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聊城 > 徐本禹做客聊城新闻网 > 文字报道

聊城小伙:爱撒大山

四个聊城志愿者近期已经离开了贵州回到了聊城,先将聊城日报记者对他们四个的采访整理如下:

泥泞路上的行者———聊城志愿者贵州支教采访记之一

前面的话:2004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徐本禹在贵州支教的事迹让家乡人民感到骄傲,为了更好地帮助贵州山区人民办好教育,我市向贵州省大方县捐助25万元,在大水乡箐山村建起了“本禹希望小学”。200588日,徐本禹离开贵州回华农大上学后,响应国家建设西部的号召,我市几百名志愿者踊跃报名,愿意接过本禹的接力棒到贵州支教。200511月,从报名者中选出的四名志愿者顾兰顺、陈之海、张之胜、黄振亚,远赴本禹希望小学,进行为期一年的支教。今年暑假,几名志愿者就要完成支教任务返回家乡了,记者专程赶往贵州,记录下志愿者最后几天的生活。

717,一封来自华中农业大学的来信摆在市委郭兆信书记的案头,写信人是聊城人民的好儿子徐本禹,他曾因在贵州山区支教两年而获得“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荣誉称号。

他在信中写道:“感谢家乡两年来给予我的支持和帮助,如果没有家乡的支持,在西南土地上就不会有一所本禹希望小学,也不会有来自家乡的四位志愿者走进大山深处……”

在信中,徐本禹向郭书记汇报了他的学习、生活情况,并介绍了去年来到贵州省大方县大水乡本禹希望小学的聊城籍四名志愿者支教的有关情况。他说,虽然这几名志愿者来到本禹希望小学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但他们的工作态度和能力受到了当地的老师和百姓的好评。徐本禹的这封信受到了郭书记的高度重视,立即批示有关部门,要研究一个办法,把帮助办好本禹希望小学当作一项任务,也当作锻炼教育干部的基地。

718,记者起程赶往1400公里之外的贵州,对这四名在山村小学支教的志愿者进行探访。

719一大早,在小雨中,记者在贵阳踏上了去黔西县的公共汽车。下午120分,经过二百多公里的颠簸,记者在贵州省黔西县城和徐本禹会合,又一起走了80公里的沙石路,于下午3点多终于赶到了大水乡本禹希望小学。

大水乡是“大水彝族苗族布依族乡”的简称,是少数民族聚集地,地处大方县和黔西县交界处,面积93.6平方公里,耕地却只有16239亩,是一个二类贫困乡镇。由于经济落后,大水乡的教育事业发展的十分缓慢,师资力量薄弱。本禹希望小学就座落在大方县大水乡箐山村箐山组,于2005年由聊城市捐助建成。

20051113,在本禹精神的感召下,聊城市四名优秀青年志愿者来到了素有“杜鹃之乡”的贵州省大方县大水乡的本禹希望小学支教,他们就是在数百名的报名者中选拔出来的德才兼备的佼佼者:顾兰顺、陈之海、张之胜和黄振亚。

本禹希望小学所在的箐山村箐山组地势较高,海拔1580米,交通相对便利,有一条县级公路从村中穿过,但这个县级公路只是一条坑坑洼洼的不足7米宽的沙石路。在这样的环境中,聊城籍的志愿者肯定遇到了不少的困难。冠县清水镇中学的志愿者顾兰顺,在谈起生活环境时向记者介绍说,生活方面的确有一些困难,其一是缺水。附近没有地表水,是靠天吃水。在离学校不远处的山脚下,记者看到有一个不足四分之一平方米大的小水坑,是山上泉水汇聚而成,在雨量充足时,整个箐山村村民吃水就靠它。再就是缺少蔬菜。平时吃菜要到大水乡驻地去赶场(我们所说的赶集)才能买到,而且每周只有一次,菜的品种也很少。

从冠县兰沃乡来到山村支教的志愿者陈之海说,其实生活的困难,大家早有心理准备。他们面临的最主要的因难,是如何把这些因贫困而导致学习底子薄、成绩差的学生提高上去。在聊城的志愿者到来之前,本禹希望小学所有教职工只有8个人,而学生却有300多人,师资力量严重不足。而这8名老师中,只有一个是正式老师,其它的都是编外的“代课老师”。因为师资缺乏,学校里有两位已经退休的66岁的老教师被返聘。学生的学习成绩之差更是出乎他们意外,刚来时六年级考试成绩,语文、数学两门功课加起来超过100分的只有两个人,不及格的学生占绝大多数。而三年级学生不会拼音,数学考试成绩10分以下的学生占了班里的四分之一,一个学生只考了1分。

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想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就成了支教志愿者的心头大事。家访成了首要的工作任务,只有全面了解学生的生活、学习及家庭情况,然后才能对症下药,制定教学方案。于是在崎岖的山间小路上,你便经常会看到他们躬身前行的身影。有的学生离学校比较远,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而到了春秋天,山区容易起大雾,有一次家访时,志愿者们在大雾中迷了路,转了近三个小时,最后由学生带路才返回学校。村里的羊肠小路很难走,一下雨更是寸步难行,必须穿雨靴。一年下来,每人都磨坏了四五双胶鞋。就这样,山村的角角落落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全校三百多学生全部做了家访。(聊城日报记者 朱玉东)

 

聊城志愿者贵州支教采访记之二:爱,播撒在大山深处

 

“来支教之前,只知道贵州山区的老百姓是贫困的,但没想到这么贫困”,说到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志愿者张之胜眉头紧锁,神情肃穆。

在采访时,记者了解到,学生家庭的贫困,完全出乎志愿者们的意料之外。贵州是高原地区,冬天阴冷潮湿,许多孩子因为家庭贫困,在严冬时节还穿着单衣上学,冻得瑟瑟发抖,所以流行感冒非常严重。有的学生感冒了连药都买不起,只有请病假躺在家里。为了让学生能够安心学习,四个志愿者凑钱买了五个火炉,在教室里升起了火。

四年级学生陈维新和一年级学生陈维强是弟兄俩,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父亲、母亲外出打工,已好几年没有音讯了。以前他们家有一间木房,后来着了一把火,全部烧光了。现在一家人就住在一间破土房里,房子露着天,家中只有一张床,晚上60多岁的爷爷、奶奶就睡在柴草堆中。更让人痛心的是,家中没有一床过冬的棉被。看到这种情景,几个志愿者就利用周末时间买了一床新棉被,并给他们送到家中。

720,记者随同老师做了一次家访。在步行四十多分钟后,来到了箐山村尖坡组六年级学生罗莎的家里。两间小木屋,屋里一片漆黑,从门外向里看,几乎什么都看不到。因为常年在屋里做饭烧水,墙、床上的棉被都是黑色的,就连吊在屋顶的玉米都覆盖了厚厚的一层烟灰。家里除了一张床,墙角下两袋大米和两只不知用了多少年的木桶,就是全部的家当。罗莎的父母在云南打工,不常回来,所以罗莎和81岁的爷爷、74岁的奶奶一起生活。罗莎平时除了学习之外,还要做很多家务,打猪草,挑水。临走前,记者掏出200元钱塞到罗莎的手里,匆匆转身离去,不想让他们看到我同情的眼泪,钱虽少,对我至少是一个心理安慰。

在来贵州支教之前,志愿者陈之海的爷爷就生病住院,卧床一年多了。看到本禹希望小学的孩子们学习底子薄,陈之海就打算春节不回聊城了,抽时间对一些个别学生辅导一下。春节前,陈之海和爷爷通了电话,那时爷爷说话已经很吃力了,但作为一个老教师,他十分支持孙子的想法。谁想到,就在春节前五天,爷爷就去世了,但是家里人向他封锁了消息。当春节后从爸爸的口中得知这个噩耗时,陈之海痛哭失声。

同样没有回家过春节的还有张之胜。数学一直是本禹小学的弱项,他们两个人就利用假期给孩子们分开层次补数学。再就是更加深入细致地做家访。志愿者张之胜了解到学生赵红林母亲聋哑,学生尚智荣的母亲刚动完手术,奶奶常年卧病在床,两个学生的家庭特别困难,没有钱交下一学期的学费,就自己掏钱帮他们交上了学费。

山区的春节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看到孩子们脸上那些迷茫的神情,两个人就准备给山区的孩子们送上一个惊喜。他们从集市上买了很多鞭炮和烟花。除夕之夜,璀璨的烟花在操场上空绽放,学生们向学校涌来,不少村民也来到了学校。那个除夕之夜成了箐山村孩子最美的记忆。

志愿者顾兰顺在家访中结识了学前班的一个小女孩陈体玲,今年7岁,父亲患了精神病至今不能治愈。在小体玲3岁时,母亲弃家出走,撇下了他们姊妹4人。因为父亲没有能力来抚养他们,其中的两个孩子就送给了别人,只剩下小体玲和一个姐姐与祖母一起生活。在这种情况下,顾兰顺萌生了将小体玲带回山东老家供她读书的念头。今年“五一”长假期间,妻子到贵州来看望他,顾兰顺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妻子听后也觉得孩子实在可怜,便欣然同意。在征得小体玲的祖母、伯父母以及大水乡党委政府和聊城团市委的同意后,顾兰顺的妻子带着小体玲回到了冠县。在家访过程中,一看到那些贫困学生拮据的生活状况,志愿者们都会尽其所能帮一帮。据了解,在一年的支教生活中,四名志愿者共资助了46名贫困学生。 (聊城日报记者 朱玉东)

 

聊城志愿者贵州支教采访记之三:山间一树红杜鹃

 

 

“弯弯的小路弯上那天边边,悠悠的白云挂上那天边边,天边边的那树红杜鹃,默默地开过了多少年……”这首在贵州山村广为传唱的《天边边那树红杜鹃》,是湖南省的一位老教师在看到徐本禹感动中国的山村支教事迹后,激动地写下的。在贵州省大方县大水乡箐山村群众的眼中,从山东聊城来支教的几名支教老师就是那一树灿然开放的红杜鹃。

记者在贵州采访期间,所到之处,听到的全是对支教老师赞美的话,当地领导、本禹希望小学的当地老师、学生家长对我市四名支教志愿者都表达了深深的感激之情。刚刚上任的大水乡党委书记郭光雯说,聊城来的这几个小伙子和其他志愿者不太一样,待人接物更淳朴,工作作风更踏实。其实,当两年前徐本禹孤身来到大山深处支教时,他就从本禹身上看到了聊城人的一种精神,一种吃苦耐劳的精神,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现在他又从聊城来的这几个小伙子身上再次看到了这种精神。

对于聊城四名志愿者在学校的表现,本禹希望小学的黄中康校长感受更深。他说,这四名老师在工作中吃苦耐劳,在寒假期间,陈之海和张之胜老师没有回家过年,给孩子精心补课。黄校长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这些支教老师的辛勤努力下,他们负责的各个班级学习成绩都有了很大提高。三年级学生,期中测试全班没有一个及格的,到期末测试时有23人及格,最高分达到了87分,及格率达到60%以上,及格率达到了学校最高。在今年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中,六年级学生在全乡小学生毕业水平测试中,语文综评获全乡第三名,罗莎同学总分和语文单科获得全乡第一名,同时183分的总成绩,是全乡十几年来没有过的。在今年的全乡小学作文比赛中,获奖的前三名学生全部出自本禹希望小学,并且有两个学生在毕节地区获了二等奖。黄校长说,原来学校排名全乡最后,现在这些辉煌的成绩全都创了学校的历史纪录,并且也是全乡的纪录,都是志愿者们辛勤耕耘的结果。

其实,和志愿者接触最多的还是学生。他们清楚记得,在去年1112日那天,他们敲锣打鼓迎来了从几千里外赶来的四个老师,他们知道支教老师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在他们眼里,支教老师就像是可敬可亲的大哥哥,不管是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有困难,只要老师看到了,就会尽力去帮。学生们忘不了,去年12月份,冬日的天气阴冷潮湿,天天大雾,鞋子也在路上被雾水打湿了,他们中一些家庭贫困的学生还穿着单衣,上课的时候冻得瑟瑟发抖,是支教老师买了火炉在教室里升起了火,他们才有了一个温暖的学习环境。

家庭最为贫困的四年级学生陈维新、陈维强弟兄俩忘不了,春节前那几天,没有回家过年的陈之海和张之胜老师把他们接到学校,给他们做了好吃的饭菜,教给他们学电脑,临走时又给他们每个人买了新棉衣、新书包和从没吃过的方便面。

二年级的黄向荣,五年级的王华龙、尚志维,六年级的尚家义、尚家密同学,他们也永远不会忘记,陈之海老师通过家访得知他们还没有被资助时,就毫不犹豫地拿钱资助他们。

虽然志愿者在本禹希望小学的支教时间还不到一年,但在他们的参与下,学校的管理水平和教学质量明显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得到了全面发展。他们给学生开了第一堂英语课、音乐课,上了第一节体育课,孩子学会了打篮球,他们的到来给学生打开一扇希望之窗,给山村的孩子插上了一双飞翔的翅膀。(聊城日报记者 朱玉东)

心痛与希望———志愿者贵州支教采访记之四

一年的支教生活结束了,但一年来,贵州山村的贫穷现状,除了留给了他们不断的震憾之外,更多是心头难以抹去的无奈的心痛,和关于西部地区教育的沉思。

在贵州,在西部地区,除了希望小学,很难找到一所像样的学校校舍。我市志愿者支教的本禹希望小学的前身是箐山小学,当时,六个年级挤在两间破土房里,复式教学,学生连一个像样的书桌也没有,房顶露天,下雨就会被淋。相隔不远的大水乡另一所大石小学,在当初徐本禹支教时,教室竟然是自己搭起的帆布帐篷,刮大风就会被吹走。在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现在这两所学校已经变成了希望小学,和原来相比,硬件是天壤之别。

志愿者陈之海和张之胜曾在寒假期间对大水乡的12所小学进行了走访,除了六所希望小学之外,发现还有一半的小学是破旧的木屋甚至是土房。志愿者顾兰顺和学校的5名教师还有大石小学、箐山小学的教师去武汉华中农大附小和武昌水果湖第二小学参观学习,让大山里的教师学习到城市小学的先进教学经验。

顾兰顺说,这次参观学习,着实让大水乡当地的老师感慨万端,如今,在城市小学,学生都能坐进宽敞明亮的教室读书。城市的小学都有实验室、图书室、电教室,有为文体美配套的各种教具。回头再看看那些山区的贫困小学,无论在校园设施等硬件方面,还是在教师水平、学生素质、学校管理等软件方面,的确存在着巨大差距。客观上讲,由于环境不同,二者的标准也应该是有差异的。但回到学校面对现实,大家都陷入沉思之中。

在贵州山区,有很多民办小学,像大石小学就是,这就是说在华农大捐建大石希望小学之前,国家就没给大石村民在教育上投过一分钱。校舍是村民集资建的,老师是村民自己请的,如同私塾。学校靠收学生杂费来发教师工资和支付学校日常开支。以前每人每学期80元,再扣除30多元的书费,最后学校所剩无几。

在这样的条件下,还要拿出大头发教师工资,也就每人每月200元左右。可想而知,他们怎么还能再有力量来改善办学条件。去年六月份希望小学建成后,学校才有了新的改观。现在的华农大石希望小学办起了图书室,也有了其它一些文体设施。但这些都是捐助的,除建校外,上级部门在改善办学条件上没有投过钱。

同样,因贫困而导致了家庭教育的缺失。在支教期间,有一个“先上初中,再去打工”的标语让志愿者久久难忘。城市家庭已把培养下一代放在首要位置。从胎教开始,到幼儿园、小学,再到选琴棋书画的辅导班,家长可谓用心良苦。反观箐山村村民,几乎所有家庭还在为填肚子而奔波,大多数家长送子女来读书也不是为了将来让他读大学,到了身强力壮的年龄就可为家里找钱,读点儿书再打工就够了。农民的选择不是看长期效益,而是计算最小的教育成本,从这个角度讲,读书不是条最优的道路。

同样,由于经济落后而衍生出来的教师低素质问题,直接影响教学质量和整体的教学水平。客观上讲,目前,代课教师是支撑西部地区义务教育的脊梁,至今在推进西部普九工作中仍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代课教师是指那些没有事业编制的教师,因此国家不会发工资或半点儿补贴。因此,在地方财政困难、师资奇缺的贵州,代课老师大量存在是普遍现象。

公办老师一般需具有师范类中专以上学历,而这些代课老师一般只是初中毕业,或初中还未读完,高中很少。然后,他们没有经过任何专业化培训即上岗任教,是典型的"瞎子牵瞎子"式教书,其教学水平可想而知。如果说现在城里老师是在教学生“为什么”,那现在山里老师就是在教"是什么",还在简单地就知识传授知识,教语文是为了识字,教数学是为了算账,因为这是山里人现在最需要的。况且,除了语文数学外,其他科目的知识当地老师自己也不太了解。

虽然现在贵州山区的教育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支教归来的志愿者们并没有失去信心,更不会灰心。经济和教育是两个互相制约的方面,经济可改善教育,教育可促进经济。不解决西部地区对教育的投入问题,教育上的师资状况和教学环境就很难得到改善,学生就得不到平等的受教育权利。同时经济问题解决好了,人民富裕了,家庭教育、教师素质的问题也会逐步解决。这样,社会、家庭、学校形成合力,才能把西部地区的基础教育推向新的平台。(聊城日报记者 朱玉东)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