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山东 > 齐鲁要闻

【聚焦乡村振兴】从五个村庄样本感受齐鲁大地乡村之变:美丽画卷正铺展

   人才振兴

  18个“创客”团队 让空心村华丽转身

  □ 本报记者 王洪涛

  实 习 生 张 义

  用老屋改建而成的精致民宿,乡土氛围浓郁的干插墙、茅草屋,青翠的山峦,晚归的农人……这一幕幕风景,出现在山东首个国家级田园综合体试点村——沂南县岸堤镇朱家林村。

  看到眼前的景象,谁会想到,三年之前朱家林村还是个只有留守老人、妇女和孩子的空心村。年轻人走出去了就不再回来,一半房屋久无人居。

  乡村振兴,离不开乡村人才的振兴。今年5月,我省印发《山东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针对乡村人才问题提出一系列新思路,增强乡村对人才的吸引力、向心力、凝聚力,促进各类人才到农村创新创业。

  朱家林村一系列变化,正是因为村里聚集了一批来自五湖四海的“创客”。  “80后”宋娜,辗转苏杭等地做了五年设计师,是朱家林田园综合体的设计师。来到朱家林村后,她和团队决定“建造一所清净心灵的栖居地,一座古村落式的美术馆”。2017年设计落地,不像一般的乡土重建,石砌干插墙、枣木屋脊榆木梁这些旧民居的特色一一体现在宋娜的设计中。村里空着的老屋,以村民入股的方式,被设计成民宿、青年旅舍。

  改造后的朱家林村,有后现代气息的民宿,有原木风的家庭旅馆,乡村美学馆错落其间……原本破败的村落焕发活力。作为省内首批中国乡村旅游创客示范基地,朱家林田园综合体已有18个创客团队,涉及文创、设计、农业等多个领域,各项产业活力迸发。

  朱家林村这个当初留不住年轻人的空心村,如今有源源不断的新鲜力量涌入。“这100亩地,我已投入40万元,目前还没收入。但县里有政策支持,土地租金暂免。”在朱家林村,“博士农民”邵长文知名度很高。这位生物学博士、临沂大学教师,本着“让老百姓吃上好东西”的理念,去年来到村里做了一名农业“创客”,流转了100亩土地,实践他的自然农法种植。政策的支持,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有情怀是好的,但情怀需要有人买单。”在朱家林村的青年创客会上,沂南县委书记姜宁的这番话让“创客”们大为感动。姜宁告诉记者,创业初期,“创客”有创意,但缺乏资金,需要政策伸一把手,给予强有力扶持,“不能计较一时,要看长远。”

  为吸引更多“创客”人才到朱家林村,沂南县成立了朱家林田园综合体项目建设指挥部、田园综合体管委会等服务机构,一位副县长常驻朱家林村,为“创客”们提供服务。沂南县还成立田园综合体产业基金,支持和孵化有发展潜力的创意项目。

  目前,朱家林村项目区内已有合作社31家、龙头企业3家、专业大户8家、家庭农场7家。社区中心、“创客”公寓等配套设施正在建设中。未来,朱家林村还将持续发挥“创客”基地孵化作用,带动更多人返乡创业。

  产业振兴

  产业升级带动 小村成功“逆袭”

  □ 本报记者 张海峰

  本报通讯员 邓美平 刘明晓

  眼下,正是西红柿成熟的季节,夏津县东渡口驿村古渡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李庆忠和妻子正忙着采摘。“村党支部领办合作社,从种粮食改成种蔬菜,收益翻了好几番。”李庆忠高兴地说,“今年我们计划把种植面积扩大到15亩,每亩最高收益能达1万元。”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推动乡村产业振兴,紧紧围绕发展现代农业,围绕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构建乡村产业体系,实现产业兴旺。村支书刘德华对此深有感悟,“东渡口驿村必须走种植产业转型和农村现代产业发展的道路。”

  过去,东渡口驿村以种植小麦、棉花为主,老百姓过着“土里刨食、靠天吃饭”的日子,全村人均年收入不足2000元。穷则思变,村支书刘德华意识到要想富,必须调整种植业结构。

  通过考察学习,他发现种植小拱棚无公害蔬菜投资小、好管理、见效快,于是带头发动群众成立无公害蔬菜种植合作社,与种业公司签订优质蔬菜种子协议,与化肥农药厂家建立业务关系……说干就干,初期的200亩小拱棚产出绿色无公害菠菜,每亩收益达5000元。目前,东渡口驿村全村700多户加入合作社,社员人均年收入达到了1.5万元以上。

  依靠种植业的产业升级,东渡口驿村让人才、土地、资金等要素良性循环,进一步完善了乡村产业体系。

  大学生村官闫庆玲发现东渡口驿村有发展食用菌产业的优势:当地棉籽壳能为食用菌生产提供原材料;大棚的建设基础,也适合发展食用菌产业。闫庆玲决定自己先带头试验养殖,有了效益后再向村民推广。她先后失败了14批次,损失了将近1000个试管、500多个菌包,最终获得成功。

  闫庆玲带头成立了圣鑫源食用菌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为社员提供全套生产资料供应、技术指导和销售咨询服务。2017年,已有50余户农户入社,合作社年产值达200余万元。

  以古渡蔬菜农民专业合作社、圣鑫源食用菌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为依托,东渡口驿村的第一产业获得长远发展。以天宏纺织公司、金凯瑞电子科技公司为主的第二产业转型,更为东渡口驿村产业发展“添砖加瓦”。

  位于东渡口驿村的山东金凯瑞电子科技公司负责人李德善介绍说,作为技术密集型产业,企业高薪聘请多名技术人员负责产品研发,是全国仅有的拥有核心技术专利的四家单位之一。他们生产的电动车控制器供应时风集团、比德文等100多家企业,产品供不应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家高新技术产业公司,竟然是由一家纺织公司转型而来的。其前身天宏纺织有限公司,由于棉纺织行业形势低迷主动转型,投入资金发展电子项目,从而打破“棉”字当头的单一格局,跨界转向高新技术产业,走出了一条转型升级的新发展路子。

  组织振兴

  班子强起来 村民富起来

  □ 本报记者 丁兆霞 杜辉升

  本报通讯员 解玉升

  沈海高速岚山出口东侧,红花绿树掩映之中,有大片红瓦黄墙的二层小别墅,这里就是日照市岚山区安东卫街道的辛庄子村。“市级生态村”“省级文明村”“全国新农村建设先进单位”……这些闪闪发光的“金字招牌”,辛庄子村一一揽入怀中。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推动乡村组织振兴,打造千千万万个坚强的农村基层党组织,深化村民自治实践。我们村这些年取得的成绩,就是因为在这些方面作了诸多努力。”辛庄子村党支部书记侯加明说。

  65岁的侯加明已经当了辛庄子村多年的“领头羊”。他上任时,村两委班子几近瘫痪,村里棘手的事有三件:一是账目不清,很多账找不齐;二是用电不正常,村干部不交电费,村民拖欠电费,每月3000多元电费,村集体得垫付1000元;三是“黑土地”多,不少村民种着地,村里账上却没有登记。

  辛庄子村面貌的大变化,始于一项创新的办法:“白纸黑字红手印”——凡是村务管理方面的重大事项,绝不搞“一言堂”,而是统一民主表决,同意的就签字、按手印。根据“红手印”的多少,意见一致的事就拍板定案,意见不一致的就不办或者缓办。

  “黑土地、人情电这些问题,出现的主要原因就是不公开、不公平、不公正。把需要集体决策的重大事项公开,与会的党员和村民代表同意的就按上手印,不同意的就不按,按大家商议的意见办,这样能从根上杜绝不公的出现。”侯加明说。

  到今年5月11日,辛庄子村的“重大事项会议决议”记录单已经积攒了厚厚一摞,存满了十多个档案盒。这些年来,辛庄子村的重大事项审议情况都一一记录在案,张张都有党员和村民代表的红手印。如今,辛庄子村的“治村方略”已小有体系,并颇有成效。对此,侯加明的心得是:“要做好群众工作,就得走群众路线。”这说起来朴素,实际上就是要给权力上一把“锁”,只能为公,不能为私。

  侯加明的一位堂姐,年轻时就当村干部,出嫁后又主动回来照顾身体不好的父亲,侯加明非常敬佩她。村里搬迁时,她来找侯加明想要块宅基地盖房子,被侯加明一口回绝,“如果是个人的事,我想尽办法帮你,但凡是涉及集体的事,任何人都不能搞特殊,亲老子、亲兄弟都不行。”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辛庄子村支部强了,村民心齐了,乡亲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

  生态振兴

  葡萄山谷美 酿出好日子

  □ 本报记者 董 卿 从春龙

  本报通讯员 高 林 衣 丽

  “村里环境美,引得酒庄来,很多北京、济南的游客也来我们村玩。瞧,村里的民宿都满满当当了。现在,村里有劳动能力的都在酒庄上班,大家腰包鼓啦。”作为拉菲(蓬莱)酒庄葡萄园区的生产队长,黄传国每天带领五六十名村民在葡萄园里劳作。村里发展乡村旅游的规划,让他充满期待。

  拉菲(蓬莱)酒庄位于蓬莱市大辛店镇的木兰沟村。黄传国听说法国人热拉尔·高林在蓬莱为拉菲酒庄选址,悄悄把他拉进自己家里,拍着胸脯对他说:“我把老房子腾出来给你住,我去养猪厂住。”

  木兰沟的青山绿水和老黄的热情打动了高林。注册、奠基、种下第一棵葡萄苗……木兰沟这个默默无闻的小山沟,名气渐渐大起来。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这里面蕴含的道理,在木兰沟得到了生动证明。走在村里的旅游大道上,绵延的丘陵满眼都是苹果树、葡萄树。放眼望去,逃牛岭、仙岛等6家酒庄隐现于山野之中。

  木兰沟村有350口人,除了在外打工的,其他有劳动能力的村民几乎都到葡萄基地上班了。黄传国告诉记者:“每月工资3000块,周末双休不耽误自家果园管理。”

  蓬莱的葡萄、苹果等果树种植发展早、面积大、基础好,为发展相关产业提供了良好条件。蓬莱市葡萄与葡萄酒局局长姜福明认为,葡萄、苹果种植绿化了木兰沟,良好的环境与葡萄酒产业一起吸引游客。蓬莱将抓好全国海岸葡萄酒知名品牌示范区创建,鼓励引导农民融入到葡萄酒产业当中,就地转变为“产业工人”。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而今,徜徉于绿意盎然的葡萄园,品鉴自酿的葡萄酒,还可以体验法式简餐,夜宿“酒”味十足的民宿……蓬莱文旅集团与木兰沟村合作推出一期十几处民宿,已正式对外营业。

  连日来,蓬莱农工办副主任孙进杰,每天都陪着北京一家规划设计院的工作人员下乡,他们的足迹遍布蓬莱南部的丘山山谷。“市里成立了木兰沟片区指挥部,着手打造丘山山谷田园综合体。蓬莱市准备将丘山片区各板块打通,整体提升,作为一个田园综合体来提升。”

  “依托丘山山谷葡萄基地及拉菲等6处知名精品酒庄、9个美丽乡村,这里将形成国际酒庄文化体验、乡村旅游服务、滨水生态度假、道教休闲养生、生态农业观光等五大主题板块。”蓬莱旅游局局长王丽丽说。

  黄传国对于这一宏大规划的理解很质朴:“守住这绿水青山,把环境打造好,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到村里来,这葡萄山谷就变为金山银山啦。”

  文化振兴

  山村孝文化 凝聚精气神

  □ 本报记者 宋学宝 冯砚农

  5月24日上午,青州市王坟镇侯王村村委会议室里,村党支部书记冯先家正与投资商商讨项目推进事宜。他介绍说,村北的黄巢洞景区即将开工了,规划面积3.72平方公里,一期预计投资1.7亿元,建成后一年可接待游客60万人次。

  侯王村能引来这样的大项目,是很多村民过去做梦也难想到的。地处青州西南山区的侯王村,原本是个出名的“矛盾村”——村里今天这户闹分家、明天那户闹纠纷,根本顾不上村庄建设和经济发展。村两委几经商议,认定必须先改变村民的精神面貌,只有村里风气正了,才能抱团搞好发展。

  乡村振兴,既要塑形,也要铸魂。冯先家特别注意到,今年我省印发的《山东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强调,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促进文化兴盛,提振农村精气神,加快形成齐鲁乡村文明新风尚。

  用传统优秀孝文化提升村民精气神,是侯王村选定的突破口。为让村民知孝、行孝,除了加强思想教育,侯王村建起了一整套监督检查机制和表彰激励机制。村里制定了赡养标准,成立了监督委员会,坚持每季重点走访,半年逐户检查,年终评比总结,并对落实情况层层评选,赏罚严明,在全村形成了一种孝亲敬老“比、学、赶、超”的良好风气。

  走进侯王村的大街小巷,90%以上村民家门口都悬挂着“孝德人家”和“慈孝人家”的匾额。可别小看了这几个字的含金量,其评选过程极其严格。侯王社区党总支副书记李长刚说,侯王村有一支由37名老党员干部、退伍军人、退休教师、退休职工、有较高威望的老年人等组成的“五老”参事议事小组。“五老”参事议事小组定期询问子女抚养费、医药费等的落实情况,每季度进行一次检查打分,表现优异的列入“孝心榜”,推荐进行表彰;表现不佳的则列入“不孝榜”,在村内公示通报。每年老人节,村里都要隆重举行孝亲敬老先进典型表彰大会,这在全村形成了良好的带动示范效应。

  村里还投资30多万元建成孝德文化广场、孝文化图书室、孝文化长廊;利用微信群这个线上阵地,以乡情为纽带吸引侯王籍在外人士支持家乡建设,传承乡土文明。

  以孝治村以来,侯王村的风气明显好转,呈现出了和谐友善的崭新氛围,村民的精气神得到了极大提升。冯先家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村里过去一两个月都完不成的事情,现在通知发下去第二天就能完成。”

  人心齐,泰山移。侯王村被评为“全国文明村”,这个以孝闻名的村出名了。每到节假日,到村游览的游客最高达七八千人。一些有眼光的投资商也将目光投向这里。“黄巢洞景区项目,就是投资商主动找上门的。”李长刚告诉记者。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党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