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本网原创专题

2014-08-05第6期

聚焦聊城实体书店的逆势突围

有着公共产品属性的实体书店,往往作为一个城市的文明风景线、精神栖息地而存在着。而为实体书店所赋予的这种文化意义并没有为它的生存带来太多的裨益。十几年来,全国范围内近五成实体书店的倒闭昭示着实体书店经营寒冬的到来。在历史上,海源阁曾经是聊城文化昌盛的一个标志,数十万卷的藏书培养了聊城古城区重文阅读的特质,也影响了生长在古城区上的人们。但是,曾经的光辉依旧无法阻止聊城的实体书店远离当下的这个寒冬。如此,实体书店如何逆势突围,便成为一个值得讨论的命题。

  有着公共产品属性的实体书店,往往作为一个城市的文明风景线、精神栖息地而存在着。而为实体书店所赋予的这种文化意义并没有为它的生存带来太多的裨益。十几年来,全国范围内近五成实体书店的倒闭昭示着实体书店经营寒冬的到来。在历史上,海源阁曾经是聊城文化昌盛的一个标志,数十万卷的藏书培养了聊城古城区重文阅读的特质,也影响了生长在古城区上的人们。但是,曾经的光辉依旧无法阻止聊城的实体书店远离当下的这个寒冬。如此,实体书店如何逆势突围,便成为一个值得讨论的命题。

渐成夕阳产业 聊城实体书店处境堪忧

  在经营最鼎盛的时期,聊城城区有多少家书店,已经无从得知。但是,曾经标注于地图上的诸多书店,现今已经不知去向已是不争的事实。纵观聊城城区的书店,大都以学校为聚焦点分散开来,三三两两地聚集着,除了经营图书,还兼营文具、玩具、零食等其他副业。除以学生为客源经营教辅图书为主兼营与学生相关的第三产业的书店以外,在城区还有一些专门经营法律、考试等的专业书店。前者凭借着较多的学生客源,后者依托专业定位,就目前为止还能维持经营,却也是举步维艰。

  将视角放大到全国的实体书店市场,不难发现,实体书店所处于的窘境,面临的挑战以及转型的压力,正在被一轮又一轮的倒闭潮所证实着。据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书业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已有将近五成的实体书店倒闭,而且在租金持续高涨、电商分流顾客以及读者阅读习惯改变等因素冲击下,这一趋势仍在不断扩大。

  无独有偶,即使是在书店星罗棋布的如同咖啡馆、面包店一样的欧洲国家,伴随着网络书店和电子图书的兴盛,以及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欧洲的书业也难免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统计数据显示,西班牙通过实体书店所销售的图书仅占到整个图书市场的35%,而在2008年遭遇经济危机以来,政府对图书业减少了一半的补贴更是让实体书店的经营雪上加霜。而在不到4500个的比利时实体书店中,书店的纯收益不足1.5%,加之投资上的乏力,银行给书店贷款的意愿降低,更是形成看恶性循环。

  实体书店的倒闭以及现存实体书店的不景气,背后的原因颇多,不断攀高的房价加之人力成本、仓储成本的日益走高加重了实体书店经营的支付成本,在网络上购买图书的便捷和低价同时对实体书店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实体书店经营惨淡看似是必然的。

  而相较于在夹缝中求生存的民营书店,老牌国营新华书店则优越不少。新华书店隶属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国出版集团,据不完全统计,在全国已经有14000多个发售网点。凭借体制上的优势,新华书店以国营信誉能及时贷款以及付款保证了资金的充足,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点也不难获取规模利益。在国有资本的支持下,新华书店顺利发展成为了全国最大的连锁书店。尽管如此,然而实体书店倒闭潮的余波还是波及了这一老牌书店,由于体制僵化、激励机制不活、竞争意识不强、社会负担沉重等问题的长期存在,新华书店也陷入了困境。

迟暮之年的挣扎 书店“入网”开辟营销新渠道

  实体书店所面临的冲击,在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网络书店的竞争。在聊城实体书店的经营难以为继的今天,城区已经有不少实体书店开始转战网络,成立网络书店。鲁西图书城在从铁塔商场易址到振兴西路之后,把更多的经历投向了图书批发和网上销售,此外也有部分民营书店选择了“入网”,在淘宝、天猫开设网店,或者自建了平台开展电子商务。

  发展网络书店,需要有强大的资本,才能做出规模和效益,形成品牌才能获得公众认知。在资本不足的情况下,民营书店的网店与当下已经成型的电商相比将会凸显劣势,加之所售图书品种规模的有限以及配送区域的问题,面对当当网、京东商城这类网店巨头,一遇价格战、恶性竞争,便会举步维艰。

  总体来讲,这种转型是否能够成功,业界目前普遍还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不可否认的是,实体书店和网店在经营及管理上大相径庭,也有很多的矛盾和冲突,在这方面一元化比多元化更容易把细节工作做精做细做到位,更具有竞争优势。

  为城市留一脉书香 期待外部软环境改善

  面对各种挑战,民营实体书店如何突围成了一个不小的难题。在很多大城市,实体书店正变成体验实体,为顾客提供立体的、多层次的购买体验。把书店与咖啡厅、水吧、游戏厅、艺术展厅相结合,已不再是什么稀罕事,台湾诚品书店还把厨房、讲座等搬进书店。为了生存,聊城的实体书店也做了各种各样的调整用于自救,一些和“文化”相关的副产品,将卖书衍生成为卖‘文化’。

  卖“文化”的创意可谓可圈可点,但是所需的资金支持从何而来确是一个急需解决的难题。那实体书店能不能寻求政府的援手?在国外,政府扶持实体书店尤其是中小书店的做法早有惯例:法国长期免征书店所得税,加拿大为独立书店购置电脑设备支付一半的费用,日本和韩国制定图书最低折扣以保护实体书店与网络书店处于平等的竞争舞台。而在2012年,上海市政府在今年的“世界读书日”出资500万资助35家民营实体书店的举措更是让人看到了希望。

  除此之外,7月15日,众筹网一个名为“字里行间”的项目创造了一个出版众筹行业的奇迹:50万元的项目筹资目标,24小时众筹100多万元,这引发了用户和行业人士的关注。字里行间作为国内第一个通过众筹方式募资成功的实体书店,它24小时筹得100万的经验充分证明了众筹模式在实体书店领域的广泛适用性,以及无限的发展空间,该众筹案例将为国内众多的实体书店经营模式提供新的借鉴思路。

  无疑,外部软环境的改善将会助力聊城的实体书店走出寒冬,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留住一脉书香。

采撷他山之石助力本地实体书店逆势突围

  尽管处境艰难,但是实体书店文化氛围的浓郁、体验增殖性的存在仍然使其保有着优势。聊城城区的实体书店若要成功逆势突围,在全国范围内借鉴其他实体书店的成功经验便变得必不可少。

  台湾的诚品书店发展到惊叹,已经成为了台北的文化地标,即便是现在的成功,在25年的经营中诚品书店也有15年在赔钱。诚品书店经营中最大的成功就是逆向而动,将书店定义为多元的、动态的文化事业,而从来没有把自己定格为单纯卖书的书店仅仅是零售书籍, 诚品书店往往是租下一整栋楼,包装之后,以诚品书店为品牌,进行各类零售商品的组合。书店的生意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以此获得利润,供养书店。诚品书店长期举办各种讲演、座谈及展览等, 并开设网络销售渠道,其1999年开始亚洲首创的24小时不打烊模式,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文化符号。

  位于广州太古汇的方所书店,也享有着相当盛名,其每期名家分享会都特别盏鬼,吸引大批粉丝蜂拥而至,已成为广州文化地标之一。资料显示,方所成立于2011年末,总面积达到1800平方米,其官方介绍称,方所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组合,涵盖了书店、美学生活馆、咖啡店、艺廊与例外服装,汇聚文化与创意、人才与作品。

  时尚廊在世贸天阶北楼二层的东侧,作为时尚集团旗下的一家后现代气息浓郁,以“Lounge” 为概念的充满现代感与人文气息的艺文空间,将书吧、咖啡吧、餐厅、小型活动场所有机的结合在了一起,充分诠释了混搭、跨界、多元风格的独特与协调。这里不仅仅是一家书店,更是一个集画作展售、讲座、诵诗会、产品发布、小剧场、装置艺术、电影欣赏等于一体的多功能艺文空间。

  讨论实体书店的未来,创新无疑是一个始终绕不开的话题。生存之道依靠的便是多元化合作:结合餐饮、文具销售等获得利润。可以预计的是,若人们对书店的需要不只是买书,而是为了一家书店而上门,或是体验阅读气氛,或者搜得别处没有的书,这才是未来书店维持发展之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