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国内 > 聚焦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 > 基层一线

新旧动能转换风口上,山东银行业究竟该做点啥

 山东银行业究竟该做点啥.jpg

  今天朋友圈中,被“新旧动能转换”刷了屏。

  银行间的同志们也是一样,不少办公室的朋友为了研究最新的政策和指示,开了七八个小时的会,点灯熬夜学习理论,那种精神头,不亚于对待当年的联产责任承包制。

  洋洋万字的讲话稿,其实可以用一段话来概括:

  紧紧抓住综合试验区建设重大历史机遇,加快推动新旧动能转换;抓住重点突出特色,大力发展现代优势产业集群,要推动新兴产业快成长、上规模。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智慧海洋、医养健康等五个产业属于新兴产业,是培育发展新动能、赢得未来竞争新优势的关键所在。

  新旧动能转换大格局已定,对山东未来发展的带动效应具有重要意思。

  那么这又会对山东省金融业大环境产生哪些具体影响,山东省的银行机构和金融业监管部门究竟该借着这股东风做点啥?

  一

  在信贷方面,应尽快取消对鲁中、鲁北、鲁西南一些地区的企业贷款非市场化指导。

  就在今天下午,我和某外地城商行济南分行的相关负责人就一个贷款纠纷案件聊了聊,按照银行的说法,这家企业已经没救了,但是当地政府还是要求银行不抽贷,续贷。

  这种事情,我并不是第一次听说。2016年5月,在鲁南苏北交界的某县,也有多家银行抱就对我怨过此类问题。贷吧,有一定几率收不回来,不贷吧,又显得不好交代。

  当然,主政方这么想也是有原因的,都是当地的大企业,甚至是以前的支柱企业,一旦破产清算之后,这么多下岗职工会不会造成新的社会问题?

  然则,从新旧动能转换的角度上讲,这些半死不活需要贷款续命的企业,大多数都是“落后产能”的代表,例如鲁南苏北的那个企业,之前转型好几次,拖拉机都做过,但一直不太成功。

  再说一个具体事例,之前接触过一个投诉,老两口的独子是某股份行济南支行网点的对公客户经理,因为一笔鲁中某地的担保贷款,冒险借了几百万的过桥,最后行内出了变故,客户也跑路了,竟然把自己套了进去,几套房子都被民间借贷收走,硬挺了一年多,最后猝死才解脱了这一切,年仅31岁。

  他生前所对接就是粗放型钢铁加工生产企业,也就是这次大会上亟需转换的相对落后产能。其实监管部门也无需隐瞒,去年山东省不少银行业坏账都来自于这些落后产能的企业,这一点银行做对公的都明白。

  银行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只不过有时候拗不过当地。整个业内已经对落后产能恐惧到了搞笑的地步,甚至我之前在潍坊开发区碰到这样一个企业,本身是做高速公路护栏工程的,也没啥风险,但是企业名字里面有钢铁二字,在寻求贷款时,很多银行一听企业名就挂了电话。

  二

  一方面要抓紧现代新兴产业的政策导向,另一方面还要为这些新兴产业提供足够的贷款,甚至设计专门的贷款产品,针对产业密集的地区设立支行、拓展业务,并且打破固有的贷款政策壁垒。

  大约三四年之前,青岛银行科技支行在红岛挂牌成立,在基层深入了解了一周之后,很多高新技术创业企业的老板跟我诉苦说,自己从国外回来,除了一张专利证书和没法给银行展示的知识水平之外,没有任何可以抵押贷款的东西,所以在起步阶段,很多银行是不接受这种知识产权贷款方式的。风险高,未来无法掌握,银行毕竟要为风险考虑。

  也就在青岛银行的科技支行创立之后,其实很大程度上缓解了青岛红岛地区的创业企业资金难问题,红岛地区又是青岛本身的石墨烯研发基地,石墨烯本身又被誉为我国在新材料方面赶超西方国家的重要一环,这些年来,青岛银行的科技支行做了贡献,更赚了钱。其实这很多错,名利双收。

  在这个新旧动能转换的风口上,既然省委省政府提出了新兴产业未来的发展,既然银行注定要从以往的钢铁煤炭落后产能方面走出来,何不学学青岛银行在几年前的经验?打破这种贷款壁垒。

  风险固然会有,但银行业做的就是风险买卖,利润能够覆盖风险即可,甚至在当下金融环境下,以不良为主的风险完全可以看作是经营成本,多尝试,总能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转型道路。

  另外,在固有的产业模式中,能够赚钱的贷款项目莫过于机场、铁路这类大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而在这种原有模式下,地方政府较为看重五大国有行和地方法人银行,对于当地规模本就不大的异地股份行或者城商行来讲,这一块肥肉很难吃进嘴里。

  但既然现在山东提出了新旧动能转换,也提出了加快新型技术产业的发展,那些这一块科技高低未来的财政扶持力度和政策倾斜度会海量加大,对于银行信贷来讲更是极优资产,与以往大型基础设施投资不同的是,除了高端装备制造外,高新技术产业、海洋医药、生物工程这些产业都具有“硅谷式”小快灵的特征,只要看准机会,在信贷方面对这些企业予以恰到好处的支持,肯定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益。

  三

  调动内部积极性,做大做强零售业务,重视年轻业务骨干,转换固有的“唯资源论”选才方式。

  其实银行自身也需要进行新旧动能转换,目前山东省银行业当中,“落后动能”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外部来讲,因为各种原因依然将金融资源注入落后产能、产业中,最终导致自己也被拖累;对内来讲,过分注重“资源带入”,讲究短期效应,忽视了人和人才的能动性,最终导致零售业务过少,银行发展“下盘不稳”。

  目前山东省青岛、济南两大银行一级分行聚集地的分行总数在100家左右,这100家银行中,绝大多数的零售业务比重低于三分之一。那这些银行靠什么来维持每年几亿、十几亿的增长规模?

  当然是靠各种资源冲量了。弄一个大企业老板、财务总监的孩子过来上班,这一下子资源带入几千万、几个亿,那你们一个支行,甚至一个分行营业部,得奋斗多少天才能做出这个业绩?省事,省钱,还快,显示了行长们的出色“政绩”。

  但你们也肯定知道,这个银行今天出五十万挖了一个人,明天那个银行又出一百万挖这个人,到最后的结果必然是银行业发展的虚胖,务虚。

  这种选才背景下,也必然会导致绝大多数银行基层员工晋升无望,消极怠工,拒绝零售,依靠关系。或者隐忍,学了技术之后跳槽到别的银行。

  其实目前在新旧动能转换的大背景下,山东银行业更需要解决的是人和人心的问题,调动积极性,重视人才,注重长期规划。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