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聊城 > 徐本禹做客聊城新闻网 > 文字报道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题 记

 

  徐本禹,当这个名字广为传播的时候,作为家乡的新闻工作者,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挖掘徐本禹放弃读研支教义举背后家乡养育对他的影响,我们责无旁贷。阅读资料的过程中,我们注意到,各种报道中关于徐本禹流泪的细节有很多,随后的采访让记者渐渐发现:是自幼的艰辛让他学会了同情,家乡人的关爱让他懂得了责任。当看到别人的困苦时,当感到他人的温暖时,眼泪就是他内心感情最自然的流露。可以说,泪水,已成为他内心深处爱与责任的一种体现和象征。“有的人一辈子收获不了一滴泪水,可这一个暑假,我几乎每天都被感动包围,收获着泪水。”这是徐本禹前年在贵州支教的一段日记。读着这些文字,记者心中想起的,是艾青先生的著名诗句: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艰辛是最好的大学 家人是最好的老师

 

  徐本禹的家乡东昌府区郑家镇前景屯村,地处古堂邑县。这一带,属齐鲁文化、中原文化、燕赵文化交汇之地,宋朝出过历尽25年艰难重修长安灞桥的刘宾,清代出过“乞讨兴学”名扬天下的武训,当代出过领导干部的楷模孔繁森,民风坚忍而淳厚。

  22年前徐本禹出生时,承接他的,是一个十分贫困的家庭:父亲徐则河是民办教师,家底薄,兄弟多;母亲是农村妇女,患有难治的头疼病。

  “家人虽然穷,却教我自幼懂得了想着帮助别人。这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宝贵的财富。”近日,徐本禹赴母校华中农业大学协助他支教的大水乡引进农业技术和作物新品种,1227日晚的电话中,他这样说。

  徐本禹是姥姥和舅舅看大的。姥姥是个慈爱的人,即使那么困难,有了好吃的,还常常分给别的孩子。舅舅是个单身汉,更是看着谁家的孩子都亲。母亲生性直爽、心地善良,虽然自己家穷,但总是愿意帮助那些更困难的人。本禹父亲所在的学校离家比较近,阴雨天,同事们就自然而然地跑到老师家“蹭饭”。“尽管家里不宽裕,还是尽量弄点好饭,做不好过意不去!”徐本禹的母亲说。对徐则河,大家都说他“随和,脾气好”。妻子娘家有困难,他悄悄地接纳了岳母和内兄;在学校,他也一向任劳任怨。“他们都叫我‘炉长’!”提起这些,徐则河笑呵呵地说,在小学,管炉子啊,烧开水啊,修自行车啊……,他都乐意干。

  父亲是民办教师,这对徐本禹比较关注教育、关注学校也起了潜在的作用。

  从三四岁起本禹就常跟父亲到学校。“大家都愿意支使他干点小活,”徐则河回忆说,“那时候他快成了学校的义务员啦!”

  家境的艰难对徐本禹更有着深厚儿积极的影响。

  艰难中咬紧牙关坚韧前行的经历,困苦中对幸福的渴望与向往,让徐本禹学到了很多。徐本禹在电话中说:“都说苦难是一所最好的大学。我相信,从小生活优裕的人,不会有吃苦的精神,不会有我这样对困境中人的体察和理解。”可以想象,正是有了这种敏感,徐本禹才期盼着涌泉相报滴水之恩;看到《当阳光洒进山洞里……》的报道时,才能被贵州山区学生求学的艰难深深打动。

  对徐本禹的支教行动,家人给予的是默默的支持。

  当初徐本禹决定不读研去支教,父亲气得挂了电话;儿子第二次打电话,他还是答应下来。“别人帮过他,他应该帮帮穷山区,也长张见识。”这是徐则河十分朴素的想法。1226日采访时,徐本禹家堂屋八仙桌的西侧,一个很大的南瓜引人注目。“这个金瓜(当地人称南瓜)是给徐本禹留着熬金瓜汤(粥)喝的。都说‘喝金瓜,活到八十八’,谁知道他春节又不会来了!”望着那个南瓜,母亲眼里流露的的是深深的遗憾,儿子的思念,做母亲的知道适时的压抑:“给他打手机,常不通。只要他接了,哪怕说一句话,心里就稳当点儿。不过不管多想他,我电话里也没说过,省得他难过……”

  这,就是徐本禹的父母。

  在写给高中班主任杨希禾老师的信中,徐本禹说:“我来这里当支教老师,放弃了太多太多,最对不起的是我的家人。原本应该早日完成学业,好好孝敬父母和舅舅的。让我倍感欣慰的是我爹和我全家都支持我,这是我在这里最大的动力。”

  采访归途中,郑家镇联校一位同行的负责人感慨地说:“如今,爱心和责任,不少人忘了、丢了,本禹却十分珍惜并且加以弘扬,这是他最特别、最可贵的地方。而这里面,家乡的影响作用很大。”

 

学校是成长的熔炉 奋斗是升华的阶梯

 

  1993年,徐本禹离开生长了11年的村庄,到堂邑中学读初中;3年后考入聊城三中读高中。朴质的老师,友善的同学,伴着他成长。徐本禹说:这6年间,他遇到了两位好班主任,初中的郝学生老师、高中的杨希禾老师。

  老师如今担任着堂邑中学的总务主任。1226日见到他时,第一印象是直率、豪爽。“老师当年班主任当的好,课教的好,学生都愿意进他班。”同事们这样说。“我崇尚实事求是,性格是有么说么。”郝主任说,他这种特点也体现在班主任工作中:对学生坦诚相见,视如亲人,积极鼓励学生自主行事。徐本禹说:“老师对同学很亲切,在他的班里,生活、学习都很踏实。其他老师,还有自己的伯父徐则申(也是该校教师),也给了自己很多帮助。

  杨希禾老师和丈夫都是教师。1228日,在他们整洁宁静、充满书卷气的家里,听老师回忆当年,感觉老师就想学生评价的那样:像慈母。发现徐本禹做事塌实,老师安排他当卫生委员。有一次,卫生区扫的不好,徐本禹非常惭愧,一个人埋头重扫。“到现在我还记得他那种自责的眼神。”老师说“我见他‘单干’,就开导他,当干部不仅要自己带头,还要善于发动同学。”说起往事,老师说本禹很省事,自己没费心;可徐本禹电话中说:老师常年悉心关怀学生,身教言传,对自己的影响是点点滴滴、潜移默化的。

  小学和中学,徐本禹也在以一种天然而朴素的动力发展着自己。采访中,众人一致反映,本禹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勤勉、扎实和友善。父母说他懂事、节俭、踏实;同学们说他爱帮助人;老师对他的影响则是要强、刻苦、专注。

  1999年,徐本禹考入大学,迎接他的是一片新天地。在这里,他得到了更多人的关爱。毕业时,他受到恩泽而回报社会的愿望,终因贵州贫困山区孩子的激发,通过支教义举而实现。

  1227日,谈着自己支教的前前后后,徐本禹在电话里说;大学得到的关爱、贵州贫困山区孩子对文化的渴求和对他的眷恋,是他做出决定的直接原因;而家乡养育让他形成的对他人的责任感、对苦难的同情心、对关爱的感激之情,这是另一种深厚而强大的力量。

张和鹏 朱海波 郭广亮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