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聊城社会

发现海源阁的另一面——肥城市陶南山馆探访

c820f3eb62ef4b9e2c2df57c113a827d.jpg

   陶南山馆正在维修 ■本报记者 孙克峰

  ■本报记者 孙克峰

  “目前,我们正对陶南山馆进行保护性维修,今后会在馆内设置专门展厅,展示聊城杨氏家族的收藏故事。”7月5日,泰安市肥城市文物保护服务中心主任王新华对记者说。

  王新华提到的聊城杨氏是杨以增家族,陶南山馆位于肥城市王庄镇花园村,是清末四大私人藏书楼之一海源阁的另一个藏书点。

  那么,陶南山馆究竟什么模样?聊城杨氏家族为什么选择在肥城市再建一个藏书馆?其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答案藏在跨越百余年的岁月里。

  陶南山馆多座建筑留存完整

  泰安市肥城市王庄镇花园村东北角,有一处古建筑群,这里是近些年才被世人关注的聊城海源阁主人杨氏家族的另一处藏书地点——陶南山馆,亦称陶南别墅、陶南山庄。

  聊城大学运河研究院副院长、教授丁延峰说,陶南山馆原址占地70多亩,房舍138间。现存建筑群占地20余亩,多座建筑保存完整,尽管经过风雨侵蚀,仍能透露出百余年前主人家的宏大气势。

  目前,山馆大门尚在,有门房、两扇大木门、插门的圆木檩,再往里走就是三进院东西厢房与前后客厅,最后排二层藏书楼仅存一楼,但丰富细腻的雕刻内容显示出山馆不同寻常的身世。

  院东北角三间旧屋檐角上“百禄”“是荷”“竹壁”和“松窗”八字砖雕意味深长,表明了主人官员出身的背景和归隐山庄的志趣追求。

  镶嵌在后花厅墙壁下面的玉兰花树和绶带鸟,寓意多多。“玉”字代表金玉满堂,“绶”与寿谐音,代表长寿,其意为玉堂富贵、长寿绵绵。这种传统的吉祥图案多出现在陶瓷、玉器、木雕上。在墙壁上雕刻得如此生动精美实属罕见。

  后花厅石柱础四面雕刻有“长毋相忘、福禄未央、富贵无极、宜尔子孙”等吉祥字样,意为期望家族繁衍生息、人丁兴旺。“福禄未央”四字雕刻得颇有情趣,用一只回首的鹿来代替“禄”字,独具匠心、形象生动。

  前花厅门前上端荷叶形状的匾额及盘肠纹,下端的中国结图案木雕,柱础雕刻有方胜纹(两个菱形压角相叠组成的图案)、中国结、蝙蝠送桃等图案,精致而简洁,它们既是山馆主人的心迹表露,也是人们千百年来良好愿望的表达。

  这些精美的雕刻有画龙点睛之功效,使这个气势宏大的建筑群更富有灵性,让人们一进入此园,就顿觉美不胜收、心旷神怡。

  战乱期杨氏到肥城建宅安亲

  海源阁,一个藏书建筑群能保留至今实属不易。那么,聊城杨氏家族为什么舍近求远,选择到肥城乡村购置这样一个藏书点呢?

  丁延峰是海源阁研究的权威专家,曾对陶南山馆进行过系统研究,通过多年的研究,理清了杨氏家族建立陶南山馆的历史背景和原因。

  1848年,海源阁第一世主人杨以增被任命为江南河道总督,其后的七年间,曾大规模收藏古籍,但就在此时,太平天国运动爆发。

  1854年,太平军北上,杨以增奉命兼理军务,于江苏清江一带封堵义军,形势岌岌可危,不但清江告急,就连家乡聊城亦难免遭难。

  此时,杨以增之子杨绍和奉母居家,对当时的处境非常担心。为安全起见,杨绍和咨询并听从了傅绳勋建议,选择在乡村建造了陶南山庄,以避难安亲。

  傅绳勋是杨绍和的岳父,曾为三江巡抚,家族显赫,后因与总督陆建赢政见不和,辞官居家。他曾亲身经历过太平之乱,深知“大乱居乡,小乱居城”的道理,择此为址,可谓明智之举。

  书中记载,陶南山馆的位置是聊城东南一百余里肥城城西之华跗庄。

  可是,现在的肥城市并没有叫华跗庄的地方,那么陶南山馆的具体位置究竟在哪里?这是长时间困扰海源阁研究学者的一个谜团。

  直到2013年春,肥城的几名学者来到肥城市王庄镇花园村,通过现场考察、走访村民,确定村北的一处古建筑群就是学界苦苦寻找的陶南山馆。

  那么,华跗庄又是怎么回事呢?学者的意见:华跗庄可能是虚构的。

  肥城市王庄镇原史志办主任孔庆珍认为,“华跗庄”是杨氏对别墅所在地的自家称谓,寓意为美好的落脚点,自家称谓之妙在于它既能对外保密,又能显示高雅。

  杨氏曾有六成书籍藏于此

  花园村原名杨家庄,居民多为杨姓,但与东昌府杨氏家族并非一支。村上有一个叫杨敬伦的人,祖上在明建文二年(1400年),由青州府益都县柳行头迁此立村。

  杨敬伦的三个儿子都有功名。1840年之前,杨敬伦晚年带领子孙修建了三处庄园,每子一处。位于村北的这处最大,为其长子所有,就是卖给东昌府杨氏的海源阁藏书处,即陶南山馆。

  东昌府杨氏购买陶南山馆后又在其东面新建了前后花厅等建筑,并在花园村周围购置了大量土地。

  杨以增曾孙杨敬夫在《藏书三期》中说:“余曾祖父指示,书分两份,以十分之四藏于聊城故居,十分之六藏于陶南别墅。”

  这说明,陶南山馆所藏比海源阁还要多,如按杨氏所藏普本和善本总量估算,此处藏书至少有两千种,而宋元本也有百余种,还藏有很多端砚和珍贵尺牍等。

  然天有不测风云,陶南山馆于咸丰辛酉十一年(1861年)惨遭洗劫。当时太平天国军在南方江浙一带将天一阁等洗劫一空,北方则有捻军扰乱齐鲁大地。当年二月,捻军渡运河北上,洗劫山东长清、肥城等地,将陶南所藏焚失近半,所焚多为宋元旧椠,尤以经部为多。此后残余之物都被运回海源阁保存。

  杨绍和官于朝后,陶南山馆荒芜40余年。至光绪二十九年,杨绍和之子杨保彝辞官归隐于此,又重新修缮。但此时的陶南山馆主要功能已经不再是用来保藏,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桃源世界。

  杨保彝归隐山馆后,读书自娱。在杨保彝过世后,杨氏后人便再无人过问过山馆。1949年以前,山馆曾为解放军后方医院,1950年后成为政府粮所,“文革”时,院内碑刻、大门及部分设施遭到破坏。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