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城新闻 > 要闻时政

【奋斗百年路 启航新征程丨革命文物背后的故事】浩然正气励后人 ——探访高唐县琉璃寺战斗纪念馆

  □聊城日报全媒体记者 邹辉 通讯员 贾文文

  “最好的纪念是传承,要让烈士在人们心中永远活下来。”5月5日,立夏,庄严肃穆的高唐县琉璃寺战斗纪念馆内绿柳成荫、松柏青翠、气氛安谧。“守陵人”张曰平单膝跪在青青的草坪上,双手紧握毛巾,小心擦拭着大理石墓碑上的尘土。“烈士之墓”4个金色大字在和煦阳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

  琉璃寺战斗纪念馆2013年重新整修后对外开放,入选山东省第一批不可移动革命文物名录。今年恰逢建党100周年,该纪念馆被确定为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天前来缅怀革命先烈、弘扬红色精神的瞻仰者络绎不绝。

  跨过古朴凝重的“碧血忠魂”牌坊,来到垂柳掩映的琉璃寺战斗纪念馆。纪念馆东侧,48位烈士的墓碑整齐排列,庄重而肃穆。不过,48位长眠于此的烈士中,只有赵伊坪、秦宝三两位烈士有名字,其余46位全是无名英烈。

  “英烈们的功绩不会因为他们没有名字而消失。”高唐县委宣传部部长韩子民表示,高唐将成立宣讲团,把这些无名烈士的事迹整理出来,作为党史学习教育的重要内容,供广大党员干部学习领会。

  墓碑的正南有一块2米多高的青石碑,是原茌平七区抗日公所在1946年迁葬烈士遗体时制作的。“亲爱的烈士们,你们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流尽了热血,停止了呼吸……”石碑上的字迹虽已模糊,但先烈们抛头颅、洒热血的大无畏精神依然清晰镌刻在上面。墓碑的北侧耸立着用汉白玉制作的纪念碑,上面镌刻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8个金色大字。

  墓碑的西侧有一处将军碑廊,廊内21件碑刻镌刻着苍劲有力的书法作品,内容以纪念80多年前在抗击日寇侵略的琉璃寺战斗中牺牲的赵伊坪等48烈士为主,格外引人注目。

  “抗日殉国,一门忠烈”,碑廊北首第一幅作品的作者是刘华清将军,这是他对赵伊坪烈士的评价。“无名忠骨英烈史,血染风采万代传”“壮烈殉国,英灵永存”“中国梦,千载盛世,民族复兴”……众将军的题词,表达了对先烈的深切缅怀和无比强烈的爱国情、报国志,慷慨激昂,催人奋进,让每一位入园参观碑廊者动容。

  一篇篇对英雄礼赞的碑文,将大家的思绪拉回到战火纷飞的抗战岁月。1938年1月初,赵伊坪来到聊城,先后任山东第六区政治部秘书长和中共鲁西北特委、鲁西区党委秘书长、统战部长。1939年3月初,赵伊坪跟随中共鲁西区党委和八路军129师先遣纵队到琉璃寺、许楼等地,与津浦支队、青年纵队第三团会合,开辟运河以东平原抗日根据地。

  3月5日拂晓,八路军129师先遣纵队在琉璃寺与日军相遇,一场惨烈的战斗打响。在7个小时的激战中,敌人发起一次次的疯狂进攻,被我军一次次击退。下午3时许,在聊城的日军赶来增援,迫击炮、掷弹筒、轻重机枪齐开火。青纵三团命令第二营紧急从郝庄进入许楼战斗,侧击敌人,又一次将敌人击退。疯狂的敌人见许楼难以攻下,恼羞成怒,竟施放瓦斯,毫无防备的我军战士遭到毒气袭击,战斗力顿时减弱,而敌人趁毒气烟雾掩护突入我军阵地,占领了许楼。

  下午4时半,纵队直属部队掩护区党委和纵队机关向四新河以东、许楼东南方向突围。赵伊坪和先纵政治部科长秦保三乘马跟进时,突遭敌人的猛烈炮火袭击,秦保三壮烈牺牲。此时,天色已暗,赵伊坪高度近视,加之丢失了眼镜,骑马技术不好,误入敌人占领的许楼,不幸被俘。赵伊坪惨遭摧残仍大义凛然,痛斥日寇罪行。赵伊坪被凶残的日寇绑在一棵枣树上烧死,牺牲时年仅29岁。

  狭路相逢勇斗敌,浩气长留天地间。琉璃寺战斗是聊城失陷后八路军在鲁西北展开的一场规模较大的战斗,也是在高唐境内展开的一场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激烈程度最强的战斗。此役毙伤敌人150余人,毁敌汽车6辆,击碎了敌寇消灭我鲁西北抗日武装的企图。

  今天,琉璃寺战斗纪念馆成为高唐弘扬红色文化的基地之一,吸引了各地党员干部群众前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

  来源于聊城日报、聊城晚报、聊城新闻网的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和原创作者。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