立全局意识,做到步调一致,一切行动听指挥。华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首次联合作战,凭着对党的绝对忠诚,在战斗中互相配合、支援,战役取得了最后的胜利。邓小平曾经指出“只要歼灭了敌人南线主力,中野就是打光了,全国各路解放军还可以取得全国解放,这个代价是值得的。”

  (五)

  我查了一下历史资料,然后根据第二野战军的军事行动时间来推测一下乜保和牺牲的大体时间,这对烈士的后人也是一个交代。战役的第一阶段,中野攻击的主要目标是安徽的宿县,切断津浦线,目的是配合华野作战。战役第二阶段,由于中原野战军从大别山走出时丢掉了重型武器,围歼黄维兵团出现困难,于是中央军委就指挥华野派兵协助。官兵们抱定了“人在阵地在,坚决与敌人寸土必争。只要还有一个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能丢了阵地”的信念,冲锋陷阵,不怕牺牲,打出了气势,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1948年11月25日,中野对黄维兵团发起攻击,短短两天就损失惨重。

  12月10日,粟裕向党中央提议,抽调华野三个纵队及特纵大队加上原来的两个纵队,全力支援中野攻打黄维兵团。

  12月15日,黄维兵团被消灭。据此推断,乜保和烈士就牺牲在攻打黄维兵团期间,具体时间在11月25日——12月15日。

  时代的一粒尘,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现在已经不知道烈士牺牲的消息是何时、派谁送到家里来的。家人的悲痛可想而知。尤其是送夫参军的妻子,内心充满了深深地自责,整日在悲痛里痛苦度日。在乜保和牺牲不到两年的时间,她在忧病交加中去世,年仅35岁,十六岁的儿子成为孤儿,被姥爷一家养大成人。

  女人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去世时,她拜托自己的父亲一定要找到丈夫的尸骨,她要他回家,一起合葬在老家的祖坟上。父亲答应了她。但是烈士的孩子还小,没有合适的人帮忙寻找,直到烈士牺牲四五年后,乜中江结婚了,他的岳父是个走南闯北的小生意人,他得知了女婿的心愿,主动提出去寻找烈士的遗骨。

▲乜永山在爷爷奶奶墓碑前

  现在当事人都已故去,烈士的后人已经说不清老人去的哪里,具体的年份和地点。但是依照惯例,烈士的遗骨应该就近掩埋在离战场不远的地方。乜永山他们只听老人说,他在一片滩涂里找了三天,太多的烈士的牌位要一个一个地看。三天了,老人感到了绝望。但是烈士的妻子还孤零零地等在家乡的土里,女婿在家巴巴地等着消息,他怎么能放弃!老人重又打起精神又开始低头搜寻,许是至诚感动了天地,在一片水洼里,老人发现了乜保和的牌位,他大喊一声,“亲家啊,快跟我回家去!”他捞起了烈士的遗骨,紧紧包在随身带来的白布里,紧紧裹住。老人知道带着尸骨是不能坐车、坐船的,怕被人发现,他只能步行。他晓行夜宿,在别人的屋檐下休息,尽量早起赶路,走僻静处,听到这里我特别感动。我不能想象这位老人的心情,但是我为他动容。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再难也不放弃,这就是我们老一辈中国人的秉性!乜永山说,他的父亲说到过,老人在路上还是被盘查到了,被关了起来。后来,他拿出身上仅有的盘缠,一番苦情,打动了看管他的人,才历尽艰辛回到老家,帮女婿把他的父母合葬在乜家的坟地里……

  对烈士的态度最能代表一个国家的价值观,2014年,我们国家把每年的9月30日设立为中国烈士纪念日。一寸山河一寸血,当年先烈们浴血奋战的大地已经鲜花朵朵,人民安居乐业,没有先烈的付出就没有今天繁荣昌盛的祖国,就没有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我们的幸福是对烈士们最大的告慰,我们不懈的奋斗是对他们最好的纪念!

  “细雨乡关路,桃花浅淡中”岁月已逝,烈士长眠,唯有我们不该忘记,不能忘记,感恩他们,缅怀他们,铭记他们,他们的牺牲才有伟大的意义!

  向你们致敬,共和国的每一位英烈!

  【作者简介】作者简介:孟军,笔名若水,女,70后,教师。聊城市作家协会会员,诗人协会会员,原北京某报记者、编辑。在《中国国门时报》《劳动时报》《山东商报》等各报刊杂志,文学平台发表诗歌散文作品多篇。新山东网“齐风鲁韵”专栏特邀撰稿人、《江南传媒》专栏作家。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请关注:
分享到: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聊城新闻新闻发布会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H5图解动漫海报全景本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