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聊网散谭 > 昔我往矣

奇人颜先生传

QQ图片20150109152909.jpg

        颜先生者,敝乡之奇人也。少有令名而不狂,及长善赌而不嗜。瓜瓞绵绵,寿近期颐。其重孙,吾小友也,尝谓余曰:“汝业传媒久矣,吾曾祖行状,汝可属文而纪之耶?”余详闻颜先生之事迹,亦伤其名湮没村野而不彰。虽其名讳、字、号均不可考,乃试为其作传耳。

        颜先生诞于前清光绪末年,郡望起于东海之琅琊。祖谱名人灿若星辰,由琅琊而上溯,始祖乃鲁之陬邑“复圣”颜回也。及至颜先生父祖辈,泯然而为耕夫矣。

        颜先生少时,其伯父与邻人二家之田地犬牙差互,累年以分界争执,言语不和,挥拳相向,形同仇雠,乡贤不能为之解。某年播种之时,纷争又起。颜先生既明原委,乃疾曰:“此有何难哉?吾且为尔分!”髫龄小儿口出大言,人皆掩口胡卢而笑。长者允之。颜先生略为沉吟,即持枯枝于田间勾画,分割之妙直如拨云见日。众咸愕然,无不拍手称奇。

        西哲柏拉图氏有言:“上帝乃为一几何学家”。揆诸古希腊“几何学”之本意,实为“土地测量术”。芸芸众生俯仰于空间、时间之中,其于空间愈敏感,则其天赋愈深,孰谓斯言不确乎?曹冲称象,古今之人无不叹其早慧;颜先生分地,无乃不可与其相称乎?

        颜先生未冠之时,里宰聘一善珠算老者作帐。颜先生偶往观,陶乎此技,恭请老者曰:“阿爷可否为小子讲解一二?”长者但颔首笑曰:“非数月之功乃不能精,片言可决乎?!”颜先生再请,老者乃略授歌诀,语落,颜先生即取算盘,拨弄如行云流水。老者奇之,乃更教之。饭顷,老者即曰:“博闻强记、举一反三若汝者,老夫平生未尝闻也!汝已尽得老夫平生之所学!”老者异其人,怜其才,复教其千百字。自此,颜先生书算皆精。

        颜先生之慧名远播乡里,既负盛名,谦恭愈甚,毫无骄矜之意色。时有乡人求助、求教,颜先生无不倾心助之、教之。儒雅不绝,斯文在兹,遗风馀韵,泽被乡里,洵然有圣裔之气象焉。

        及其壮也,为避战乱而谋衣食,颜先生奔走东北,佣耕于哈尔滨郊外某菜圃,日逐为某酒肆送菜。既久,乃见酒肆计帐混乱不堪,经理攒眉蹙额。颜先生毛遂自荐,经理斥之曰:“吾数易会计,帐亦不能清,竖子焉能为算乎?!”先生谆切请曰:“试为大人理帐,不清,则责小子!”经理哂之,抱帐目堆于颜先生前。颜先生左翻帐,右拨珠,噼啪盈耳。自晨至昏,帐目丝分缕解,庶易晓畅。经理观之,心力大省,喜甚,遂延其为座上宾。翌日,聘为账房,倚为股肱。

        东北天寒,长夜漫漫,赌风颇盛。颜先生偶于工余往观赌场,旬日观摩,不期诸赌技均被其洞穿。颜先生之记忆力,瞠乎与照相机相类,于每一竹牌背后纹路,可辨其细微之别。职是之故,颜先生发牌,每于对手牌洞若观火。颜先生亦有输,盖因其行事唯谨、玲珑剔透,防人忌恨而遭暗算故也。

        数年,颜先生累金可买地三十亩,乃于月黑风高之夜悄然逃离东北。返乡之后,颜先生买田置地,躬耕陇亩。乡下亦设赌局,家人每劝其赌,颜先生辄詈骂之。颜先生临财而知止,金盆洗手矣。

        忽忽忆起,余昔受教于乡闾庠序之时,得谋颜先生一面。颜先生鹤发童颜,慈眉善目;呼余小名,问答数语,霁月光风,蔼蔼然仁者之相。

        某曰:世人恒以智商、情商不可得兼,乌知颜先生之智商、情商皆为人中麟凤乎?!不宁唯是,俗人常于诱惑之前不能自持而致沉沦,而颜先生善赌而不嗜,定力之强,其为天人也欤?!

        英哲弗兰西斯·培根氏有言:“所有之知识,皆不过记忆耳!”余缀此文竟,乃掷笔而叹:芝兰不择其壤,高手乃落民间。设若先生生于盛世,辅以良师,系统教之,定为著名学者、大牌教授矣!於戏!上天对先生何其眷注,乃令其英才卓荦、拔乎其萃!上天又对先生何其作弄,乃令其生于乱世!嗟乎!时过景迁,世事难全,余徒怅惋于未能与奇人长谈而相知也。

        作者:王仙明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新闻人文纪实视觉故事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本网原创专题聊城人物聊城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