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图片新闻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现代快报讯 想要打车出门,你是拿出手机网约还是到路上拦辆出租车?随着网约车的普及,“红包大战”绵延不绝,传统出租车越来越不受“待见”。3月29日,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在南京多处空置场地上,停放有大批量被退租的出租车。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据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介绍,自2017年初以来,南京传统出租车行业“退车潮”愈演愈烈,截至2018年3月中旬,因无人驾驶而闲置的车辆已经超过3000辆,退车比例占总运营数的四分之一。这其中绝大多数车辆都没到7年的更型期,有些甚至是2017年的新车,因为招不到驾驶员,或者是合同未到期的驾驶员临时变卦退租而停运。传统出租车行业该何去何从?

  探访

  两处空地停了大量退租出租车

  3月29日,现代快报记者在中央北路附近的一处空地上,发现了一大片停放在此的黄色出租车,据附近居民讲,这些都是新运过来没多久的,都是出租车司机退租的车,不仅这里有,在很多地方都有类似的出租车停车场。“现在大家都打网约车了,既方便又便宜,出租车哪儿还干得下去?”

  记者在现场粗略数了一下,停放在这片空地上的出租车有170辆左右,车辆看起来还算干净,但是明显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开过了,车身上还有前不久雨水打过的痕迹。

  而在雨花台区一处停车场内,记者通过无人机拍摄后发现,这里同样停放了大量出租车,看起来大多是两厢的电动汽车和英伦车,车上用于显示企业顶灯的标识已经被拆除。

  据知情者透露,在浦口、尧化门、铜井、周岗以及各出租车公司大院内,都停放有大量的退租车,由于数量巨大,摆放在一起“不好看”,出租车公司会不定时转移地点停放。在岱山一带,为了掩人耳目,一大批被退租的车都用黑布覆盖了起来。目前,南京市的退租出租车数量至少达到了3000辆。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南京出租汽车协会秘书长凌强证实了这一说法。他告诉记者,南京市共有约12000辆出租车,在2017年初,仅有约千辆中高档出租车停运。伴随着网约车的合法化与红包大战的刺激,退车潮愈演愈烈。

  “截至2018年3月份,退租总数已达到3000辆,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凌强表示,这些车辆大多是2015年、2016年,有些甚至是2017年新更型过的车辆,因为7年的更型期限到了而停运的占比非常少。

  “在2016年之前,南京出租车退租率微乎其微,如果一辆车4月租约到期,那3月中下旬就很容易找到了下家。”南京市客管处相关人士也表示,2017年以来,尤其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南京出租车退车率大幅上升,到2017年底,退租停运的车辆达到2000余辆,到2018年一季度,又有1000多辆停运。而这些停运的车辆,大部分都还在营运期内。“南京市出租车在2015年曾经进行过大批量的更型,占比达80%左右,所以这些停运的车辆基本都在营运期内。2017年开始,部分车辆临近更型期,有企业开始申请对车辆延期更型,也有部分直接停运了。目前停运的这3000多辆中,只有百余辆是更型期到了停运的。”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原因

  网约车“红包大战”加速传统出租车萎缩

  在业内人士看来,网约车红包大战加速了传统行业的萎缩。这种态势,在滴滴与美团两大网约车平台竞争激烈的南京市场上,或许表现得更加明显。

  自2017年初,美团打车进入南京市场后,与滴滴你来我往厮杀得非常胶着,你打折,我就减现,大幅度“让利”用户,在活动时间与减免额度上基本保持了一致,而对司机端的补贴也层出不穷,冲单奖、单单奖,甚至逼迫司机“二选一”,旨在收获更多“忠诚”运力。

  “1分钱打车,1块钱打车,严重扰乱了出租车市场。”凌强表示,“红包大战”让一部分原本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出行的市民,选择了打网约车,导致网约车客流量虚高,平台对司机的大幅度补贴,又导致了网约车从业人数的虚高。

  一组数据显示,2017年1月之前,南京市出租车的日均营运单数为38-40单,到了2018年,日均单数已经下降到19-20单,减少了一半,这也直接导致驾驶员同样一天工作十二三个小时,收入却从原来的五六千元下降到三四千元。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企业接连降低“份子钱”,还是留不住司机

  面对大量出租车司机的流失,出租车企业也并非没有作为,他们寄希望于用降低“份子钱”来对司机进行挽留。

  据介绍,南京现在执行的“份子钱”标准,还是2005年制定的。在网约车出现之前, 2005—2015年十年间,行业管理部门对普通出租车的指导价格是7200元,2014年新增的中高档出租车接近9000元。

  网约车出现后,有些企业开始通过降低“份子钱”,期望减少行业内司机的流失。先是把价格从7200元调到了6800元,后来又调到5000多元,目前南京市场上最低的价格已经降到了4900元。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举措收效甚微。在多数动摇过的出租车司机中,最终留下的原因,还是因为从业多年的深厚感情。

  在这一情况下,有出租企业开始把中高档出租车租赁给网约车旗下的租赁公司,但这种做法只能减亏不能盈利。也有出租车企业用自有的中高档车辆与滴滴等网络打车平台合作,在改变了车身颜色、车标,加装了摄像头,花费了相当的成本后,大多也无疾而终。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调查

  退租了,的哥的姐大多去开网约车

  网约车新政实施前,出租车司机与网约车司机间是“针锋相对”的。可如今,在南京的一些的士餐厅里,两大阵营的司机却能边吃边聊。大多情况下,聊天内容是这样的:

  出租车司机:一上午就做了一百多元的生意。

  网约车司机:我做了三百多元,还有七八十元冲单奖奖励。

  这种口耳相传和比较,让更多处于观望态度的出租车司机态度决然地选择了离开,转型成为网约车司机。

  39岁的王守香开了15年出租车,生意最好的时候,一个月去掉租子、油钱,赚个万把块挺轻松的。可从2016年开始,还是原先的工作量,一个月只能赚两三千,拼命干,超过5000就算非常好了。2017年10月,王守香在出租车租约到期后,毅然决然地退租,加入了网约车司机的行列。

  而2009年就从老家安徽来宁开出租车的许飞,算是“转身”较早的了。“开出租车每天一睁眼就欠钱,心理压力大,一天都不敢休息。”许飞说,2015年,他就果断退租,花10万元购买了一辆小车,专门开起了网约车。现在每个月的纯收入差不多有1.2万~1.5万元。

南京出租车退租超3000辆 降份子钱也留不住司机

  企业不敢轻易更型,面临恶性循环

  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出租车必须5-8年强制报废,而南京市出租车强制报废的年限是7年。

  然而2017年,随着一批车辆7年期限的临近,不少企业却犹豫了。

  一方面,司机流失严重、企业利润降低,再花大价钱购买新车是否合适?另一方面,新车买来之后,谁来开都是问题。

  然而对于乘客来说,一直以来,出租车司机服务差、挑客、拒载的印象深入人心,如果不按期更换新车,乘客的乘车体验必然更差,与基本全新的网约车以及保养良好的顺风车相比,更无竞争优势,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变革

  新旧行业融合,可借鉴“惠州模式”

  在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发展走到了十字路口的情况下,如何做到企业转型,成为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业内人士介绍,2016年起,滴滴率先与合作出租车企业进行探索。目前,一套较为成熟的融合发展模式在广东省惠州市出现。通过这种模式,出租车的收入增加约20%,并带动了传统出租车行业服务的规范化。这种模式在业内被称为“惠州模式”。

  据了解,这种融合派单的模式具体做法是在出租车企业中遴选优秀的出租车,在出租车原有扬召订单的基础上,增加快车订单作为收入来源。使出租车司机的订单密度更高,平均每小时收入更高,最终提高司机的总收入。

  当绝大多数出租车订单都在线上完成,并受到网约车平台的全程监管后,司机的违规行为有所减少,服务也更加规范。

  “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传统产业与新产业相融合。”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表示,不仅要做到平台融合、数据融合,价格上也要融合。“比如恶劣天气下,网约车加价,只要能把人送回家,效率就是大于公平的。这也完全适用于出租车领域。”

  朱巍认为,“未来的发展,数据、平台、政府部门,包括新产业对旧产业的扶植都是必须的,尤其是滴滴等网约车企业,更要在融合里面承担起主体责任。”

请关注:
分享到:

新闻人文纪实视觉故事


国内国际社会娱乐焦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