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图片新闻

苏黄雕塑为啥遇"峰"就倒?

  (原标题:两次洪峰,两次被冲垮 苏黄雕塑为啥遇“峰”就倒?)

两次洪峰两次被冲垮 苏黄雕塑为啥遇峰就倒?

哦嗬,“苏黄”雕塑又被第二次洪峰冲倒,这回头、手碎裂

  8月3~4日,长江宜宾三江水系迎来今年第二大洪峰过境,竖立在岷江宜宾洞子口江边的苏轼、黄庭坚雕塑整体被冲垮。

  7月17日,宜宾遭遇近6年以来最大洪峰时,“苏黄”雕塑在洪水中远眺江面的照片成为网红,雕塑之一的苏轼像被洪水冲垮。此次洪峰通过时,雕塑刚刚被修复加固不到10天,没想到再次被冲毁。管理方和设计方均认为,选址时没想到会遭遇如此大的洪水,下一步修复将进行论证。

  更牢固?

  内部植入贯穿钢筋,将雕像石块连在一起

  据了解,“苏黄”雕塑所在位置,是正在建设中的岷江滨江景观工程的一部分,建成后将纳入宜宾市翠屏区滨江公园景区,成为宜宾市民的休闲娱乐场所。雕塑名为《文脉律动》,取材于苏东坡、黄庭坚相会于北宋时戎州(今宜宾翠屏区),两位诗人吟诗、饮酒作乐的故事。

  7月17日,宜宾自2012年以来最大洪峰过境时,苏黄雕塑中的苏东坡像被洪水冲倒,引来网络段子手围观。7月27日,苏轼雕塑被维修人员扶正修复、加固,再次挺立岷江边。修复措施是在石像内部植入贯穿钢筋,将构成雕像的所有石块连接在一起。雕塑设计单位当时认为,该修复方案可使雕塑更牢固,能抵御更大洪水。

  昨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雕塑被整体冲倒,连基座也被洪水连根拔起,黄庭坚雕塑裂开,苏东坡雕塑则碎裂在地,身首分离,手也断裂被压在坑底。记者注意到,“7.17”洪峰时,岷江上游高场水位为10.34米,而此次洪峰水位则为10.05米,比上次水位低0.29米;但上次只有苏轼像倒地,此次雕塑却被整体冲倒、被毁。对此情况,现场围观市民甚为惋惜,有市民建议搬迁,也有市民认为应该在原址重建。“这个雕塑在岷江边选址很好,很有意境,有文化和历史底蕴。只是这个结构不能抵御洪水,希望设计单位考虑整体浇铸或者筑铜像。”再次闻讯赶来拍摄的“网红照片”作者魏冰华告诉记者,这组雕像遭遇两次洪峰,就倒了两次,看来是抗洪能力太弱了。

  选址不对?

  应该对洪水的破坏性进行论证

  四川雕塑艺术院设计室主任、宜宾滨江休闲带雕塑项目负责人赵希告诉记者,该组《文脉律动》雕塑,只是宜宾城区沿江景观带组雕之一,项目共计19处雕塑,以浮雕为主。 “‘苏黄’雕塑只是其中很小的组成部分。”赵希说,雕塑项目从设计、投标、建设到现在,已历时一年半,项目遇水前通过了甲方验收。

  苏东坡塑像第一次被洪峰冲倒时,构件并没有受损,只是有部分裂开。经赵希和项目技术顾问徐玉贤商量,决定对构件起吊、重组、修复、加固。7月27日晚,经两天修复,苏东坡雕塑重现雄姿,恢复原貌。维修人员在雕塑构件之间钻孔,植入一米多长的钢筋,将由不同石块构件组成的雕像,从内部连成整体,提升了雕塑的抗冲击能力。

  徐玉贤说,为了确保雕塑的稳定性,其基座还埋入地下0.75米。赵希说,雕塑整体是个长方体,原来设计的是其正面朝向岷江对岸的“丞相祠”,侧面迎水,从而减少汛期洪水对雕塑的冲击。但宜宾本土文化界人士认为,雕塑既然讲述“苏黄会诗”的故事,就应该面向岷江来水暨“会诗沟”方向,此可实现历史与现实交相辉映。

  赵希认为,两次洪峰造成毁坏,说明这个点并不适合该组雕塑。“做了几十年雕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应该对洪水冲击力带来的破坏性进行论证。”赵希说,设计团队一年多前现场考察时,正值岷江枯水时期,那时的江面距离雕塑的位置很远。“我们知道会涨水,但没想到会涨这么大。”赵希说,四米多长的雕塑,就像横在岷江中的一堵高墙,迎水被冲,极易倒塌。

  最新方案

  不排除迁址修复的可能

  雕塑管理方、翠屏区原“两线一环”办公室工作人员周宇告诉记者,整个休闲带工程前期设计时,有水勘机构的专家参与。但由于雕塑属于后期增加的附属构筑工程,因此没有水勘专家参与其中。

  赵希则认为,雕塑所在位置,在洪水来时相当于处在岷江河床,这样的工程就应该像修建桥梁一样,事前请相关专家进行论证,“我们搞雕塑的,在这个方面完全就是外行。”而中铁大桥局成贵高铁金沙江公铁两用桥项目相关专业人士也认为,在该区域设立构筑物、雕塑等,确实应该考虑洪水的冲击,事前进论技术论证。

  周宇表示,虽然雕塑第二次被冲倒,但其主体基本没有散开,包括黄庭坚雕塑倒地,只是构件之间缝隙开裂,而苏东坡像也是最顶部和最细小的头、手碎裂,躯干主体还与基座和黄庭坚像紧紧相连,大部分构件仍能继续使用,损失不大。接下来的修复工作,将邀请水勘机构专家进一步论证,如果在原址修复,重点考虑如何抵御洪水;如果原址确实无法保证安全,也不排除将雕塑迁移到附近更高的位置。

  赵希表示,他们已经留意到部分网友希望雕塑保留原址的意见,修复时建议甲方采用更加牢固的材质,可以考虑原址塑铜雕,但前提是必须经专家论证,以保安全。“如果实在不行,只有考虑迁址修复。”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罗敏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党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