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国内 > 聚焦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 > 政在布局

点击“靓词”,读懂新旧动能转换

 

  加快建设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是我省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支点、提高经济创新力的重大平台、赢得区域竞争优势的强力抓手。2月22日,我省召开大会,动员各级各部门、广大党员干部和各方力量,思想再解放、改革再深入、工作再抓实,迅速全面展开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吹响山东向高质量发展的进军号,迈出经济文化强省建设的新步伐。

  如何抓住这一山东发展的重大历史机遇、迎接重大挑战?省委书记刘家义在大会讲话中的关键“靓词”,让人眼前一亮、为之一振,从中可以感受我省加快综合试验区建设、大力发展现代优势产业集群、用好改革开放“关键一招”,奋力实现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强烈紧迫感、危机感和使命感。

  发展方式不能“涛声依旧”

  □本报记者 杨学莹 赵小菊

  “如果我们的发展方式涛声依旧,产业结构还是那张旧船票,就永远登不上高质量发展的巨轮,对全国经济增长、节能减排、区域协调发展等,都是一个大拖累。”动员大会上,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谈到“加快建设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是实现我省高质量发展的战略支点”时这样表示。

  产业结构不优,新动能成长不快,发展活力不足,经济效益不高,正是我省经济发展的短板。这四个“不”,拉低了山东的区域竞争优势,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陷入了由别人追着跑到追着别人跑的尴尬境地。

  回首来路,由于多种原因,山东形成了“两个70%”的资源型、重化型产业结构。产业层次低、质量效益差、污染排放重,一直是我省的“心头之痛”。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带来了产业转型升级的倒逼压力,也是一次经济浴火重生的重大机遇。南方一些省市见事早、行动快,搭上了转方式调结构的头班车。广东实施产业、劳动力“双转移战略”,加速推动“腾笼换鸟”;江苏实施产业高端发展、信息化引领等六大行动,推动产业向“高轻优强”调整优化;浙江实施“四换三名”工程,打造经济升级版,推动了经济质量和效益提升,在新一轮竞争中走在了前列。在这方面,我省也采取了不少措施,取得了不少成效,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没有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转到位、调到位。

  2017年,我省的信息技术产业主营业务收入1.5万亿元,只占规上工业的10%左右。主营业务收入排前列的轻工、化工、机械、纺织、冶金多为资源型产业,能源原材料产业占40%以上,而广东、江苏两省第一大行业均为计算机通信制造业;全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我省只有2家,排名都在60名以后,滴滴打车、支付宝、微信红包等具有超前引领作用的创新模式,都没原创在山东。服务业仍以交通、商贸、餐饮住宿等传统服务业为主,现代服务业发展较慢。

  “与南方省份相比,我们更大的差距不在生产制造和一般的生活性服务业上,而是大数据等生产性服务业上。”烟台市长张永霞告诉记者,“山东往往是生产出1就是1,南方是生产出1可以叠加成10。我们很多文章还需要进一步做深做透。”

  她以烟台举例:烟台的工业体量大、门类齐全,国家的43个工业大类,烟台有38个。这是优势,不能丢掉。现在的重点是如何挖掘其数字经济潜力,使其尽量由1叠加到10,促进产业转型升级。

  发展方式不能涛声依旧,一个直接的原因就是资源环境倒逼。我省能耗总量、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均居全国前列,能源消耗占全国的9%,其中煤炭消费量占全国的10.6%;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排放总量全国第一;万元生产总值能耗为0.57吨标准煤,高于广东、江苏等省。

  对资源环境倒逼新旧动能转换和产业转型升级,淄博市委书记周连华有深切感受。“我们现在的‘旧动能’占到了七成多。我们想通过加快传统产业技术改造、大力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尽快扭转这一对比,尽早形成新动能占主导的局面。”周连华说。

  发展最重要的是看质量效益。我省2017年单位生产总值财政贡献率只有8.39%,分别比江苏、浙江、广东低1.12、2.82和4.20个百分点。最近,有研究报告认为,我省转调进程总体上落后于广东、江苏5年,有些方面落后得更多。

  产业结构调整是必须要翻过的一座高山,是必须要打赢的一场硬仗。这需要我们用足用好综合试验区建设重大战略机遇和政策,加快把新兴产业培育大,把传统产业改造好,把落后产能化解掉,打造现代产业新体系,全面提升经济发展质量和竞争力。

  “旧船票”如何转成“新证件”,关键在项目,要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砸实。省发改委主任张新文介绍,去年4月我省在综合试验区方案起草之初,便同步启动了重大项目库建设。经过9个月的精心策划、筛选,目前已入库了900个新旧动能转换重大项目,概算总投资4万亿元。

  “这900个项目,几乎全部是‘新动能’、全部面向‘四新’。没有一个火电项目,没有一个传统制造业项目。”张新文说,第一步的目标是到2022年,我省十强产业增加值占比60%,达到“及格”水平,基本形成新动能主导经济发展的新格局。

  “坐不住、等不起”

  □本报记者 王川 赵小菊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长期以来,山东在全国区域发展格局中一直处于优势地位。但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现在,我省在全国区域竞争大棋局中,已经不那么耀眼。

  “在座的每一位同志,都要有坐不住、等不起的紧迫感,都要有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的危机感,都要有勇于担当、造福山东人民的使命感。我们必须牢牢抓住用好综合试验区建设这个重大历史性机遇,确保山东在激烈的区域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动员大会上,省委书记刘家义的讲话振聋发聩。

  坐不住、等不起,紧迫感从对标先进中来。从经济总量上看,我省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5860亿扩大到2017年1.72万亿;与江苏的差距由50亿扩大到1.32万亿。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我省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约1350亿扩大到2017年的约5200亿,与江苏的差距由约770亿扩大到约2100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也呈现继续扩大之势。

  坐不住、等不起,紧迫感从区域竞争中来。环视周边,我们受相邻区域发展的挤压越来越重。向北,京津冀协同发展势头强劲,北京加快“瘦身提质”、天津加快“强身聚核”、河北加快“健身增效”,特别是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定位“千年大计、国家大事”,未来发展不可限量。向南,长江经济带生机勃勃,其龙头上海建立了中国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全力申建自由贸易港,将引领长江经济带进入发展新阶段,改变中国的经济地理版图。向西,中原经济区异军突起,随着粮食生产核心区、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郑洛新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中原城市群、米字形高铁网等重大建设蓬勃展开,区域发展地位猛升。

  坐不住、等不起,紧迫感从开放合作的程度中来。放眼开放,我们参与国际合作的区位优势越来越少。我省与日韩合作地理位置优越,长期是东北亚经济圈的重要一极。但近年来受地缘政治变化影响,我省与日韩地方经贸合作不确定性增加,对外合作的海上大通道优势发挥不出来。2017年,我省外贸依存度比全国低近10个百分点,与这种状况密切相关。

  标兵渐行渐远,追兵越来越近,发展形势逼人,竞争态势逼人,全省上下憋足一口气、铆足一股劲、希望山东重塑辉煌的呼声逼人。

  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抢占先机,紧迫感在企业身上更为明显。“新旧动能转换既是发展所需、更是生存之策。如果不能尽快培育开启新动能,实现精准有效供给,奋斗所建立的优势就会减弱甚至丧失。因此,新旧动能转换是企业立足长远发展的根本之策。”保龄宝生物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刘宗利表示。

  干在实处永无止境,走在前列要谋新篇。忧患意识背后催生的清醒认识和规划措施,正是我们肩负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重大使命与机遇的可依赖路径。

  科技革命面前“无问西东”

  □本报记者 于新悦 代玲玲

  世界科技革命、产业变革与区域经济崛起息息相关,每一次科技革命,都改写了世界经济版图和政治布局。世界经济中心几度转移,其中一条清晰脉络就是,科技一直是支撑经济中心地位的强大力量。一个国家是这样,一个省也是如此。

  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加速孕育、集聚迸发,正在引发产业分工重大调整,重塑地区竞争格局。兄弟省市纷纷寻找科技创新的突破口,抢占未来发展的制高点。比如,贵州省以大数据为引领,加快电子信息制造业发展,带动经济实现了弯道超车;杭州市信息经济增加值增速超过GDP增速两倍以上,对GDP的贡献率超过50%。

  正如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讲话中指出:实践证明,在科技革命面前“无问西东”,谁抢占了科技高地,谁就能在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

  相比之下,我省差距依然比较明显:2016年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规模以上工业产值的比重为33.8%,分别比江苏、浙江低7.7和6.3个百分点,比邻省河南低1.1个百分点。这些数字,反映的是我省科技创新能力不强,警醒的是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正从我们身边悄然滑过。

  “历史机遇时不我待,寻找科技创新的突破口,对山东抢占未来发展制高点至关重要。”省科技厅副厅长李储林说,建设新旧动能转化综合试验区,为我们有效吸纳人才、资金、技术等创新要素,加快建设技术创新体系,建立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的体制机制,提供了有利契机和重大平台,有助于一揽子解决长期制约我省科技创新的重大瓶颈和现实难题。

  如何用好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这块“金字招牌”,抢占科技高地,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李储林认为,关键在于解决三个问题:怎么让平台更有效?怎么让企业唱主角?怎么让人才活起来?

  刘家义在讲话中给出了答案:

  一是突出增加科技供给。统筹用好山东半岛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黄河三角洲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等国家战略,发挥创新平台载体优势,组织重大科研项目研发攻坚,增加原创性科技成果供给,大力促进创新成果转化,为产业集群发展插上科技的翅膀。

  二是突出强化企业主体。要进一步增强企业创新动力、活力和实力。突出应用导向,加大“创新券”等普惠性政策支持,争取更多的产业集群进入国家创新型产业集群试点范围;减轻企业负担,加大财政投入和税收减免力度,提高金融机构支持企业创新的服务水平;播撒创新种子,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紧密结合,在一些重点领域布局培育“小巨人”企业,实现几何级增长、跳跃式发展。

  三是突出厚植高端人才。目前,全国新一轮人才争夺战已经打响,几乎所有二线城市都出台了吸引人才的优惠政策。比如,长沙出台人才新政22条,南京施行人才安居工程等等。高层次人才是稀缺资源,别人争到了,再去挖,难度大、成本高。我省要实行更加积极有效的政策,优化人才发展环境,把国内外顶尖人才往山东引、往山东拉。要注重发挥本地高端人才的引领作用,为企业家创造更好成长环境,大力弘扬劳模精神、工匠精神,集聚强大的创新力量。

  “向前看”与“向后看”

  □本报记者 杨学莹 赵小菊

  动员大会上,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谈到“加快思想再解放”时说:“有人讲,南方一些省的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向前看’,用创新的思维寻找解决办法;山东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习惯于‘向后看’,看有没有成规惯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经验可用。”

  说到“向前看”和“向后看”,山东世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振华深有感触。几年前,他发起成立山东省动漫行业协会时,主管部门的办事人员问他:“其他省市有没有这个协会?”他回答说“有”,办事人员当即要求:“那你把红头文件拿给我看看!”

  最近的一次接触,让王振华对南方干部的魄力和效率刮目相看。南通一个区,在教育部的案例库看到世博公司和山东轻工职业学院成功合作成立了世博动漫学院,该区的副区长带着8个部门的一把手来到济南,请王振华过去,和当地的商贸职业学院也如此合作。仅用了3个月,该区就和世博公司签了协议,给了世博公司1万平方米的大楼,让他们建学院。

  “实现新旧动能转换,全省要来一次思想大解放。”山东农业大学名誉校长温孚江说,与南方几个省份相比,山东不能光比数字,还要看到数字之外,思想观念存在的巨大差距。他说,对企业和群众,南方省份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而北方人倾向于“法无授权不可为”。实际上,后半句是管政府的,山东有些干部拿它去管企业和群众,就大错特错了,就限制了创新、限制了发展。

  令人忧虑的是,一说新旧动能转换,有的同志第一反应,看有什么特殊的优惠政策、给多少钱、给哪些项目,有的只盯在给多少土地指标、环境容量上。这种思维方式不转变,新旧动能转换就无从谈起。

  “山东干部做事往往喜欢用行政手段。其实,应更加注重运用市场方式。要让干部有市场意识、创新思维。”日照市市长齐家滨说,新旧动能转换的主体是企业,转换的目的是让企业更有市场竞争力,归根结底还是要靠市场。

  “山东的传统文化讲中庸,不愿意出头、惹事,‘走出去’的意识淡薄,比较容易‘小富即安’。不能说这种文化不好,但不利于创业、发展,对通过各种努力改变现有境况的动力不足。”临沂市委书记王玉君说,这种文化表现在一些干部身上,就是不敢闯、不敢试,喜欢“回头看”,不行就“绕道走”。不敢担当,遇事首先考虑个人得失,觉得不干还没事,干了怕出事。扭转这种观念,在临沂,比我省的沿海城市更要紧迫。

  王玉君认为,改变这一局面,除了持续不断地加强干部思想教育,还要在法规建设、干部使用、考核评价等各个环节落实容错纠错机制,坚持“三个区分开来”,让干部大胆干事创业。

  “三核”与“多点”最终体现是“协同”

  □本报记者 代玲玲 于新悦

  随着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的深入推进,协调协同、融合互动、一体发展成为区域发展大势。着眼新旧动能转换大局,结合山东发展实际,经过充分论证,“三核引领、多点突破、融合互动”构成了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总体布局。

  “三核引领”,就是充分发挥济青烟三市经济实力雄厚、创新资源富集等综合优势,先行先试、率先突破、辐射带动,打造新旧动能转换主引擎,为全省新旧动能转换工作树立标杆。

  “多点突破”,就是积极支持其他14市依托区域内国家和省级经济开发区、高新区、海关特殊监管区等,发挥各自比较优势,明确重点突破方向,培育壮大特色经济和优势产业集群,打造若干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区域经济增长点。

  “融合互动”,就是立足各地现实基础和比较优势,创新区域协同发展机制,着力在产业升级协作、要素资源配置、基础设施互通、生态环保共建等重点领域深化改革探索,促进特色发展、错位发展和互动发展,努力实现全省整体效益最大化。

  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讲话中指出:必须明确,无论“三核引领”还是“多点突破”,最终都要体现在协同发展上,这需要从机制、政策、措施上加强创新。

  一要找准自己的位置。鼓励支持“各出各的优势牌”“各拿各的特色菜”,大力发展区域经济。

  二要释放政策红利。国家确定在综合试验区推行国家级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区等相关政策措施,赋予了一系列先行先试、试点示范的政策。这些政策涉及创新、产业、财税、金融、土地、开放、生态等诸多领域,一定要研究透、运用好,捞净“真金白银”,最大限度提高政策普惠面,为产业集群发展提供政策保障。

  三要加强协调推动。要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统筹推进资源要素配置,提高一体化发展水平,加快形成多点开花、点面结合、快速崛起、优势彰显的现代产业集群建设新格局。

  有什么样的布局,就有什么样的发展方向。省宏观经济研究院区域经济所副所长李莉认为,“三核、多点”是全省区域整体推进的飞跃,全省区域组团化、一体化、链条式发展模式日渐形成,充分体现了梯次扩散与节点辐射结合、全面推进与集中集约协调。特别是“三核引领”开创了从城市到城市群的新时代。

  省委党校经济学部副主任丁兆庆教授表示,实现协同发展,必须坚决破除区域间的行政分割,避免各自为战和恶性竞争,区域间要加强合作、形成合力,共同助力新旧动能转换。同时,要发挥省级层面的统筹协调作用,各区域也可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加强政策沟通和协调,努力形成区域共赢局面。

  从“我的政绩”中解放出来

  □本报记者 王川 赵小菊

  干部总有更替,任职总有期限,但一个地区或行业的高质量发展总体方向不能变,动能转换基本思路不能变。

  现在,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已经成为事关山东长远发展的关键一战,只有思想再解放,才能更加清醒地认识发展趋势,把握发展大势,更加精准地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在更大范围内汇聚起推进新旧动能转换的强大合力。

  “要着重从‘我的政绩’中解放出来,强化久久为功意识,不急功近利,不搞所谓的‘政绩’工程,努力创造经得起实践、历史、人民检验的业绩。”省委书记刘家义讲到加快思想再解放时,一连用了六个“着重”,其中,从“我的政绩”中解放出来着墨最多。

  我们完成一项工作,不仅承接前人的努力,最终也要接受后来者的检验。“新旧动能转换的结果,更多地表现在产品质量、产业层级、发展质量的提高。实现这一质的跃升,不可能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持续渐进的过程。动能释放过程中的曲折与起伏,往往使动能更新呈现为一种脉冲式的波浪推升,需要绵绵用力、久久为功。”省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刘冰说,赓续过往、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才能“不畏浮云遮望眼”进而“积跬步以至千里”。

  加快新旧动能转换,破解前期形成的难题,必然要经过一个阵痛期。省发改委主任张新文说:“发达国家、我国和我省先进地区的经验表明,转型发展会对经济增长产生一定的影响,即使出现一定程度的GDP下滑也是正常的。只要坚持下去,采取及时有效的对策,经过不懈努力完全可以缩短阵痛期、减轻阵痛、降低影响。”

  从“我的政绩”中解放出来,意味着为官一任,可能就是在跑接力赛中最苦的一段,这一段要做许多基础的工作,要给别人衬底子、做里子,还有许多慢活、细活是给前任还账,给后任搭台。这在一定时期内可能就会导致“政绩不显”甚至遭到某些非议,个人会有一些“痛苦”与“不甘”“委屈”。然而,“此心光明,何惧毁誉”!为了落实好总书记的嘱托,为了党和人民事业,为了山东人民幸福,为了开创新时代山东经济文化强省建设新局面,个人的短期“政绩”又算得了什么?“我们的责任就是要缩短‘阵痛期’,降低阵痛程度。新旧动能转换做好了,基础打牢了,就是我们货真价实的‘政绩’,历史将会给予公正的评说!”刘家义说。

  不计当时誉、追寻千秋功,照见一个人的精神境界,体现谋事创业的内在要求。新时代思想再解放,首先是领导干部的自我思想解放。各级领导干部要率先垂范,发扬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勇于打破自己身上的“紧箍咒”,努力做思想再解放的带头人。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