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拒绝邪教从我做起 > 美文悦读

我家那些猫儿

 我家养过很多只猫,有黑的,有白的,有花的……这些猫是我们家的“大功臣”。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们还住在平房大院里,自打养了猫,院子里就再没见过老鼠。人有人的个性,猫也有猫的脾气,每只猫的性格也很是不同,因为这,我家也增添了很多趣事。

  上小学的时候,我家住在学校的大合院里。那时,我家养了一只花猫,这是一只很自律的猫。每天早晨,母亲起床做早饭,它必定跟在母亲脚边“喵喵”地叫,每天如此,寸步不离。等到馒头热了,母亲给它掰碎了放到它的饭盘里,它就坐在那里很满足地美美地吃起来,虽然它的伙食一般,但它从不挑食耍性子不吃。每天吃饱后,它或者懒懒地趴在门廊上太阳照得暖融融的地方睡大觉,或者看看枝头的鸟儿、玩玩地上的虫子,它的生活简单而充实。到了晚上吃完晚饭,它可来了精神,像“士兵”一样在我们大合院里巡视,看看有没有“敌人”流窜,保卫着我们院里的“安全”。

  夏天的一个中午,我午休睡过了半个钟头,依稀感觉有什么东西挠我的脚踝。我还以为是可恶的蚊子,不情愿的醒来,才发现,花猫“大兵”一样站在我脚边,用猫爪轻轻挠我的脚踝。醒来的我发现迟到了,脸也没洗就冲出屋门,路上我还在想,这小花猫是想挠我呢还是在叫我起床呢?这两种可能都让我很汗颜。

  后来,我们搬了家,母亲把这只花猫送到了大舅家。每天早晨听不见它“喵喵”的叫声,感觉太安静无趣了。有一天半夜,我们一家人都听见有什么东西在暖气管道上“悉悉索索”的窜来窜去,开灯后发现原来是只老鼠。我们万分想念小花猫,父亲第二天便不知道在哪里弄来一只小猫儿。乍见此猫,吓我一跳,这猫全身通黑,没一根杂毛,看它小小的蜷缩在纸箱里,想起一句歌词“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打那以后,这只黑猫就成了我家的一员。它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它的黑毛越发的黑亮,眼睛也聚光有神,俨然一个“黑猫警长”。那时候,猫还是稀有的家养宠物,要是跑出去,万一被谁盯上了,抱走了也没有办法。而且猫类是相当随遇而安的,只要在新主人家好吃好喝,它是不会怀念旧人的。我对它们的这种情感不置可否,都说“狗是忠臣,猫是奸臣”,只是从人的角度去看,猫们自己可不这样认为,它们应该有自己的情感。言归正传,因为怕“黑猫警长”被别人抱走,我们决定给它带上项圈把它拴在院里。谁知道“黑猫警长”好像看懂似的,完全不配合,它使出跑、躲、溜、挣扎、反抗、装死等一系列“伎俩”来对付我们。经过这一系列“斗争”,我们终于如愿以偿,把它拴在了院子东北角,那个时候它的眼神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一个字:“恨”。后来的一两天,它一直郁郁寡欢,不吃不喝趴着不动,拽它走走,它像痉挛一样往后扯着脖子。原来猫儿也是热爱自由的,我们还是决定还它自由,给它解开项圈扣,猫儿反应过来了,几步就窜上了墙头,它那黑亮的眼睛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从那以后,它还是把这里当做它的家,只是它想回就回、想走就走,自由得很。直到多年后的一天,“黑猫警长”真的没有再回来。我们也很担心,但是我愿意相信,也许它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在它的世界里,它拥有自己的伙伴,靠自己的力量捉老鼠、捉小鱼,过着快乐的日子。

  没有多久,我们也离开了那个小院,搬了新家。本来也没有想再养猫,可是有一天,母亲在我们大门旁的下水口处发现了一团白色的小东西,原来是只小白猫。这猫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猫咪,它是全身雪白,在脑袋顶上有一个“V”字型的黑毛标志,眼睛是蓝色的,小嘴粉嫩嫩的,是猫咪中的“小美女”啊。“小美女”长成了一只优雅的猫咪,它时而淑女一样的侧卧在房顶晒太阳,时而踱着漫步在花丛中玩耍,还常常不知从哪叼来麻雀、家鸟向我们炫耀。老妈赶紧把这些收拾干净,生怕有人家沿着蛛丝马迹找上门来声讨这个顽皮的“小美女”。

  我家的这些猫儿,伴随着我们的生活,给我们带来小小的烦恼,也给我们带来无尽的乐趣。时光流转,人事变迁,如今母亲他们又搬去楼上,“小美女”也在在搬迁过程中不知所踪。前几天,在路上,我看到一只头上有“V”字标志的白猫,它正向路旁灌木丛中跑去。我“喵喵”地唤了它两声,它回头看我一眼,又转身离去。我依稀看见,它那美丽的蓝眼睛……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

本网原创专题聊城人物聊城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