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社会 > 社会新闻

泪目!这封85年前的信,字字写满了妈妈的爱

   这是一封85年前一位母亲写给幼子的家书,也是这位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写下的绝笔信。从此,母子再未相见。

  “母亲对于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实在是遗憾的事情。母亲因为坚决地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希望你,宁儿啊!赶快成人,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

  图为赵一曼写给儿子宁儿的信(非原件)(照片由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提供)

  85年后,重读这封家书,寥寥数语,一字一泪。

  一封与子遗书、一张母子合影,这是作为母亲的赵一曼留给孩子的最后念想。在敌人面前坚贞不屈的她,想起最牵挂的儿子时,流露出母亲特有的柔软。那一年,她只有31岁,儿子7岁。

  图为赵一曼与儿子宁儿的合影(照片由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提供)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1905年出生在四川宜宾,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九一八”事变后,党组织派赵一曼到东北领导抗日斗争。

  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馆长刘秀华说,赵一曼到东北后,负责奉天纺纱厂等4个工厂的地下党组织工作。1935年,赵一曼任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二团政治委员,在与日军作战中,她为掩护部队负伤后在昏迷中被俘。

  烙铁烫、灌汽油、电刑……“任凭敌人怎么审讯,她始终没有泄露党的任何机密。”刘秀华说。

  图为赵一曼(照片由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提供)

  1936年8月2日凌晨,赵一曼被押上去珠河的火车。预感到即将牺牲,她向押送人员要来纸笔,写下这封绝笔信。

  “这个世上,儿子是她最不舍的牵挂。”刘秀华说。

  20多年后,当年的宁儿、已经长大成人的陈掖贤,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母亲就是抗日英雄赵一曼。在东北烈士纪念馆里,他痛哭着抄下了母亲的这份遗书。

  赵一曼这封绝笔信中写道: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

  “赵一曼没能像大多数妈妈一样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范丽红说,“但她用自己的牺牲告诉儿子怎样做一个中国人。这封信的每个字都写满了一个妈妈的爱,也写满了一个人对国家和民族的爱。”(记者徐扬、赵洪南、张博群)

请关注:
分享到: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更多党媒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