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 > 聊城 > 运河聊城段开发与保护 > 文化研究

聊城梁水镇明代运河船闸出土

1_副本.jpg

2_副本.jpg

3_副本.jpg

4_副本.jpg

5_副本.jpg

  我拣到了乾隆通宝

6_副本.jpg

  以上是聊城市自行车协会陈爱民等冒着严寒于2011年1月拍摄的照片

7_副本.jpg

  梁水镇闸的镇水兽八夏

  京杭大运河作为世界上最大最早的人工河,它的原貌和风光会是什么样子?在今天,已经难以复原当年盛况。日前一个明代船闸在聊城出土,其造型坚固、精细、宏伟,给人带来不少当年胜景的遐想─—随着南水北调工程的进行,这座京杭大运河聊城段的土桥闸遗址渐渐露出原貌,勾画了一幅诱人的明清图景。

  省文物考古所连同聊城相关单位于2010年8月至12月间,对京杭大运河聊城段的梁水镇船闸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遗址位于聊城市东昌府区梁水镇土闸村,是过去京杭大运河的重要设施。”据现场考古人员介绍,这座古船闸始建于明朝成化七年(1471年),清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拆修,而直至上世纪六十年代,这座船闸也还在使用。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这座船闸被废弃埋没。

  该船闸闸口呈南北长方形,船闸整体非常壮观,大量为了固定船闸的木桩也依旧深深地插在河床之下,虽经历几百年的风霜雨水,但依旧保存完好。

  桥闸立墙的石块每块长约 1.5米,接缝严密,至今墙体不变形。

  省考古所研究员、此次土桥船闸发掘领队李振光说:“聊城古船闸的发掘,是京杭大运河山东段船闸的首次发掘,也是大运河上完整揭露的第一座船闸。”。

  另外,据考古人员介绍,该船闸设计合理施工精细,这种建造理念即使放在今天,也并不过时。

  南水北调后船闸将重新启用

  谈及聊城古运河船闸,有专家表示,“这个古船闸规模大做工精细,而且坚固结实,从明朝修建完毕后直至清朝乾隆年间,一百多年里只修过一次。而随后,又一直使用到上世纪六十年代,真可谓精品工程。”省南水北调工程副主任张振国表示,在今后南水北调过程中,这座古船闸将重新启用。

  省南水北调工程副主任张振国介绍:“以后南水北调的水会经过这里,我们设计流量为每秒50立方米。但为了保护这个船闸,如果它承受不了这个水流速度,我们也在河道的旁边准备修建地下管道,从而达到减轻其压力的效果。总之,我们所有的设计都是根据对古船闸保护来制定的。”

  考古人员在此次发掘中,也发现了大量的文化遗物。出土的瓷器主要有明清时代的青花瓷、青瓷等。“这也从侧面说明,当时这个古船闸是京杭大运河的重要关节之一,周边城镇或村落也有着非常繁荣的生活景象,民众的生活较富足,物质供给也充裕。”

  随土桥闸同时面世的近万件文物,有瓷器、陶器、铜器、铁器、玉石器等,还有两方石碑。考古专家称,这些文化遗物以明、清两代为主,为研究两代陶瓷提供了丰富的实物标本。

  其中,瓷器有大量明清时期景德镇等著名窑口所产的青花瓷残片、整器。少量陶瓷器还是宋元时期遗物。省考古所研究员李振光认为,这些遗物主要为明清两代运河两岸居民所留,以及来来往往的船只所遗弃,本身载有大量的时代信息。

  随土桥闸同时出土的还有数百件铁器,有生活用品、船上用具以及桥闸铁质附件等。明清居民使用的铜钱、烟锅、耳勺,以及网坠、石球、镇水兽、建筑构件等,也多有出土。

  山东省文化厅配合重点工程考古办公室副主任张振国介绍,聊城土桥闸的发掘,是京杭大运河山东段船闸的首次发掘,也是大运河上完整揭露的第一座船闸,这项考古活动为正在申报中的大运河世界文化遗产提供了一批新的重要资料。

  现年八十多岁的曹绪山老人,家离土闸不足百米,梁水镇土闸的月河曾在他的院子前流过,坐在屋门口,篱笆墙外就是月河留下的河道。

  他说:“运河在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前重新挖过,都是人力把土装在箩筐里,一担、一担的挑上来。1960年前后,运河上还有不少船只通过,我就在码头上卸货装货。”据老人回忆,1960年左右的七八年,聊城到临清段的运河依然在通航。航行的船多数是“对接船”,就是大船拖一个小船,有时候过闸还要先把小船解下来,过去后再接上。顺风时就张篷行船,逆风时就拉纤。拉纤的绳一根,末端有好几个“疙瘩”,分出几个绳头,每人一个。拉纤的人都是走右边河岸,以防止与迎头来的纤绳交叉,没个人还要在肩膀垫一块木板,绳子才不勒进去肉去。土闸距离临清60里,距离聊城市50里,水通常都是从聊城流往临清,也偶尔因为临清卫河的水多,造成回流,叫做“倒扬水”。由于土闸离茌平较近,所以很多货物都是在土闸卸下,改由陆路运送到茌平。土闸也因此成为一个不小的码头。“我当时就在码头上干活,主要是扛麻袋。”老人回忆说,土闸前的码头人很多,每天就像赶集一样。土闸是闸桥合一,桥有 六米多长,下面通船,上面行人。“货物运往茌平主要是靠马车运。当时的车不是现在的平板车,而是大车,两个木质的大轮子,每个车约有3.5米长,1.5米宽,车架子的木料很厚很结实,因此车很重,加上装满货物,往往需要两三个牛马来拉。车在土闸码头装好后,赶车人扬鞭一声吆喝,吱吱呀呀的车轮就在路面上留下了两道辙。”老人谈起往事滔滔不绝。

请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城市地理经济生活人文历史聊城百科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报业传媒集团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新闻网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