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社会新闻

助学路再长,长不过她37码半的脚

   志愿者“格格”:从被人收养的孤儿到帮扶贫困儿童的“天使”

  助学路再长,长不过她37码半的脚

  在山西省吕梁市临县裴家局村,“格格”刘慧敏(中)在通过手机视频让穿上新衣服的孩子们和捐助衣物的爱心人士交流(11月30日摄)。本报记者牟宇摄

  在迪拜高空体验飞机跳伞;克服高原反应登上海拔5396米的哈巴雪山;遭遇车祸在“鬼门关”走了两遭,公益助学路上仍勇往直前……新潮的“90后”姑娘“格格”活出了率性与精彩。

  一束微光,温暖如斯。作为一名公益助学志愿者,“格格”往返大山20多次,8年行程近10万公里,像一位不知疲倦的“邮差”,为贫困儿童送去了关爱与温暖。

  新潮女孩儿的“B面”人生

  与双联小学的孩子们结缘的“格格”,从此走上公益助学路,一路走到了今天。“我想尽微薄之力给他们带去一束光”

  与双联小学的孩子们结缘的“格格”,从此走上公益助学路,一路走到了今天。“我想尽微薄之力给他们带去一束光。”

  很多不熟悉“格格”的人常会暗自揣测,这个热心公益的小姑娘可能是个有情怀的老板?或者至少是个家境优渥的“小公主”吧?

  实际上,1990年出生的“格格”来自河北省献县南河头乡的一个普通农家,本名“刘慧敏”,不过她更喜欢大家叫她“格格”。活泼开朗的她是电视剧《还珠格格》里小燕子的“超级粉”,打小就是一名孤儿的她曾先后被4个家庭收养。

  14岁那年,因为收养家庭并不富裕,“格格”初中辍学后独自到天津找了个美发店当学徒,开始自食其力。

  然而,一个小姑娘独自闯荡,又是何其艰难。“那时候烧饼一块钱四个,我买一块钱的能吃上两天。”每每说起这些,“格格”仍忍不住想哭。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经常塞‘小费’给我的阿姨。”“格格”至今还清楚地记得,有位“单姓”阿姨几乎每周来店里一次,每次都会偷偷给她塞上10元“小费”。这让曾经无助的小“格格”觉得很温暖。

  “格格”做公益的初起,则是2012年底看到的一则关于贫困儿童困境遭遇的新闻。生性善良的她有点不敢相信,决定亲自去看看。

  “格格”一边跟父母谎称过年要值班,一边花了大半个月的工资订了张大年三十南下的机票。

  如果说人生是由每一个选择累积而成的,那年22岁的“格格”做的这个决定,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孩子穿得很单薄,脚趾头从破旧的鞋子里露出,脸上生着大大小小的冻疮……”看到这些,“格格”心里翻江倒海,“既心疼,又难受。”

  回到天津后,“格格”觉得自己应该为这样的孩子做点什么。

  不久,她在网上了解到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双联小学条件很差,很快联系到吴声清校长,并买了175双耐磨运动鞋寄过去。

  双联小学的学生来自当地两座侗寨与苗寨,木结构的教室矗立在大山深处,风吹屋摇、雨下屋漏。这里山清水秀,但交通闭塞、土地贫瘠,极度贫困。2013年,爱心人士捐建了新教学楼,但住宿条件一时仍未改善。

  2013年5月底,双联小学的孩子们邀请“格格”来学校与他们一起过“六一”。吴声清特地从工地上租了一辆小四轮面包车到机场接她,“格格”带来的物资将面包车塞得满满当当。

  2014年暑假,“格格”带上了一支爱心团队,带着各种物资再次来到了双联小学考察帮扶。那一年,她先后四次来到双联小学。吴声清说:“‘格格’虽然不是对学校捐助最多的,却是对学校影响最大的。”

  与双联小学的孩子们结缘的“格格”,从此走上公益助学路,一路走到了今天。

  “我想尽微薄之力给他们带去一束光。”苦难让“格格”感同身受,“小时候没怎么吃过好吃的,甚至几乎没被人抱过;打工时遇到了好些爱心人,哪怕只是请我吃一顿饭,我都觉得那是对我好大的帮助。”

  一双鞋到一所学校,一个人到一群人

  离开那天,天空下着小雨。孩子们眨巴着眼睛说:希望雨下得再大点,这样“格格”姐姐就走不成了

  “格格,你看正在建设的教室,墙头都砌起来了……”“格格”收到了甘肃省甘谷县蔡家湾教学点校长李建斌发来的视频。

  蔡家湾教学点所在的甘谷县原是国家扶贫重点县,离天津数千里,生存环境艰苦,村民靠种花椒和外出务工谋生,村里有不少留守贫困儿童。

  “这速度好给力!很快孩子们就再也不用在门洞里受冻了。”这所即将建成的学校,是“格格”进山陪孩子过儿童节时的意外收获。

  2019年“六一”前夕,“格格”在网络上偶然看到一则信息:红崖沟小学附属教学点蔡家湾教学点的孩子大多是留守儿童,孩子们从没过过儿童节,更没有收到过儿童节礼物。

  “格格”想进山去一趟,她把想法告诉了一直帮助自己做公益的朋友——天津伟盛汽车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苏静。

  5月28日,两人从天津乘飞机到了天水,坐公交车到了六峰镇,又找了辆出租车才到达目的地。

  临行前,“格格”特意查了当地的气候、路况和环境。可到了那里,她还是被震惊到了:蔡家湾教学点位于山区,孩子们每天来回要走几个小时山路。学校没有院墙,仅有一间破旧瓦房。学校招收一到三年级学生,最少时仅有8个人。学校房子已经成了危房,孩子们就在老师家的门洞里上课。

  “六一”那天,两人陪孩子们举行了升旗仪式,给每个孩子发了玩具和学习用品。第一次收到儿童节礼物,小家伙们一个个开心极了。

  然而,“格格”和苏静却高兴不起来。孩子们坐在门洞里认真学习的情景,像针扎一样刺痛着两人的心。

  “一旦刮风下雪怎么办?要不给他们捐建几间教室,能住宿就更好了!”苏静的话一字一句说到了“格格”的心坎上。

  回到天津后,苏静就把10万元钱转给李建斌,表明了要捐建学校的心意。李建斌怎么也没想到,除了学习用具,“格格”一行还给孩子们带来了新学校。

  经过短短几月的翻盖,学校旧貌换新颜。“格格”再来的时候,走到哪里孩子们都紧紧围着她,连中午饭都不愿回家吃。

  离开那天,天空下着小雨。孩子们眨巴着眼睛说:希望雨下得再大点,这样“格格”姐姐就走不成了。

  为了让孩子们获得稳定的资助,从2015年开始,“格格”发起了“一对一”资助行动,每月资助标准是小学生200元、初中生300元、高中生500元。目前已经为100多名山区孩子找到了提供长期资助的好心人。

  收到的每一笔善款,“格格”都会记录在本子上:哪天收到了谁的钱、购买了什么物资、捐助给了谁,都记得一清二楚。几年下来,她已经做了两个账目本。

  不仅如此,发放助学款时,她还会将截图发给捐助者,或让双方视频通个话,交流效果很好。

  “每一个资助对象,我都亲自走访考察过。”“格格”说,发现有困难孩子想要上学,她都会尽力去找爱心人士对接。

  说到此时,少时因家贫辍学的“格格”一脸虔诚:希望他们的人生不要留下自己曾经的遗憾!

  你的爱与善良,会加倍赠还于你

  “醒过来以后才知道,有那么多人挂牵我,病房外挤满了人,刚开始不了解情况的医护人员还以为是哪个明星住了院”

  2019年底,“格格”幸福地收获了爱情,男友李大壮与她一样从事公益活动。自从开启“一对一”爱心帮扶,她每周二都要回献县看望孩子们。

  每周一个短途,几个月一次长途,来回往返不知疲倦的“格格”,在爱心人与孩子们之间架起一座爱心之桥。

  2019年11月26日上午5时许,“格格”与男友从天津回老家为贫困儿童送物资和助学款的途中,驾乘的小车与一辆大巴车迎面相撞,坐在副驾驶位的她多器官受损,昏迷不醒,两次被下达病危通知书。

  得知“格格”住在ICU病房昏迷不醒的消息,两个爱心群“炸了锅”,短短6个小时,凑齐了5万元送到了医院。之后,大家又发起爱心募捐,16个小时筹集了10万元。

  天津不少爱心人士专程赶到医院轮流照顾她。“我们要用爱来唤醒‘爱的天使’。”

  在天津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里抢救了10多天后,“格格”终于有了意识,25天后转入普通病房,40多天她就出了院。

  这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有时洒脱得没心没肺。身体一侧的12根肋骨断了11根,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格格”却说看不懂诊断书,一点也不害怕,但确实是幸运,说罢咧着嘴笑了起来。

  “闺女从小就特别懂事儿,知道家里条件不太好,就省吃俭用,受了很多苦。”“格格”的父亲刘凤山说,“老伴怕我受不了,一直瞒着我,我在网上看到闺女的情况后,哭了一宿。”

  “格格”的病情牵动着很多人的心。二哥刘美林说,一个又一个电话打进来,手机铃很少停过。

  蔡家湾教学点的老师带着孩子们给“格格”录来视频,一个个稚嫩的声音呼唤着,祝愿“格格”姐姐早日康复。

  “醒过来以后才知道,有那么多人挂牵我,病房外挤满了人,刚开始不了解情况的医护人员还以为是哪个明星住了院。”躺在病床上“格格”笑得超开心,帮助别人的时候从没想过要别人回报,但能被别人帮助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2020年1月7日上午,“格格”走出了病房。春节后,闲不住的她在身体还未康复的情况下,又先后给河北、山西、河南等地的贫困孩子送去助学款和学习用品。

  和孩子们穿行在崎岖狭窄、杂草丛生的山路上,“格格”说,这也算是康复锻炼吧。

  出院时医生曾百般嘱咐,让她在家好好休养,一两年内不能乘飞机出行。可刚半年,“格格”就不顾劝阻,坐飞机去看望蔡家湾教学点的孩子们。

  “我不能让孩子们一直担心,他们放心了,我就踏实了。”2020年6月27日,天快黑时,接“格格”的车刚进入蔡家湾,就有人认出了她,孩子们冲出校园飞奔过来,和她拥抱在一起。

  这次进山,“格格”还有个小算盘——在山村拍婚纱照。“这里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帮扶过的地方,很有纪念意义。”“格格”与大壮身穿喜庆服装定格下了宝贵的爱情记忆。

  可爱的孩子们在山坡的绿荫下围成一圈,拉着她的红色长裙,大声喊,“祝格格姐姐和大壮哥哥快乐幸福,送你一朵玫瑰花,请你爱上他。”

  那一刻,“格格”觉得自己的幸福已经“爆棚”。

  很多人问,出这么大的事,你怎么还有勇气往山区跑?

  “格格”说,打不倒我的终究会让我变得更加强大。“正是有了这么多人的爱和牵挂,我才会这么快出院。我愿用新的生命,但行好事,莫问前程,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2020年4月,“格格”获评“中国网事·感动河北”2019年度十大网络感动人物。

  你们守着房,我守着万千世界

  “物质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我想告诉他们大山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让他们有动力去学习,将来有一天靠自己的能力去改变家乡”

  2020年初冬时节,记者跟随“格格”前往山西吕梁大山深处的裴家局村,积雪因寒冷难以融化,滑滑的山路十八弯。下午四点钟的夕阳照得“格格”脸上熠熠生辉,她指向山腰处的窑洞,“前面就是了”。

  小小的个子,却蕴含着巨大能量。踮着脚尖,“格格”和志愿者伙伴费力地把车厢里塞满的物资取下来,再小心翼翼地放在小推车上。

  因为肺部受伤的后遗症,她走得特别慢,但几乎从来不停。走过一米多宽布满酸枣刺、积雪和淤泥的小路,旁边就是五六米高的裸露黄土崖,一脚踩下去,细碎泥土不停往下滚落。

  这次山西之行,“格格”不仅要去看望孩子们,还要和裴家局村小学原代课老师张利利商量捐建小学校的事情。

  晚上吃着南瓜小米粥,在昏暗的灯光下,“格格”与张利利商量着细节。“明天咱去现场把当地环境给爱心人士拍过去,然后你简单介绍一下……”

  “格格”去吕梁常赶夜路,晚上出发、早晨抵达,在当地县城购买物资后进山。多数人会避免赶夜路,“格格”说她顾不了那么多。“哪怕是去其他地方不开车,也常买晚上的车票,因为便宜。”

  张利利把“格格”比作天使,翻山越岭来看留守孩子和老人。村里84岁的老人苗林英说,“格格”比自己孩子还要亲。临走时,老人硬塞给“格格”一小兜核桃,见她不肯收下,老人急得快要哭了。

  今年刚满30岁的“格格”,在小路上不时蹦蹦跳跳,硬邦邦的登山鞋底在山林间“敲打”出回响。如果你见过她与孩子们打交道的视频就会明白,这可是个活脱脱的“孩子王”。

  “来,我们把语文书翻到第40页,大家跟我一起读……”每次走进教室,“格格”经常带着孩子们朗读学习,然后一起嬉闹玩耍。

  她希望能像知心姐姐般走进孩子内心。“物质其实不是最重要的,我想告诉他们大山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让他们有动力去学习,将来有一天靠自己的能力去改变家乡。”

  8年来,“格格”把许多钱用在助学上,却舍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一年四季总是那几件衣服。最爱的大黄靴是她进山跋涉的“利器”,穿了4年,舍不得丢掉。

  为什么专注于公益助学?“格格”觉得,一些孩子的童年是无法选择的,在起步比较低的情况下,如果能帮他们一下,就好比在黑暗中拉了他们一把。

  有朋友刷着“格格”的朋友圈,跟她说:“我要屏蔽你,你怎么总有时间去各种地方。”

  她回道:“大概是你们守着房,我守着万千世界而已。自由就是,路再长,也长不过俺37码半的脚。”

  爱在传递,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店里每卖出一单火锅,就拿出10元钱做公益。”“格格”计划把这些钱全部用于帮助贫困孩子

  2020年11月26日,车祸一周年。“格格”和男友李大壮正式到献县民政局领结婚证。她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李大壮眼中的“格格”,总是无私地去对待每一个陌生孩子,这是最吸引自己的地方。“最开始是敬佩,慢慢就喜欢上了她大大咧咧的开朗性格,我以后会继续做她最坚实的后盾。”

  “感恩你们的救命之恩,才有我们今天最美好的开始,感恩李先生这一年来诸多照顾,余生不用多指教,你都听我的就好啦。”“格格”发了条俏皮的朋友圈,引来围观和点赞。

  今年9月,在好心人的帮助和支持下,“格格”和李大壮在献县城里开了一家火锅店,取名“格格家火锅店”,并在店里设置了爱心捐款箱,两个月来已积攒了1000多元。

  “店里每卖出一单火锅,就拿出10元钱做公益。”“格格”计划把这些钱全部用于帮助贫困孩子。“现在开了店可能忙一点,毕竟自己也要生活。我们努力把店开好,等有了更大力量才能更好地去帮助别人。”

  “格格”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干活稍多点或站时间长了就会大喘气。创业初始,夫妻小店很忙碌,两个年轻人每天起早贪黑,“虽然累点但很开心,因为希望就在前方。”

  “爱心是不分大小的,更不能用钱多钱少来衡量。助学路我会一直走下去,因为背后有千千万万的爱心人士。”

  “格格”的求助圈经常是一呼百应,募捐手机、课桌、被子、床,样样能行,一会儿就能“召唤”一帮人。一则“希望为孩子们募捐30张床铺”的朋友圈发出,一个小时就凑齐了。

  在“格格”带动下,越来越多人加入公益助学队伍。不少批发商和她熟识了之后,愿意用批发价给她助学物资。北京的一位环卫工人每月雷打不动从工资里拿出两百元交给“格格”,让“格格”帮他资助一个孩子。

  世上的善与爱,从来都是相互传递、彼此温暖的。这么多年来,双联小学的孩子们寄给“格格”的信积攒了一百多封,她把这些五颜六色的信珍藏在一个盒子里,抽空就拿出来看看。

  双联小学的姜淑玉,在写给“格格”的信里说:在遥远的此处,我把你给予我的一切,折起祝福的纸鹤、飞过千山万水,只为告诉你,我对你的思念和牵挂。谢谢你,有你的帮助和教育,让我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

  如今,姜淑玉一直和“格格”保持着联系,她发信息告诉“格格”自己学了幼师专业,希望可以把“格格”带给她的爱与温暖传递下去。

  这让“格格”感觉很温暖,也特有成就感。

  “起初自己力量小,但公益让我真实感受到那种被需要的欢喜。”如今,公益助学已经成为“格格”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

  “愿你更加强大,然后有一天你可以笑着讲述那些让你哭的瞬间。”“格格”在朋友圈的签名中如是说。

  “格格”老家献县城南的滹沱河故道上,有一座用青石砌筑的古老石桥——单桥,被世界纪录协会认定为“世界最长的不对称石拱桥”,历经风雨沧桑,近400年来岿然屹立。

  “格格”很喜欢这座桥,“虽然它算不上完美,却是独一无二。”(记者陈忠华、杜一方、骆学峰)

请关注:
分享到: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党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