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网散谭

  王仙明,祖籍河北邢台,生于山东聊城。毕业于山东大学,主修历史,辅修民法。青葱岁月壮怀激烈,率尔拿起法学武器躬行践履儒家“修齐治平”之道。奈何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对法学的冲动压抑不下对文史哲的热爱。更兼步出校门即置身于新闻阵营摸爬滚打,琐事俗务,羁绊种种,研习法学数载,无果而退。


  之后跟着感觉走,只读喜欢读的书。揣摩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以之为文字标尺;乱翻中西哲学史,走马观花而已;学《易》,参以李卫东的作品,不敢说有所得;沉酣于佛教、基督教经典,友朋间时有所论,大抵是野狐禅,愿与时进。


  由此观之,读书既杂且乱,没有一点章法。青春蹉跎,一事无成,也正应了那句俗谚:“种牡丹者得花,种蒺藜者得刺”。


  算来,在纸媒工作17年,其中编辑岗位8年,记者岗位9年,终于记者部主任一职。所获新闻奖包揽山东新闻奖、山东市地报新闻奖、中国市地报新闻奖的一二三等奖,其他杂项奖若干。新闻论文若干,均发表于省级以上新闻专业期刊;只是些采编体悟,尽管有观点被方家大段引用,但是自知与正经八百的学术论文之差,不可以道里计。这些奖项和论文换来了副高级职称。2012年10月任职于本网,职务执行总编。


  二百多年前,哥尼斯堡的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提出四个问题:1、我能干什么;2、我应该做什么;3、我能期待什么;4、人是什么。这是气势恢弘、内蕴深邃、亘古亘今的大问题,其答案是繁琐的、沉重的,也是动态的。这里,轻松一下,将其转换成指向小我的小问题,想来亦无不妥。呵呵,那我就搬取鲁国老乡公西赤的几个字来作答——“非曰能之,愿学焉。”

更多 >>箴言周刊

我自己爱好研究,具有极强烈的求知欲,急切地要获得知识,每前进一步都感到满足。有一个时期,我相信这都会促进人类的繁荣,我蔑视无知的贱民。卢梭纠正了我。骄傲的优越感消失了,我逐渐尊重人类。如果我不相信这种思考能够使我承认其他一切职业有价值,即重新确定人类的权利,我想我自己还不如一个普通劳动者那样有用。 ——康德

电话:0635-2921007

QQ:811458729

阳光满屋

历经年余呕心沥血的采写编校,《阳光大姐金牌育儿》丛书,犹如东方的红日,喷薄而出。她的雍容、华丽和大气,禁得起多少欢声与赞叹啊!

>> 详细

奇人颜先生传

颜先生者,敝乡之奇人也。少有令名而不狂,及长善赌而不嗜。瓜瓞绵绵,寿近期颐。其重孙,吾小友也,尝谓余曰:“汝业传媒久矣,吾曾祖行状,汝可属文而纪之耶?”余详闻颜先

>> 详细

哲人其萎

8月9日晚,我在微信朋友圈忽然看到王学典老师写于去年9月的文章:《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痛悼张金光先生》,惊悉张老师已经作古,这不啻一记重锤猛然敲在我的心头。我在山东大

>> 详细

幸福都去哪儿了

  人的所有追求,归结的最后,不就是幸福吗?然而,幸福却是这样的琢磨不透。衣、食、住、行等物质需求完全满足乃至极大地满足之后,有时却依然会感叹生活寡淡得像一杯白水、生命无

>> 详细

纯粹的写作

  行走于人世间,工作与家庭、琐事与俗务,浮沉其间,解脱,太难。

所以我们要写作,写作是工具是场所是渠道是安慰,在风中在雨里或咏叹或长啸,藉此捕捉一个实在,确认“我

>> 详细

小湖

  在喧嚣城市的南郊,邂逅一泓婉约的湖水。问取不到名字,姑且名之曰“小湖”。小湖略呈圆形,足球场大小,周遭遍植垂柳。像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孩子,小湖镇日躲在绿柳的怀抱里。

>> 详细

十年

  十年前风华正茂,手里有的是时间。走出大学校园时,我们曾经豪迈地说:“十年后再见!” 十年了,每个人交出了怎样的答卷呢?有的拿下硕士、博士学位,在大学里著书立说,意气风发;

>> 详细

苦丁

  史君是我的客户兼朋友,一次酒后请他喝茶,他喝苦丁。数片长且细的叶子在水中浮沉,他很舒服地呷了一口,眉却微蹙。 我不解:“既然苦,喝它何苦?”“苦味是精神的‘冷水浴’

>> 详细

记得那年军训时

  我中学毕业时还没有打工一说,城乡二元对立;生而为乡下人,要跳出“农门”,路子除去考学,就是参军。我作为应届生高考时第一志愿是南京的军校,落榜后我决定参军。母亲却把我落

>> 详细

回忆山大历史系诸先生(之一)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1992年初,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先后到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视察。他老人家的“南巡讲话”,在共和国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这一年秋,

>> 详细

萝卜•白菜

我会成为另一个我吗?这些年,对一些事物的看法有了连自己都备感讶异的变化,比如萝卜、白菜。 以前走进菜市场,从不会正眼去看萝卜、白菜。在酒店点菜,见到萝卜、白菜就

>> 详细

石榴

祖父的院子里有一棵茂盛的石榴树,乃高祖暮年所手植。石榴树树干奇崛苍劲,枝条郁郁青青,观其气势,简直就是大宅院的中心和主题。夏赏花,秋食果,年复一年。石榴树对我来说

>> 详细

秋天

  云淡天高,草木摇落,池水生寒,又是一个四季轮回的秋天。 如果说夏天是一场汗水淋漓、精疲力竭的马拉松,那么,秋天则是抵达终点后悠游、懒散的漫步。夏天里所有的热烈、昂扬

>> 详细

夏天

  春是夏的热身,秋是冬的演习,一年的主题就是热与冷。夏天尽管热闹,可是,与萧瑟的冬天相比,确乎乏善可陈。除了热还是热,一味的热。天冷,尚可加衣,热呢?反正不能整天守着空

>> 详细

青草池塘处处蛙

今夏苦雨,在城市“看海”竟然算不上新闻。可是,我所生于斯长于斯的乡下,一座其貌不扬的北方小镇,却没有给我留下任何“水漫金山”的记忆。小镇有东西南北四条主街,每个街

>> 详细

红顶商人巴寡妇清

   近来,几位红顶商人与几位高官一起倒掉。有人惊叹:在商言商,远离政治!其实,大商人远离政治,就像小商人接近政治一样难。 红顶商人在中国源远流长,有史可考鼻祖级的,当推

>> 详细

刘邦与汉初儒学

汉高帝刘邦出身农民家庭,年轻时游手好闲,不务正业,33岁才混上泗水亭长,撑死是个科级干部。当上国家最高领导人之后发表过两首诗:《鸿鹄歌》和《大风歌》,一个32字,一个23字

>> 详细

论商人范蠡

  当曾经的政治家、军事家范蠡与江南美女西施泛舟湖上把酒临风之时,回首前尘,他会为自己没有早早地弃政从商而嗟叹么? 范蠡大半辈子汲汲于权势,苦心人,天不负,42岁时终获越

>>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