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怎么才能让聊城古城“活起来·火起来”系列报道之⑤:借力文化软实力 打好古城旅游牌

 

小游客在光岳楼前走过。林志滨 摄

  本报记者 林志滨

  建筑可以重建,山水可以再造,而无形的文化不是“变量”是“恒量”,“你见或不见,来或不来,它从来都在那里”。

  聊城古城的文化是独家的,别处难寻,绝无分店。让聊城古城“活起来·火起来”,视野向内,挖掘自身文化,借力特色文化的软实力,则可打出漂亮的旅游牌。

  因为,这里的一条小巷,可能就是谔谔国士傅斯年童年玩耍过的地方;这里的一块石板,可能就是铁血英雄范筑先当年与敌周旋的遮挡;这里的一只水鸟,可能就是画坛宗师李苦禅求学悟道的灵感之源……文人气节、英雄佳话、艺海往事,聊城古城的文化资源应有尽有!

  光岳楼 懂我的诗客,我已等你六百年

  “从文化的角度,聊城古城可以创办一个基地,以绘画、影像、文学诗歌等文化艺术的力量宣传古城。归纳起来就是画聊城、拍聊城、写聊城。”作家、诗人、画家赵洪杰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赵洪杰说,让古城活起来、火起来,应有点创新的思路。绿色生态游、乡村休闲游、养生度假游,是目前常见的观光游。如何挖掘古城的特色和资源,将静态的观光旅游模式变为动态的主动型,是需要思考的课题。

  她认为,聊城古城可以建立一个面向全国的书画交流平台和写生基地。当年的周庄,就是因为陈逸飞的一幅画而名扬世界,从而拉动了旅游业的发展。聊城古城有胜似江南的水之韵,有小桥流水的秀美,有古建筑的文化内涵,有青石路上的悠长诗意。这一切的灵秀与古雅,都恰似中国传统的水墨画。

  一旦有了这样一个基地,聊城古城就可以邀请一些书画大家、全国各艺术院校学生前来写生创作,延伸开来就是举办各类艺术大赛和展览,甚至逐步形成古城书画一条街。或许,像周庄一样,能让聊城古城名扬世界的一幅画,就会诞生其间。

  文化是有温度的,像流淌在血液里的记忆,是人们挥之不去的精神故乡。赵洪杰说,除了写生基地,聊城古城还可设立全国摄影基地、文学诗歌创作基地。登楼望山,感怀旧事,穿越千古的诗文,造就了一个个著名景点:江西南昌的滕王阁、山西永济的鹳雀楼、江苏苏州的寒山寺、湖北武汉的黄鹤楼等。

  这样的千古名诗,聊城古城可以有!光岳楼已经坐等六百年,懂她的诗客在哪里?

  傅斯年 谔谔国士的风采很迷人

  “开封清明上河园的一出大戏,一年的门票收入上亿元!傅斯年、季羡林等文化名家都可以编成大戏,进行实景演出。”聊城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赵勇豪说。

  多年来,赵勇豪从事品牌建设、组织文化建设及文化创意产业的研究与实践。他认为,从文创产业的角度,聊城可以效仿开封,挖掘自身的资源,打造属于自己的经典品牌。

  创作情景剧是一个切入口。如,南京大学学生话剧《蒋公的面子》,通过对人物入木三分的刻画,创造了一个校园戏剧演出的奇迹,在校内连演35场,后来,开启全国巡演,甚至还到了美国演出。

  这带来的启示是,鲜活的故事是挖掘不尽的艺术资源,生动的诠释有想象不到的市场号召力。傅斯年、季羡林等人,离我们如此近,又离我们如此远,具备了搬上舞台的魅力。

  试想,在蒋介石面前跷着二郎腿、抽着烟斗的傅斯年,文人风骨多么迷人?堂堂的北大副校长,被新生误认为是门卫师傅的季羡林,平民形象多让人感叹?

  赵勇豪认为,水城明珠大剧场外面、东昌湖畔,若再分布几家别致的书店、咖啡馆,古城内外连成一片,历史文化、自然环境、人文景观交相辉映,如此古城的风情指数不提升都难,实力摆在那儿呢。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