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社会新闻

“爷爷悬崖采药救重症孙子”调查:照片系摆拍

   原标题:“爷爷悬崖采药救重症孙子”调查:照片系摆拍 “推手”要收筹款管理费

  “8月8日,四川宜宾农村,73岁的何春元背着背篓,踩着胶鞋上山采药,当地药材普遍卖价低廉,除了一种叫米丧藤的药材……何春元踩着晃悠悠的岩石,费力拽着藤蔓,背回家后切断、晾干,赶集时拿去集市上卖,半个月加起来能卖150元左右,顶多能给患有血癌的孙子买1粒药……”

  这是今年8月9日,新浪微博认证博主“公益记者马小马”、“马小马”企鹅号(以下简称“马小马”)发布的一则图文故事,题为《7旬爷爷悬崖“淘金”半个月,只够给重症孙子买1粒药:尽力了!》。此事迅速感动众多网友,并被众多微博、微信用户纷纷转发,引发公众对宜宾珙县老人何春元“采药救孙”的关注。

“马小马”发布的图文故事
“马小马”发布的图文故事  

         然而,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何春元的孙子何其兴患髓系白血病需大笔钱治疗基本属实,但上述自媒体借以打动网友的“采药爷爷”故事却有被夸大等不实之处,何春元早已不上山采药,采药照片也系摆拍。并且,推动发布“采药爷爷”故事的公益机构,要对筹款收取10%作为管理费……

  在自媒体笔下——

  “采药爷爷”故事是这样的:

  “爷爷悬崖采药半月,只够孙子买1粒药”

  “马小马”发布的“采药爷爷”文章,这样描述年过7旬的宜宾老人何春元采药救重症孙子何其兴的故事——

  跟着父母远在浙江嘉善打工的何其兴,原本应在2018年6月参加高考。然而不幸很快降临,2018年4月3日,何其兴被查出患有急性髓性白血病,4月9日开始化疗。去年9月,何其兴转到了河北医院做骨髓移植,需要筹集50万,爸爸何良洪四处筹钱、借债、报销,好不容易给儿子顺利做了移植……出仓后,膀胱炎、皮排、肠排接踵而至,靠吃十多种抗排异药控制,每月至少2万,芦可替尼一盒8000元,一盒60粒,每天吃两粒,一月要吃一盒。

  8月8日,四川宜宾农村,73岁的何春元背着背篓上山采药,当地药材普遍卖价低廉,除了一种叫米丧藤的药材,贴着悬崖生长,2年才长一根,虽然每斤才卖2元,但相比其他药材已经很值钱了。何春元踩着晃悠悠的岩石,费力拽着藤蔓,背回家后切断、晾干,赶集时拿去集市上卖,半个月加起来能卖150元左右,顶多能给患有血癌的孙子买1粒药。何春元尽力了,这是他能力的极限。

  自从孙子得了白血病,73岁的爷爷何春元就没睡过好觉,可种地挣不了钱,他的身体也年迈体衰,所以只能每天徒步2小时上山去悬崖边拽“米丧藤”,卖钱给孙子治病……如今,何其兴抗击白血病一年半了,已花掉140多万,而后期每月昂贵的抗排异药以及各种类型的全面检查,至少花费3万多块钱,这个一贫如洗的家庭实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走下去……

  在文章最后,“马小马”写道:如果你想帮助这个家庭,请点击捐款链接:血癌少年放弃高考……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马小马”在腾讯公益平台上推送的这则“7旬爷爷悬岸采药救重病孙子”的故事,引发了广泛关注,截至9月1日,共收到6871条评论;这个故事也被认证为“知名互联网资讯博主”的@人民故事 转发,获得点赞1157次。不少网友在感动之余,纷纷表示愿意解囊相助。

  在腾讯公益平台,红星新闻记者找到了何其兴的筹款项目执行情况,收款机构为上海市华侨事业发展基金会,执行机构为合肥市包河区上善关爱中心。何其兴项目的筹款目标为30万元,截至9月2日上午11时,已筹集到191653.97元,项目完成进度近64%。

  那么,这个“爷爷悬崖采药救孙”的悲情故事是真实的吗?

  在记者调查中——

  “采药爷爷”故事是这样的:

  照片系摆拍,并非孙子病后专门去悬崖采药

  “马小马”发布的“采药爷爷”故事中,生动记录了何春元“悬崖采药救孙”的细节,并称何春元“每天徒步2小时上山去悬崖边拽‘米丧藤’,卖钱给孙子治病……”

  但在红星新闻记者调查中,“采药爷爷”故事的真实一面渐渐浮现。何春元早已没上山采药,也并非在孙子罹患白血病后专门去悬崖“淘金”。

  8月15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在宜宾珙县上罗镇找到“采药爷爷”何春元时,他正在街上和人喝茶。他说,自己今年实际已75岁,并非73岁。何春元家住上罗镇黄腊村,共有四子。何其兴的父亲何良洪排行老四,是何春元最小的儿子。成年后,何家四兄弟分家在当地生活。何春元和老伴年迈后,四个儿子曾有过赡养协议:父母轮流在每个儿子家生活半年。以前轮到何良洪时,二老搬到他家开火即可。

  今年3月9日,何春元的老伴、70岁的黄之先因病去世,四个儿子继续轮流赡养何春元。考虑到何良洪家情况,兄弟们商议他可退出赡养轮班。

  8月15日下午,何春元打开何良洪家的房门,红星新闻记者看到,家里陈设确实简陋,但生活物资倒还齐全。何良洪家的偏房里有一圈藤条,早已完全干透了。这就是何春元从山里采回来的米桑藤,也即“马小马”文章中提到的在悬崖采的药。

何其兴家陈设简陋。
何其兴家陈设简陋。  

         何春元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米桑藤就是中药木通,性味苦、凉,有泻火行水、通利血脉之功效,在珙县上罗镇很常见,并不是只生长在悬崖上。当地村民农闲时就会到山林中割木通去卖,场镇也一直有人收购,最近两年价格已涨到2元一斤。

  实际上,75岁的何春元已经很久没有真正上山割米桑藤了,一是因为割藤的人多,米桑藤长不赢;二是老人年纪越来越大,儿孙们担心他的安全不再让他去。何春元已记不得多久没去割米桑藤了,他大儿媳王继巡说,“至少母亲去世后就没去了。”

 爷爷何春元早前采割的米桑藤。
爷爷何春元早前采割的米桑藤。  

        不过,何春元非常确认,最后卖的米桑藤是此前三年断断续续割的,并不存在每个月每天都割米桑藤的情况,也不是在孙子何其兴罹患白血病后专门去悬崖“淘金”,而且最后卖的那批米桑藤一共卖了1000多元。何春元说,孙子生病后,他确实也拿过一些钱给孙子,但不愿透露具体金额。何其兴的母亲陈吉容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是2000元。

  “马小马”在文章中还说,何其兴“无数次在跟爷爷的电话里忍不住哽咽,爷爷总是告诫他男子汉要坚强”。但何春元说,孙子其实很少给他打电话,最近孙子回珙县老家也是几个月前,回来办理治病的手续。何其兴则称,10天半个月才跟爷爷打电话,一般就问问爷爷吃饭没有,基本不谈他自己的病情,“找不到什么话说。”

  此外,在“马小马”发布的“采药爷爷”故事中有一张照片,何春元背着竹背篓爬上陡峭的山崖,身前荒草丛中有一株沿着悬崖生长的米桑藤……不少网友被这张照片深深感动。但这张令人“动容”的照片并不是何春元采药的真实照片,而是应“推手”的要求摆拍的。

 “采药爷爷”摆拍照片 图据网络
“采药爷爷”摆拍照片 图据网络  

        何春元告诉红星新闻记者,“8月8号,也是来的一个记者,他喊我背上背篓,做起(模拟)割米桑藤的样子,拍的照片。”但陈吉容纠正了公公的说法:“记者没去珙县老家,是喊我小姑子拍的,他们(推手)的人守在我身边指点,一直拍到满意为止。”

  在“救孙悲情”之外——

  “采药爷爷”故事如此出炉:

  帮“推新闻”筹款 公益机构收10%管理费

  陈吉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发布“采药爷爷”故事的推动者,包括公益机构“上善”和“马小马”团队。据她介绍,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住院的基本都是白血病患者,动辄就需数十万上百万治疗费,不少都是和他们一样的农村家庭。即使走农村医保可报销一部分,仍然面临巨大压力。因此,公益组织的人会经常到医院,帮患者“推新闻”筹钱。

  在开始给何其兴“推新闻”之前,“上善”的一名工作人员向陈吉容发来确认信息:1、推送新闻款项是拨付医院或者医药机构对公账户;2、需要一年内原件,包括报销后的结算单、外购药等治疗费等;3、成年人收取推送筹款的10%作为管理费,未成年人是6%。

  陈吉容说,根据他们此前达成的口头协议,公益机构将收取10%作为管理费。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何其兴这个项目筹集的资金已达19万元,这意味着公益机构将收取1.9万余元管理费。如果项目全部落地,目标达成,公益机构将收入30000元。

  陈吉容称,在最近推送的“新闻”中,何其兴项目是筹款最多的,原因可能是“新闻点”找得好。而“7旬爷爷悬崖淘金”这个故事,采写者并没有看到爷爷采药,只是陈吉容向他们提到爷爷采药的事,就被着重写出来了。自称“马小马团队”的工作人员的小欧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何其兴的文章是她捉笔写的,但经过上司修改才如此感人。“我们没有去他(老家),我是电话采访的何其兴妈妈。”小欧说,照片是他们(何家人)自己拍的。

  9月1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以咨询者身份联系上“上善”公益机构一工作人员,就一个骨髓移植后出现排异反应的案例进行咨询。该工作人员说,他们筹款的方式主要是帮助“推新闻”,在“新闻”最后会有一个捐款通道,点进去才能捐款。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他们和“马小马团队”签了合作,何其兴的筹款链接是他们做的。“推新闻从筹款中收10%,其余捐款全部拨给医院。”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马小马”曾是山西一家媒体的记者,去年辞职创业。在其运营的“民声最前沿”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大量类似悲情故事,每个故事的背后都附有捐款通道。9月2日上午,记者辗转联系到“马小马”。他确认,“采药爷爷”故事是他所写。

  孩子现实情况是这样——

  术后出现严重排异反应

  因治病欠债,后续治疗费仍面临巨大缺口

  虽然“马小马”笔下的“采药爷爷”故事有不实之处,但患上白血病的何其兴,因治病家庭拮据,确属事实。珙县当地政府也进行了救助,除了享受相关民政、医保政策,上罗镇政府和其就读的学校还组织了捐款。

  红星新闻记者从宜宾珙县上罗镇政府获得的资料显示,何其兴母亲陈吉容,父亲何良洪,分别出生于1974年和1975年。何其兴生于1999年9月,妹妹何燕生于2007年10月。据介绍,何良洪和妻子陈吉容长期在浙江务工,两个孩子随父母在浙江读书。何其兴就读于浙江省嘉兴市嘉善中学,女儿读小学,一家人基本上很少回村。2018年4月,何其兴被诊断为急性髓性白血病,在上海北站医院进行化疗,之后转到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

何其兴治病的燕达陆道培医院。
何其兴治病的燕达陆道培医院。  

         何其兴患重大疾病,目前已享受民政、医疗等相关政策以及政府救济。2018年11月,上罗镇政府组织职工为其捐款,总金额为4180元,同时很多职工也在水滴筹上捐了款。以上各项救助和报账合计金额482413.36元。何其兴读书的浙江嘉善学校也组织过捐款,据其班主任张老师回忆:“捐款总额共10多万元。”

  对于当地政府提供的数据,陈吉容表示认可,并称2019年的15万余元治疗费已报销了5万余元。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全力照顾孩子,挣钱的事落在了丈夫何良洪一个人身上,这些年经济上根本没结余。2018年9月23日,何其兴在河北燕达陆道培医院做了骨髓移植手术,供体是父亲何良洪。术后,何其兴出现严重排异反应,面临高昂后续治疗费用。

 何其兴(灰色夹克)在妈妈陪同下检查。
何其兴(灰色夹克)在妈妈陪同下检查。  

        “现在处于高危阶段,排异反应时有发生,需要不断调整用药,每周抽血检查一次,每月大查一次。”陈吉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每周查血开支在600元至1200元,每月大查的开支在13000元至18000元,加上服用进口药,往返医院坐车、房租水电、生活开支等,每月花销近40000元。因为何其兴系异地就医且未逐级转院,其医保范围内只能报销60%左右,还有大量进口药、特殊检查等项目无法进入医保报销体系,只能自己承担。目前,何其兴处于骨髓移植后最危险的前三年,需服药和定期检查,这个阶段可能持续五年之久。

  现在,陈吉容已从厂里辞职,在河北廊坊全职照顾儿子。何良洪也失去工作,在浙江嘉善照顾读书的女儿。好在当地政府为一家四口办理了低保,每人每月320元。陈吉容说,从何其兴患病至今,一共花了140余万元,除去报销、各类救助和捐款,不仅家里积蓄花光不说,还欠了40多万元外债。

  而在背后“推手”的运作中,“马小马”发布的 “采药爷爷”故事虽然悲情有余,细节的真实性却有待商榷,故事发布至今近一个月,筹款情况似乎也并不太理想,30万元的筹款目标只达到19万余元。陈吉容还复制这个故事发了轻松筹,目标20万,但半月过去,只筹到302元。目前,孩子的后续治疗费仍面临巨大缺口……

  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罗敏 摄影报道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党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