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要闻时政

烈士忠魂昭后人——在冠县“六十二烈士墓”前的追思

 

▲“六十二烈士墓”

  □刘继林

  齐鲁大地埋忠骨,苍松翠柏慰英魂。1月18日,深冬的鲁西大地,不时掠过阵阵寒风,冠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发展与改革局、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东古城镇政府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到了位于东古城镇后田庄村的“六十二烈士墓”前。他们此行,一者是为了缅怀英烈,二者是为了勘察场地,为建设六十二烈士纪念馆做好前期准备工作。

  先烈有知应笑慰。81年前,八路军一二九师先遣纵队一团三营十连连长王德林、营教导员孙树声和60名指战员与日寇激战,壮烈牺牲,长眠于此。正是他们及无数中华儿女的牺牲,换来了如今的山河无恙、物阜民丰,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那一段可歌可泣的悲壮历史。

  悲壮的战斗

  1940年初,在反击敌人的进攻中,八路军一二九师先遣纵队、筑先纵队将国民党顽军石友三第39集团军残部追击到邯郸邱县以南地区。此时,日军步骑兵3000余人由邯郸出发,从后面向我军偷袭。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先遣纵队一团800余人与敌人激战,歼敌400余人后分散游击。

  2月19日夜,先遣纵队一团由侯村向北转移至临西县下堡镇,遭遇数千敌人合击。一团三营十连为掩护部队突围,在馆陶赵官寨向敌人猛烈出击。十连的前身为“长迩支队”,是1938年创建的100多人的抗日游击队,诞生地即现在的东古城镇后田庄村。2月21日拂晓,十连指战员在营教导员孙树声、连长王德林率领下,经过一番激烈战斗,把来自馆陶方向刚刚进入赵官寨的敌人打了回去。这时,周围的敌人听见枪声,以为我主力部队在此,便一股脑向赵官寨扑来,整个村寨被围得水泄不通。从清晨到傍晚,英勇的我军战士坚守在一个土楼里,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共毙伤日伪军500多人。

  望着久攻不下的土楼,气急败坏的日伪军采取了惨无人道的手段,在土楼四周堆起麦秸和木头,浇上汽油纵火。此时,连长王德林身中数弹,英勇牺牲。孙树声率领大家继续战斗,最终壮烈殉国。战士们纷纷砸坏枪支,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共产党万岁”口号,纵身跳入火海殉国。在敌人纵火前,62位勇士中有5名小战士因重伤转移到土楼地下室,他们是刘振山、程万里、张思俊、王凤云、小乔,不幸被敌人发现。伪军宪兵队长李东先和程万里是表兄弟,他假装殷勤,摇晃着已经昏迷的程万里。程万里苏醒后,李东先说,只要投降就放了你们。程万里怒不可遏,打了李东先两记耳光。绝望的敌人恼羞成怒,日军军官把手一挥,5位小战士即被杀害。

  烈士殉难后,冀南军区司令员宋任穷来到赵官寨,满怀悲愤地与乡亲们一起把烈士的忠骨从灰烬中扒出来,可是再也分不清他们谁是谁了,只好把遗骸一起葬埋在赵官寨村前的同一个墓坑内。对于这62位烈士的英雄壮举,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高度赞扬,《新华日报》也专门发表了文章。

  永远的纪念

  1946年,“六十二烈士墓”由馆陶赵官寨迁葬到十连前身“长迩支队”的诞生地、连长王德林的故乡——后田庄,竖立墓碑,永久纪念。冀南军区七分区政治部主任、时任先遣纵队一团团长于笑虹含泪撰写了2200字的碑文,泣述了这次战斗的始末。

  “六十二烈士墓”为圆丘形,旁边建有烈士纪念碑楼,翠柏环绕。碑楼内石碑通高3米多,碑冠中间刻有“民族英雄”4个大字,碑文为阴刻楷书,内容正是由于笑虹撰写的战斗碑文,碑阴面题有六十二烈士的英名。六十二烈士的壮举,是鲁西人民抗击日寇、保家卫国艰辛历程的缩影,展现了鲁西儿女为争取民族独立作出的伟大牺牲。1992年4月,“六十二烈士墓”被冠县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99年4月,被聊城市人民政府公布为聊城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5年6月23日,被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山东省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保护传承红色文化既是尊重革命前辈、再现光辉历史、传承红色基因的迫切需要,更承载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担当。“‘六十二烈士墓’是革命先辈给冠县留下的‘红色遗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聊城市烈士纪念设施保护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我们计划修建六十二烈士纪念馆,以传承和弘扬英雄烈士精神、爱国主义精神,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冠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张贤昌表示。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请关注:
分享到: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聊城新闻新闻发布会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H5图解动漫海报全景本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