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聊城 > 聊城廉政建设阵地 > 理论评论

站在历史的这一点上

  导语:也许真的可以说,2014,一个机会的年代,一个选择的年代。

  经济观察报社论 很久以后,我们已经老了,无力行走,也不再激昂。黄昏时分,几个老友坐在门前的长椅上闲聊,夕阳的余温轻抚着苍老的面容,是否有人还会提起2014年的这个夏天?这个国家从那时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我们究竟会记住怎样的片段?

  恐怕不会有几个人还能想起当年许过的诺言,无论是面对父老或者妻儿。为了孩子上学或者异地高考经历的所有奔波和纠结,伴随着一代人的成长随风而逝。还有看房的经历——那是没有房地产新政的一年,限购次第放开,房价开始松动。不管最后是否买了房,它和我们现在的生活可能早没了关联。甚至,有过的生离或者死别,即使刻骨铭心,如今也只在记忆深处悄悄封存,不会有人触及。

  那是乐观的年代,也是悲观的年代。乐观者相信,这个经济巨人会跟过去跑得一样快,即使十多年来,为了维持这样的姿态,它背负太多,气喘吁吁;悲观者预言,泡沫终会破灭,风险的释放不可避免——这是一幅晦暗的图景。谁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呢?现实无关悲喜。这一年过去一半的时候,决策者们笃定,年初确定的经济增长目标可以实现。

  可是焦虑和浮躁依旧写在很多人的脸上。身处四季空调的写字楼的西装白领,或者街边叫卖看到城管就跑的小贩,闲坐花园环绕的别墅或者闷在铁皮搭就的棚屋里……有钱没钱,日子好坏,不管贴上哪个阶层的标签,他都愿意诉说,自己的境况更值得忧虑。忙碌在这个转型的年代,感觉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我们开始怀旧,虽然有那么多人找不到乡愁。很多人怀念1992,遥想南国上演的春天故事,东方风来满眼春;很多人谈论1984。这是一个新思维不断冲击旧秩序的年代,新与旧扭结在一起,着实让不少人觉得无措。然而改革与开放终于成为时代的主音,一旦卸去束缚,商业的力量仿佛从地底钻出,一夜之间就释放出令人炫目的能量……与其说我们怀旧,不如说,我们试着从岁月的年轮里,寻觅历史的逻辑,发现那些透射着国家未来的蛛丝马迹。

  一定会念起“打老虎”搅动的波澜吧。在改革开放36年的历史中,这是破天荒头一次。疾风暴雨式的反腐行动,在这个夏天被打上了特殊的印记。随即,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确定,10月召开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主要议程即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执政党的中央全会首次以“依法治国”为主题。

  这会是一个历史节点吗,就像几代中国人亲历过的那些岁月?很多人预期,我们有机会开启一个新时代。“依宪治国,依宪执政”,在这样的时代获得了最好的诠释和印证。人们可以自由地享受阳光、草地,我们的孩子或者孩子的孩子,不会因为身份的差别而被排除在城市的繁荣之外,人们用最正常的语调,向每一个官员主张自己的权利,这个国家的人们,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更清楚地明白尊严的含义和价值,更重要的是,没有谁敢于凌驾于这种尊严之上。

  这会是一个美丽的新世界吗?要知道我们抱有那么多的憧憬和向往。的确,历史的底稿无从想象,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每一个个体都如沧海一粟。然而,应该了解,我们正在书写的中国梦,既是一部国家历史,也是万千中国人的个人历史。国家意愿的宏大叙事,一定还会着落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普通人。也正因为如此,让人民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才会成为一个时代的呼声。

  也许真的可以说,2014,一个机会的年代,一个选择的年代。过去30多年的变革,将这个国家推到另一个路口。不管悲观者还是乐观派,都期待一场深刻的变革,变革的信念源自过去30多年的积淀,变革的动力却始于内心的期待——更好的生活和未来。这是一种朴素不过的情感。然而历史一再证明,一旦顺应这样一种期待,将激发出怎样的情感和能量。

  时代潮流浩浩荡荡,我们选择了告别,也就选择了开始。当我们宣称,这是一场触及灵魂的革命,它的触角所及将是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不再留恋增长的奇迹或者神话,但却必须让这个经济巨人保持稳健行走的姿态——如果希望变革的阻力和可能的震荡小一些,就必须做到这一点;我们誓言“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相信还权于民才能真正赢得未来,但与迷信权力者的角力从未停歇——只有冲破利益的羁绊,才可能真正赢得这场角力。当我们宣布一个经济的新常态已经到来的时候,变革本身也正在成为常态。

  这一切得来非易。即使变革已经在路上,还可能百转千回,历经坎坷。所以反腐当然没有终点,只有当掌握权力的人对宪法和法律持有天然的敬畏时,历史的节点才会真正到来。所以,那个憧憬中的新时代必须坚守这样的信念。置身于2014年的我们,还应该道一声珍重。我们是普通人,关心这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一定是关心我们自己。如果选择相信,是因为我们明白,可以为自己争取做点什么。如果不只是抱怨,或者绞尽脑汁寻找一张离开的“船票”。如果相信,是因为我们选择大胆地表达自己的期待,并为它的实现而不遗余力地主张。

  ……

  如果有一天,我们悄然老去。即使我们无力行走,也不再激昂,依然会面对我们的孩子探寻的目光,还有孩子的孩子。这是躲不过的历史游戏。如果有谁提起2014年的这个夏天,他们一定会问我们,当你们站在历史的那一点上,曾经做过些什么?希望我们可以回答得坦然和安定:是的,孩子,我们做了应该为你们做的一切。

  现在,我们正好站在历史的这一点上。

请关注: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新闻人文纪实视觉故事


新闻原创会客厅民生聊城网视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版权合作联系:0635-2921007

本网原创专题聊城人物聊城新闻网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