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九旬老党员李丕清——我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当军医

1.jpg

李丕清 刘伟 摄

  本报记者 刘伟

  “我做的这些都是应该的,党让我做啥,我就做啥,听党的话!”6月30日下午,在聊城市肿瘤医院科技楼会议室,今年已经90岁的老党员李丕清因听力欠佳,接受采访时担心记者听不清,声音格外洪亮。

  李丕清是一位有着68年党龄的老党员,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待了六年,荣立四等功三次。当日受邀参加该院举行的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表彰大会,老人佩戴着“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高兴地说:“党一直关心着我们,感谢党对我们这些老党员的关怀和肯定”。

  “1948年10月,我刚17岁,在山东莱阳自愿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李丕清回想起自己参军的往事,依然历历在目。他说,我怀着一腔热血报名参军后,被安排至华东军区第二十陆军医院内科二所,学习医学知识,先是当护士长,后来通过进修,成为了一名军医。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4月,他接到赴朝命令。“5月1日晚,赶赴朝鲜。”李丕清说,第一站是定州兵站医院,在那里他负责志愿军伤病员和朝鲜军民的抢救、医治和护送任务。他跟记者讲述了他在抗美援朝期间亲身经历的两件往事。

  场景一 敌机轰炸 医院几乎被炸平

  1952年10月16日晚上7点多,大家都在洗漱,这时突然传来三声枪响,医院领导马上紧急集合人员,让伤员和医护人员进入地下防空洞。

  “飞机的响声和炸弹声,把我和战友们的耳朵都快震聋了。”李丕清对记者说,敌军轰炸时,破坏力最大的是子母弹。记者了解到,子母弹又称集束炸弹,装有子炸弹的弹体在空中解体后,里面的小炸弹就像撒豆子一样撒下来,对大面积地面造成区域性杀伤。

  “炸弹倾泻的那一刻,我们在防空洞里都能感觉到死亡的威胁。我们从防空洞出来后,发现医院几乎被炸平了。”

  随后,李丕清和战友们将伤员转移至安全地带。当他们第二次返回时,敌机再次轰炸,战壕里都是浓烟,看不清道路,只听到持续爆炸声,这次轰炸大约持续了二十分钟。

  “往返轰炸区的途中,我发现一双手在土堆中不停地晃动。”李丕清说,我和战友马上徒手挖土救人,发现被土埋起来的是护士周梅英。

  “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就很知足了,我会永远铭记这一段历史,我们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真是太不容易了!”

  场景二 交换战俘 解决被俘伤员吃饭问题

  “1953年4月,我接受了一段时间训练后,负责对战俘人员的统计工作。”李丕清说,当时为被俘伤员准备的早餐是饼干和藕粉,但由于他们有顾虑,拒绝喝藕粉。

  “当时,李景阳教导员便安排三名人员分析被俘伤员的心理,最终决定让我带头喝藕粉。”李丕清说,那天早上他来到一号和二号病区,当着被俘伤员的面喝了一大杯藕粉,并且对战俘人员说:“我是昨天值夜班的小李,我喝了藕粉后好好的,请相信我,现在大家开始喝藕粉吧!”随后,就陆续有人来喝藕粉了,扫清了战俘交换之前的一个障碍。

  1953年7月27日,抗美援朝战争停战,李丕清没有立即回国,继续留在朝鲜医治伤病员,帮助朝鲜地方政府修建铁路、公路、工厂、学校、机关、医院等,逐渐恢复当地生产。

  1957年,李丕清完成任务后回国,之后一直在医生岗位上默默奉献,继续用他受过革命战火洗礼的双手救死扶伤。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