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要闻时政

最美聊城 | “人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访对越自卫反击战一等功臣徐希芳

c94c91d4ba1cb1135998b127ec0ca467.jpg

  □文/图 聊城日报全媒体记者 蒋红帅

  元旦前夕,记者走进高唐县退役军人事务局,采访了对越自卫反击战一等功臣徐希芳。

  消瘦的脸庞,笔挺的身板,说起话来音调不高却坚定有力,谁也不会想到,徐希芳竟是一名曾荣立一等功的大功臣。

  他是一名普通工作者

  如今的徐希芳,是高唐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思想政治和权益维护科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负责给来寻求帮助的退役军人讲解政策并提供帮助。很多“不知如何是好”的退役军人,在他的帮助下“豁然开朗”,找到了解决问题的路子。

  “对于来找我的退役军人,我都以战友相称。作为一名老党员、一名老兵,我能体会这些战友的所盼所想。”徐希芳说。

  在很多人看来,徐希芳工作中处理的都是小事,但小事中满含着温情。“就拿前段时间来说,有两位退役军人让孩子到县城的小学上学没成功,于是就来寻求帮助,是我接待了他们。”徐希芳细细一问,才知到孩子确实不符合报名条件,于是建议他们根据招生政策到相应镇街学校上学。两人一听就火了,说:“如果符合条件,我们就不来找你了!”徐希芳一听哭笑不得,语重心长地对他们说:“两位战友,咱们退役军人的‘不一样’是要自律自强。你看我,参加过战役,也落了残疾,但我的孩子没受过一点特殊待遇,而且我也跟普通人一样上班工作。搞特殊就是坏咱们的形象啊!”二人听后感到非常惭愧,表示等他们在县城安家后再让孩子来上学。

  他是一名战斗英雄

  徐希芳的微信账号名为“决战968”,这是他对那段战火岁月的纪念。“我1983年10月份参军,1985年3月和部队一起奔赴云南老山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场。”徐希芳告诉记者,在云南老山,“5·31”战役、“7·19”战役、“12·2”战役都留下了他的身影。1985年,在徐希芳的人生记忆里,有茂密氤氲的热带森林,有枪林和弹雨,有鲜红的血液和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1985年12月2日,为攻打968高地,徐希芳所在的大功七连要成立突击队,徐希芳第一时间写了请战书。“突击队就等于敢死队,报名时我就报了必死的决心!”回想起当时的情形,徐希芳眼神中依然充满坚定。

  徐希芳告诉记者,作为一名敢死队员,他同时兼战地摄影师。“当时想,就是死,也要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拍好录像,保护好机器!”

  徐希芳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

  “当时我扛着摄像机紧跟部队,拍到的第一位受伤战友是郝炳朝。炮弹直接在他肩后爆炸,镜头中的他一片血肉模糊!我忍不住大喊‘救护队!救护队!’我一边哭一边拍下了战友们的画面。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看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瞬间倒在自己脚下,眼泪怎能控制得住?而且,镜头前的他们,很多再也无法回来……”说完,徐希芳沉默了很久。

  炮弹爆炸的气浪冲得录像机左右摇晃,他顾不得隐蔽,跪在尖利的石渣中坚持录像。最后,一发炮弹呼得一声向他飞来,徐希芳赶紧把录像机紧紧抱在怀中压在身下。机器保住了,徐希芳却昏迷了过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已在后方医院,头部、耳膜被炸伤,弹片穿过肋骨,离肺部只有几厘米。受重伤的徐希芳为战争留下了宝贵影像,因此被部队党委特批荣立一等功。

  他要在新岗位上立新功

  当记者问徐希芳“以前,你是战场上的英雄,如今却做着每天开导别人的工作,有没有心理落差”时,他哈哈大笑:“每个人都有高光时刻,但不能总是站在高光下。人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干点实事最重要!”这是徐希芳常常挂在嘴边的话,也是他人生的座右铭。

  “国家对我们退役军人真是关怀备至,还专门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局,让我们感到无比的尊崇。”徐希芳告诉记者,“作为一名老兵,我感受到了国家的关怀,同时,我也要把关怀送给更多退役军人,我要在岗位上发挥更大作用,为聊城的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建设贡献一份力量。”徐希芳说。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请关注:
分享到: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聊城新闻新闻发布会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H5图解动漫海报全景本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