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评论 > 当头一棒

地铁见“渣男”,别怪看客太冷漠

  3月4日晚间,一段拍摄于北京地铁十号线车厢的视频在朋友圈刷了屏。视频中,一个年轻男子不断对两名女子进行辱骂,并抢夺手机。微博@平安北京5日早发布通报称,经连夜工作,现已将嫌疑人张某(男,17岁)查获。目前,案件正在审理中。

  两天来,地铁“渣男”简直火爆朋友圈。不过,人们在指责这个“渣男”的同时,也对旁边乘客冷漠的“看客精神”表示难以忍受。

  对这些“看客”,笔者倒是觉得不必过度苛责:在事情发展难以预期的情况下,谁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渣男”?武侠小说中,最有效的见义勇为靠的也是武功最强者出招,武功造诣不高的人只能落败而归。

  其实,关于“看客”问题的讨论,我们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梁启超斥责“看客”为“天下最可厌可憎可鄙之人”。鲁迅笔下的“看客”自私冷酷、麻木不仁,鲜有平息事态的援手。“看客思维”俨然已经成为一种国民劣根性。

  不过,互联网时代的看客与鲁迅所在的时代已经有了本质的不同,就拿此次“地铁渣男”事件来说,车厢里的乘客拍下了完整视频,为警方留下了确凿证据,也在某种程度上实现了正义。

  当然,在内心最深处,人们还是希望看到“渣男”一动粗,就被周围乘客制止的场面。但这种道德要求只能施加于自身,而不能要求别人。

  让人们不做“看客”,一是要大家要有普遍的正义感,二是要有对陌生人周围人基本的信任——相信在自己伸出援手、力不从心之时,其他人也会一拥而上施以援手制服渣男。也就是说,打破“看客”困境,不能仅靠个人。

  具体到地铁“渣男”事件,我们不能只去谴责那几个把头扭向一边的路人,怎样让“键盘侠”的声讨从幕后走到前台,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