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聊城 > 运河聊城段开发与保护 > 文化研究

聊城运河的船闸

  古运河聊城段

  古运河聊城段,国务院2006年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隋朝的大运河并不经过聊城,它是以洛阳为中心向东北和东南伸展的。隋朝大运河自北向南,从涿都(今北京以西)起,经今河南浚县的黎阳仓至洛阳,又经的山阳仓(今江苏淮安),再经江都(今扬州市)到达余杭(今杭州市余杭区)。自金、元开始建都北京,那时京城所需粮食皆仰仗于南方、东北及河南、山东等地。金代泰和五年(1205)修通南运河独流以北,经杨柳青入天津,使山东、河南、河北的粮食河运汇集天津转运北京。元代至元十九年(1282),从江苏刘家港试行海漕经天津入京成功,从此海漕开始。明朝初年海漕、河漕并举。

1_副本.jpg

  隋朝大运河

2_副本.jpg

  元朝大运河

  元朝定都大都(今北京)后,要从江浙一带运粮到大都,为了避免绕道洛阳,裁弯取直,修建了济州河、会通河、通惠河等河段,便形成了今天的京杭大运河,全长1700多公里。从北京到杭州缩短了900多公里。

  古运河聊城段属会通河。会通河南起今东平县的安山,接济州河,凿渠向北,经聊城,到临清接卫河,长250里。

  京杭大运河从南向北穿过阳谷、聊城、临清,流经聊城境内的京杭大运河聊城段全长97.5公里,“南有苏杭,北有临张”是古人对京杭大运河沿岸四处著名商埠的描述,其中的“临张”即为聊城市属下的临清市和阳谷县张秋镇。

  自元朝开挖京杭大运河山东段以来,元、明、清(1855年以前)三代,并不存在“京杭大运河穿黄”问题。当时的山东段黄河叫大清河,是一条平原河道,与京杭大运河处在同样的海拔高度。两河是平交的。船舶可自由的通过大清河或大运河,在两河间随意行驶而无任何阻碍。

  1855年6月,黄河由钢瓦厢决口夺溜,决河之水向东北漫淹兰考、长垣东明等县,到山东张秋镇穿运河,夺大清河入渤海,形成直到今天的河道。此次黄河决口,造成了京杭大运河聊城段的河道淤塞,聊城失去了运河航运的方便。

  阳谷境内的运河

  阳谷境内的运河位于阳谷县域的东部,开凿于元代至元二十六年(公元1289年),该河段上接济宁的济州河,下通临清的卫河,被元世祖钦赐“会通河”。会通河的开通使运河的船只南往淮河驶向杭州,北通临清入卫河直达北京,京杭运河至此不再绕道洛阳,成为沟通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纵贯南北的黄金通道。

  在阳谷境内,运河经张秋镇入境,北与聊城市东昌府区李海务段贯通,全长29.75公里。因运河水量不足,运河河道南高、北低,落差较大,所以在张秋、阿城、七级三个码头分别建有荆门、阿城、七级上、下闸,以节制水源,调节水位,保证漕船畅通和停泊。其通航功能的强盛始于明永乐九年(公元1411年),时河宽三丈三尺,河深一丈三尺。

  后为调节运河水位,明景泰四年(公元1453年),明都察院左佥都御使徐有贞主持开挖了广济渠(今金堤河张秋至濮阳段),引黄河与沁河水入运河,在张秋建通源闸以节渲。

  清咸丰五年(公元1855年),黄河于河南兰考决口改道北流,于张秋南汇流穿运河,夺大清河道入海。黄河改道的冲击,造成运河堤岸损坏,河道淤塞,运河漕运开始衰败。后经长年泥沙淤积,黄河河道逐渐抬高,运河在张秋终被斩断,并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接清政府诏令停运。在其正常通航时期,船舶往来,商旅辐辏,给阳谷带来了绵延元、明、清三代六个多世纪的兴旺与繁荣。

  京杭大运河催生了历史上张秋、阿城、七级三座璀璨明珠般的运河名镇。张秋、阿城、七级分别是始建于五代、春秋、和唐代的古镇。

  明清时的张秋因处于寿张、东阿、阳谷三县界首和会通河中段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三县的人流、物流集聚中心。城镇建有九门九关厢、七十二条街、八十二胡同,是京杭运河上的五商埠之一,江南与山西、陕西及山东各地的特产交流多在此转运,素有“南有苏杭,北有临(清)张(秋)”之称。明万历七年(公元1579年),在此设置直辖机构工部都分水司,管理北至天津南至济宁的运河河道。

  明清时的阿城,扼南北水运咽喉,处东西路交通之要道,是当时闻名的盐运码头,山东海盐由此转运入河南、山西、陕西等内陆省份。

  明清时的七级,因东阿、阳谷、莘县均于此设置官仓转渡,而成为重要的粮运码头。元明清三代在此皆设闸驻守,并设兵营镇守。运河从镇内穿过,来往舟船繁多,生意兴盛。镇区有6门、4关、6纵8横14长街,势如棋盘。

  运河经济文化的繁荣兴盛,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这些遗存,成片区密集分布,集中而全面地反映了运河流域古文化特定的社会形成。如:被称为华北五大佛教寺院之一的海会寺、祭拜玉皇大帝的张秋城隍庙、纪念惩恶济善济公式传奇人物任风子而修建的任风子墓、反映明清商铺建筑风格和繁荣景象的阿城镇剪子巷,以及挂剑台、戊已山、荆门上闸、下闸等。运河遗址区内,共有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处,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县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6处。

3_副本.jpg

  阿城上闸遗址

4_副本.jpg

  七级下闸遗址

6_副本.jpg

  七级闸下镇水兽八夏

6_副本.jpg

  张秋上闸遗址

7_副本.jpg

  张秋运河古桥

  临清闸

  临清闸(问津桥),元代至元二十六年(1289)开挖会通河,自安山引水经寿张,东昌至临清,引汶河绝济以利转漕,河至临清在入卫河处建闸,称临清闸,以节水利。会通河南支于永乐十五年(1417年)开挖后,北支河闸变废明万历(1572——1619)时州人秦大藩重建此桥。站在桥上,浮想联翩,由此桥而演绎出的诸多民间故事,在文学名著《金瓶梅》有充分展现。

  临清自古就是北方著名的河网城市,早在隋大业四年(608年)隋炀帝开凿永济渠,由开封直抵涿郡(北京),赐名御河,经临清穿城而过。至元代又开会通河(临清至济宁一段运河),又在临清穿城而过,即京杭大运洞。到了明代,在临清又开会通河南支,与卫河交汇。这样,临清就成了一个四面环水的“岛城”,终日里漕船舶舻相接,官船画舫弦歌相闻。有河有水就有桥,大大小小四十余座桥梁分布在河面上形态各异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虽经沧桑之变,现仍保存十几座。保存较好的有会通桥,问津桥,水济桥,月径桥等。

8_副本.jpg

  临清闸遗址

  聊城周店南北两闸

  从阳谷七级镇,沿聊位路北行六公里即是周家店,也称周店,现在是东昌府区凤凰办事处的一个行政村。

  运河上的好多船闸都由南闸、北闸和月河组成,目前周店闸的这三部分保留得都比较完整,这在运河故道上并不多见。

  在周店闸的北闸上,桥南侧则是闸门开启的地方,这里保留有条石砌筑的闸槽、铸铁搅磨等。2006年周店闸被列为第六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闸南北长约20米,闸口宽约8米,闸口两边各用方石筑就,各向外伸出约10米,闸高因为河道淤积已经不可测。“闸口内原有两扇闸门,门关闭时呈八字形,以利于挡水。闸门上设有两扇方形小门,叫蝴蝶门,小门用绳索加以控制。”闸门内侧设有石砌凹槽,凹槽上有铸铁搅磨,搅磨下部装有铁齿轮。经过岁月的侵蚀,铸铁搅磨已经有了斑斑锈迹,但仍然完好无损,挺立在闸上,似乎讲述着运河航运的故事。“铁齿轮与凹槽底部方杠相连,使用时即可推动搅磨而带动齿轮,再以齿轮拨动木杠,或外推、或内拉,以达到闸门启闭之目的。

  看完北闸,沿河底穿过一片庄稼地和树林即是南闸,其规模与形制大致与北闸相同,只是闸门开启方向相反,一块方形石头上有阴刻“周家店船闸”字样,是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山东省水利厅长张鸿烈题的字。

  南北两闸之间的河道东岸,曾设有三个码头,码头台阶均是方石砌成,当年运河通航时,多在此装卸货物。

9_副本.jpg
10_副本.jpg

  周家店北闸

  月河

  南闸南侧,运河向西有一个分支,然后再向北转东,形成一个圆弧状,最后在北闸北部并入运河主道,这就是“月河”的大致轮廓。

  “月河”河道很宽,保留比较完整,河道里侧的灰砖、青石砌成的沿清晰可见。沿河道北行,一座台阶呈现在面前,规则有致。

  继续前行,月河涵洞则拦住了去路,涵洞下的河道现在是菜地,涵洞上方则变身桥梁,此处是圆弧的最西端,距离主河道最远,约60米。

11.jpg

  月河涵洞

  涵洞洞口已经被淤泥堵死,不过张鸿烈题写的“月河涵洞”字刻非常清晰。“以前,涵洞下的水孔都有门,可开可闭,以控制水流,这也是月河的主要功能。”

  在运河的河道上有大大小小几十座船闸,用于控制水的落差。例如,船向北行,停在南北船闸之间,然后关闭南闸,开启北闸泄流,然后船只顺流而过。船向南行,亦然。由于船闸阻碍水流,洪水来临的时候会产生危险,月河的主要功能是泄流。

  周家店船闸还有记事碑刻三通─—大清乾隆四十七年的通济桥碑记和重修周家店闸悬桥碑记,另一通内容无法考证。从碑文记载可知,周店闸建于元朝大德四年(1300年),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加固船闸、局部维修,从而才有了张鸿烈的题字。

12_副本.jpg

  船闸操作原理

  船闸,是保证船只在河道水位差较大的地段通行的重要设施,其工作原理是船只驶入闸室后,关闭后闸门,调节闸室水位与船只行驶前方的水位持平,开前闸门船只便可前行。从功用这一点上看,在聊城周家店村发现的那座已申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项目的古船闸与今天三峡大坝的船闸如出一辙(当然在规模上是没有可比性的),而据考证:明清时代仅运河聊城段就有这样的船闸近三十座,故这段运河也被叫作“闸河”。不难想象,当年的运河就像一条急速运转的水上高速公路,将已成熟了的江南商业文明迅速传到了北方,而此时的东昌府,以其地处运河咽喉要地,凭着“城在水中,水在城中,城中有湖、湖中有城、城河湖一体”得天独厚的地利之便,成了沿河周边地区农副产品输出的集散地(图2)。当年这里船如梭、人如潮,不仅南来北往的货物堆满两岸码头,当地也出现了“千亩之家、千树梨枣”的经营者,年输出或中转货物量达四百多万担,在运河浚通后的短时间内一跃发展为运河沿岸九大都会之一,被誉为“天都之肘腋,漕挽之咽喉”。

相关介绍:聊城梁水镇明代运河船闸出土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