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社会新闻

90后高铁司机:车辆进站精确到秒 年夜饭是泡面

点击进入下一页

  刘帅

  2月6日凌晨5时许,广铁机务段派班室内,仍然人影绰绰,他们是高铁司机,正在办理出勤手续。最早的一班高铁是早上7点,高铁司机们通常凌晨4点半就要起床。测温、答题、酒精测试、与派班员核对当天指令、填写司机报单,约半个小时后,出勤手续办理完毕,刘帅拖着拉杆箱,直奔火车站台。这种披星戴月的日子,对于刘帅来说,已是家常便饭。

  今年30岁的刘帅是广铁机务段的一名高铁司机。1月28日春运开始,刘帅就开启了“奔跑模式”,从来没休息过一天。今年春节,他也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参加工作的9年时间,他只有一个春节是和家人一起过的,很多时候,他的年夜饭都是在火车上吃泡面、面包度过。

  大盖帽、蓝色西装、红色领带,穿上高铁司机制服的刘帅英气逼人。哪怕是走在高铁站台上,很多人也不会想到,眼前这个帅小伙竟然是一名有着9年“驾龄”的“老司机”。

  “铁路人牵着家的两端”

  刘帅来自安徽省阜阳市伍明镇的一个农村家庭。小时候他最喜欢去外婆家玩,因为离外婆家不远处就是京九线,听着火车“哐嗤、哐嗤”的声音,看着车顶冒着的浓烟,他跟同伴说“长大我也要开火车”。

  2009年高考结束后,刘帅最终被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录取,那时专业选的是高速动车组驾驶,他想成为一名高铁司机。2012年刘帅毕业后正式踏上机车乘务员岗位。半年后,他顺利成为一名机车副司机,同时也迎来了他的第一个春运。“第一次远离家乡,逢年过节尤感思乡,终究是漂泊在外的游子,心里想着就是请假回家”。春运第一天开始,他跟他师傅值乘广州至深圳临客,在广州站挂车等候时,他看到背着大包小包的旅客拥挤地前行,包裹虽重却步伐坚定,面对拥挤不堪的场面脸上却挂满了笑容。从那时起,他也意识到自己这份工作的重要性:铁路人牵着家的两端,让在外打拼的人们平安与家人团聚,这是一份沉甸甸的使命。

  2018年3月,他来广州南高铁车间报到。2018年12月,经过严格的岗位考核,刘帅正式成为高铁司机中的一员。

  车辆进站精确到秒

  春节期间,行人们步履匆匆,脸上洋溢着回家的喜悦,而这时,恰恰是刘帅最忙碌、精神也最高度紧张的时候。

  开高铁绝非站在车头扳动一下操纵杆那么简单。整个过程,高铁司机都必须高度戒备。哪怕在深夜,司机也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往往4个小时下来,刘帅都觉得眼睛很累。高铁的速度达到300公里/小时,要求高铁司机对行驶途中的意外情况,要及时做出处置。

  “每一秒的迟疑或者是走神,都有可能带来安全隐患。”刘帅说,最常见的是火车在行驶途中出现异响,这时,就需要司机第一时间判断,异响究竟是什么原因,是撞击到了小石子,还是撞击到了鸟群。在高铁行驶过程中,撞上鸟是很常见的事,如果是撞上鸟,可以不用紧急停车,尽管铁路沿线都安装有防护网,但有时还是会有狗、鸡鸭之类的闯入火车轨道,如果撞上的是体型较大的狗,就必须要紧急停车,对列车进行安全检查,确保列车没有受损,才能继续前行。

  刘帅说,高铁司机就像一名指挥官,做一名合格的高铁司机,必须胆大心细。300公里的时速,每一秒都是上百米的距离,行驶途中的意外状况,司机必须在一秒钟做出判断,是否需要停车。一旦做出停车决定,就要通知调度,让机修工下车检车,可能需要10分钟时间,哪怕是在后面的距离略微提速,但最终有可能导致列车晚点两三分钟。

  而在春运期间,铁路上火车非常多,如果一列火车晚点,通常会导致很多火车晚点,所以,有时听到火车出现异响,必须在1秒钟内做出判断,是否需要停车检查。“所以,春运期间高铁司机始终处于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哪怕是在深夜,我们也丝毫不敢放松。”

  刘帅说,因为春运期间铁路班次频密,如果有一列高铁晚点两分钟,都有可能导致整条线上几十列高铁晚点。所以,对高铁司机来说,除了安全驾驶列车外,准时、准点到达,也是对高铁司机的基本要求。“我们的到站时间精确到秒,比方说,这列车如果预定到站时间是9点0分0秒,那我们的到站时间基本上会卡在这个时间。通过速度控制,误差前后不会超过10秒。”

  工作9年只在家吃过一顿年夜饭

  刘帅逐渐感觉到,列车司机是一份需要燃烧青春和激情、需要“舍小家为大家”的职业。对刘帅来说,没有节假日的概念。排班到哪一天,他就必须拎起背包出发,往往越是到了节假日,他们反而越忙。

  工作9年来,只有一个春节是和妻子在一起过的。9年间,他的年夜饭很多都是在列车驾驶室吃泡面度过的。去年春节期间,新冠肺炎肆虐,刘帅一直在外面执勤,而妻子和儿子则被他送到了安徽老家。整整大半年时间,刘帅都没有见到妻儿。“一是因为工作忙,二是因为常年以列车为家,并且接触的流动人员比较多,也有些担心把病毒带给家人。儿子经常跟其他小朋友说,我爸爸是开高铁的,看到他那股自豪劲,我也感到很自豪。”

  春运时忙起来,刘帅甚至要一连好几天都不能与家里联系。刘帅有时和妻子开玩笑说,“没事不要打电话给我,有事也不要打电话给我,因为打电话也找不到我。”刘帅记得,当初儿子出生时,他提前获知了妻子的预产期,在家等候了几天,终于等到了儿子出生,在家照顾二十几天后,他便匆匆离开。“我走的时候儿子只出生20多天,我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半岁,等我下一次再见到他时,儿子已经一岁了。”说起这些,刘帅忍不住哽咽落泪。

  刘帅坦言,这些年,自己能在高铁司机的岗位上安心工作,离不开家人的辛勤付出。刘帅说,和妻子结婚这么多年,他一直答应妻子说要带她去看海。但这个想法都说了5年了,却一直没能兑现。“为了旅客们平安回家,不仅铁路人在春节期间要坚守岗位,铁路人的家属也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刘帅说。每次看到列车安全到达的那一刻,他都觉得,能让那么多家庭团聚,自己再辛苦也值了。(肖欢欢 实习生潘梓宏)

请关注:
分享到: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党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