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文化旅游

探访“弘农丙舍” 追忆海源阁藏书故事

  ■文/图 本报记者 孙克峰

  7月15日至19日,第三十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山东举行,共展出优质出版物、文创产品40多万种,全方位展示了新时代新闻出版的丰硕成果。

  漫步于流光溢彩的博览会现场,品味全人类共同的智慧结晶,定格一幅幅恬静幸福的画面,这是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奋斗出来的盛世景象,也契合了本届书博会的主题“致敬建党百年,阅享盛世书香”。

  用历史的视角去解读身边的点滴变化,我们才能真切感受到今天的生活弥足珍贵,其中一个比较典型的参照坐标就是海源阁藏书盛衰历史,而弘农丙舍则是绕不开的一个印记。

001-010.jpg

苗圃工作人员王华忠指向杨氏祖茔遗址

  “弘农丙舍”的今与昔

  聊城西南约12.5公里的田庄是东昌府区侯营镇辖区的一个村庄。村西头的聊城市田庄苗圃隶属于聊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也是聊城市臭椿省级林木种质资源库。

001-011.jpg

破碎的雕刻

  7月16日上午,田庄苗圃的工作人员王华忠指着一片林地对记者说,这里曾经是聊城杨氏的祖茔,建设非常“豪华”,有石马、石羊、石床、黑大汉、白大汉以及雕刻精美的石门,还有石柱上的望天吼。不过,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几块石碑和零碎的雕刻散落各处。

000-1.jpg

存放在苗圃院内的聊城县示碑

  在王华忠的指引下,记者在苗圃内一个小院内看到两通横躺的石碑,其中一通石碑正面朝上,碑文清晰可见,显示为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七月竖立的“聊城县示”碑,另一通则没有字迹。

  穿过一排工棚,记者在一排房子的后面发现有一块破碎的石刻,尽管只剩下一小块,透过纹饰和雕工,仍能看出主人不一般的身份和地位。

  另外一个小院还有两通体积较小的石碑,但字迹已不可见。除此之外,苗圃院内再无与聊城杨氏有关的遗存,“弘农丙舍”更无任何痕迹。

  “弘农丙舍”就是聊城杨氏祖茔旁的一些房屋建筑,学界比较一致的观点是,建设初衷是为停柩守墓所用,但名字具有深意。

  《聊城县志》记载,杨兆煜(海源阁创始人杨以增的父亲)先世秦人,自华阴迁至山西洪洞。明初,杨氏先人因军功被授临清卫指挥。明亡后,改任东昌卫指挥,加入聊城籍。华阴杨氏即弘农杨氏,在中国历史上最显赫的十大名门望族中排名第三。

  聊城大学杨朝亮教授曾撰文称,杨氏把在聊城的祖坟命名为“弘农丙舍”至少有三种含义:第一,聊城杨氏是弘农杨氏的后代,能体现出自己引以为豪的祖先;第二,表明他们念念不忘自己的列祖列宗,有慎终追远之意;第三,激励后代子孙要像列祖列宗那样,努力学习和工作,成为一个能够光宗耀祖的人。

  不过,弘农丙舍被学界广泛关注的原因还不在此,而是因为这里曾是海源阁的一个藏书点。

  海源阁藏书史

  海源阁是清末四大私人藏书楼之一,因其藏书之巨、规格之高,成就聊城一段辉煌历史,其背后是杨氏几代人的努力,他们为收藏图书费尽心思,藏而守之则更费心劳神。

  杨氏海源阁藏书总计达22万卷,其中宋元珍本逾万卷,面对众多的藏书,杨以增、杨绍和、杨保彝、杨敬夫祖孙四代人除按“经、史、子、集”分类存放外,还刻印了《海源阁宋元秘本书目》四卷。

  保证书籍的完好无损是藏书的关键,因此,晒书、通风和存放尤为重要。

  杨氏遵守旧规,每两三年必晒书一次,全家共同从事,并预先邀同亲友数人帮忙,时间由清明起,至立夏止。

  因为夏日阳光强烈,书曝晒后,纸易破裂,不耐久藏,且时多暴雨,怕来不及收拾;秋季多阴雨,潮湿气盛,故易袭入书内。清明节后,气候干燥,阳光暖和,晒书最为适宜,立夏后渐潮湿,即不易晒书。

  晒书时,杨氏将每册按次序散列案上,在阳光下晒一至两小时移回室内,再按原来次序摆列原架格上,并用白丝棉纸将樟脑包成许多小包,分小包随书装在函内,但不得放入书中。

  海源阁藏书尽属珍本,外有木匣,内有锦函,并在清明节后每日将全部门窗悉数打开,以使日暖风和之气徐徐进入,只将架格上浮尘掸净,但不启函出书,由上午10时至下午4时止,大致有5天至7天,过此时期,即将全部门窗重新关闭,严密封锁,同时封条安藏。由此可见,杨氏海源阁藏书之严谨。但一个家族无论有多努力,在动荡的年代也无济于事,更无法避免一场场劫难。正基于此,弘农丙舍成为学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动荡中的劫难

  海源阁及杨宅自1840年建成至1927年的87年间一直完好无损,其间虽有辛酉(1861年)捻军陶南焚掠和联军京师庚子(1900年)之乱,但海源阁却安然无恙。

  海源阁所处的原杨宅主院共有五进院落,还有许多配房,房舍百余间,内中亭台楼阁俱备,建筑宏阔壮丽,为鲁西各地之冠。各室内摆设华美,大有旧时王府气象。

  院中安谧,花草相映,在读书亭旁还有诸多陶器安然置于七层架插,可见当时平和恬淡的景象。但随着军阀土匪多次洗劫聊城,海源阁亦连遭劫难,其故址设施等遭到破坏,可谓命运多劫。

  海源阁首次遭劫是在1928年春。当时,国民党北伐军西北军第十七师马鸿逵部占据聊城,海源阁藏书稍有损失。是年冬,海源阁第四世主人杨敬夫将宋元校抄十余箱运至津门。

  1929年7月10日,土匪王金发进入聊城,其司令部设在杨宅,海源阁再次遭劫,王金发及其随从将宋元秘籍及金石书画随意择优掠去。

  第三次是在1930年春,王冠军再次进聊,城内惨遭洗劫,惨不忍睹。其匪部此次盘踞海源阁长达6个月。当年11月间,国民党第三路军八十七旅击退王匪时,海源阁书籍满地,尽为大雨淋烂。

  杨敬夫唯恐再遭不测,于是年12月26日秘密将残余书籍装一部分运往济南,另一部分则运到聊城西南田庄祖茔之旁的弘农丙舍暂存。所有杨氏先人历代所刻制的《海源阁丛书》的书版,也全部运到田庄收存。至此,曾经因储满秘籍而名满天下的海源阁,历经90年的风风雨雨之后,人去书尽楼空,从而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不过,杨氏还是没有避免时代的劫难,在1938年日寇攻陷聊城后,田庄弘农丙舍所藏连同房屋尽遭受火焚。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责任编辑:任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